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波的博客

坚持怀疑,慢慢信仰

 
 
 

日志

 
 
关于我
黄波  

南方都市报评论员

黄波。1973年生,湖北宜都人。现为南方都市报评论员。“偶有文章娱小我,独无兴趣见大人”。博客所贴本人文章,欢迎批评和转载,但有商业用途的转载者请按著作权法规定付酬。 所出版的小书: 《说破英雄惊杀人》,中国青年出版社2007年版, 《成功的为什么是朱元璋》,人民日报出版社2009年版, 《晚清真相:被打断的转型》,江苏文艺出版社2011年版, 《真实与幻影:近世文人之心灵画像》,江苏文艺2012年版, 《微明史》,南方日报出版社2012年版。

网易考拉推荐

请著名杂文家、郑州测绘学院教授陈鲁民先生解释一下  

2008-10-26 16:29:13|  分类: 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河南的陈鲁民先生我是知道的,他有著名杂文家的名号,又是郑州测绘学院的教授,文章海内外遍地开花,但老实说我对他的文章没留下什么印象。这次有些意外,他一篇题为《文姬归汉的不美之处》的大作偶然让我看到了,印象还特别深,因为此文似曾相识。关于“文姬归汉”,我也写过一篇,题为《“文姬归汉”佳话质疑》,最早发表在2007年9月18日《香港文汇报》上,后来国内的《文汇报》和《杂文选刊》也发表和转载了,而陈鲁民的此文发表在2008年5月20日的香港《大公报》上,又听朋友说,国内的《杂文报》也在4月或5月发表过,刚才我又特意找到了陈鲁民的博客,他贴出此文的时间是2008年3月5日。我先把这两篇文章都贴出来,请对杂文有兴趣的朋友看看异同,然后我想请著名杂文家陈鲁民先生告诉我一下:他的这篇文章是不是在拙作发表之前写作的,如果是,请把证据出示一下。

   如果陈鲁民缺乏证据,又对此没有任何说法,我将不得不采取进一步行动。包括:1,鉴于并非全文照抄的抄袭方法许多人还缺乏认识,我将在博客上撰文剖析陈鲁民们这种自以为高明、得计的剽窃术;2,向杂文界同好通报,向陈鲁民经常发稿的几个地方检举,幸好此人发稿的媒体我也还算熟悉,力争阻断他的财源,至少让他知道靠剽窃赚银子并不容易;3,公开写一篇小文,进行揭露,此前安徽另一个还算有点名气的杂文作者抄袭我发在《新京报》上的文章,也将一并讨伐(当时一笑了之,现在看来不能姑息下去了);……

 

                            “文姬归汉”佳话质疑

                             黄波(2007年9月18日《香港文汇报》)

 

   东汉大名士蔡邕之女蔡文姬,在兵荒马乱中“为胡骑所获”,成了匈奴一个贵族的妻子,后来蔡邕的故交曹操在汉廷秉政,对老友没有子嗣感到很痛心,“乃遣使者以金璧赎之”,这就是一直被传为佳话的“文姬归汉”,很多文人都称其为“千古盛事”。

   称这件事为“佳话”当然有足够的理由:蔡文姬不但出于名门,本人也是一个才女,史称她“博学有才辩,又妙于音律”,在特殊的历史背景下,不希望才女沦落异域是一种大众心理;作为政坛新贵的曹操,日理万机之余,还能为一个小女子操心,不惜重金,更使“佳话”添色。

   “文姬归汉”的佳话感动了无数人,也包括少年时代的我,但最近我重读蔡文姬自述遭遇的《悲愤诗》,和记载她零星事迹的《后汉书》,不禁有了点异样的感受,并突然想起了一个千百年来似乎被忽略的问题:当我们盛赞某事为“佳话”、“韵事”时,是否应该更多考虑当事人的心理和情感?

   坦率地说,我以为,我们在艳称“文姬归汉”是“千古盛事”时,对当事人蔡文姬的心理和情感是关注得相当不够的。蔡文姬在曹丞相派人赎她之前,已在“胡地”生活了十二年,并生下二子。作为一个深受汉文明洗礼而今沦落异域的女子,她对故土和亲人的思念肯定是真诚的,这在其《悲愤诗》中有清晰的表露,但我们能不能说,她对栖息达十二年之久的“胡地”,对朝夕相处的家人,尤其是她的两个儿子,就没有丝毫感情上的依恋呢?从人性的角度,自不难得出一个简单的答案,因为无论如何,蔡文姬首先是一个女性,是一个母亲。而文姬归汉是只身而回的,也就是说,当我们在一旁鼓掌叫好时,承担女性、母亲双重角色的蔡文姬实际上面临着非常痛苦的抉择:一边是故土,一边是自己年幼的儿子,蔡文姬却必须从中选择一个!《悲愤诗》中描述蔡文姬和儿子离别的场面时说:“儿前抱我颈,问‘母欲何之?人言母当去,岂复有还时?阿母常仁恻,今何更不慈?我尚未成人,奈何不顾思!’见此崩五内,恍惚生狂痴”,真是一字一泪!在这样的人生大痛面前,我们称赞它是“佳话”似乎残忍了一点。

   蔡文姬返回故土后,嫁给了一个叫董祀的男子。此人的品行大概是有问题的,在曹操手下做一名小官,“犯法当死”,还是蔡文姬于寒冬里赤着脚、蓬头垢面地去向曹操求情,感动了曹操和当时在座者,才得免死。对蔡文姬来说,更要命的还不止于此,因为她曾托命于异族,还育有儿女,难免被世俗偏见所不容,而其丈夫很可能也曾给过她人格上的歧视,《悲愤诗》中记述文姬婚后生活有两句诗颇耐咀嚼,说“流离成鄙贱,常恐复捐废”,颇能看出她在家庭生活中如履薄冰的心境。可以认定,文姬归汉以后,生活是并不幸福更不美满的。

   “文姬归汉”,当事人有与儿子生离死别之痛,而且她并未因此换来幸福的生活,怎能称其为“佳话”?如果说它是佳话,只于曹操是佳话,因为烘托了这位当朝宰相的爱惜人才、珍重友情的美德;只于旁观者是佳话,因为满足了一种大众心理。

   文人们喜欢制造、流传佳话和韵事,如爱妾换马、美婢易书之类,当时或后世的许多读书人提起来都神采飞扬,至于“佳话”“韵事”中当事人的痛苦和血泪,哪里在其考虑之列呢?

 


                            文姬归汉的不美之处

                        陈鲁民(2008年5月20日香港《大公报》)

 

   文姬归汉历来是作为美谈来写的,不论是史书、小说、故事、话剧,都把文姬归汉写得高高兴兴,神采飞扬,好似一场盛典。可实际上,因此而导致的文姬夫离子散,天各一方,其中苦涩悲痛,难言之隐,只有当事人才知道。

   蔡文姬,陈留郡国人.是东汉著名学者蔡邕的女儿。《后汉书•董祀妻传》记,“名琰,字文姬。博学有才辩,又妙于音律。”初嫁河东人卫仲道,夫亡后归居家中。时值天下动乱,四处交兵。董卓在长安被诛后,其父蔡邕曾因为董卓所迫,受官中郎将而获罪,为司徒王允所囚,并被处死狱中。蔡文姬则于兵荒马乱中为董卓旧部羌胡兵所掳,流落至南匈奴嫁与左贤王,在胡中生活十二年,生有二子。

   本来,夫妻恩爱,生活安逸,“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景色不错,牛羊肉也吃习惯了,蔡文姬可能就这样在大漠慢慢变老,终此一生,就像出塞的王昭君一样。可是,形势发生变化了。随着曹操军事力量的不断强大,吕布、袁绍等割据势力的被逐步削平,中国北方遂趋于统一。在这一历史条件下,曹操出于对故人蔡邕的怜惜与怀念,“痛其无嗣”,乃遣使者想以金璧将蔡文姬从匈奴赎回国中。可夫妻俩本来过得好好的,左贤王当然舍不得把蔡文姬放走,但是不敢违抗曹操的意志,大军压境,咄咄逼人,不答应又怕引发战争,只好忍痛让蔡文姬回去。

   最苦的是两个孩子,从此要永远与亲娘分别,没娘的孩子像根草,惨啊!蔡文姬虽然想回到日夜思念的故国,但又要与两个未成年的亲生儿子永别,心中那份痛苦,自然可想而知。儿是娘身上掉下来的肉,打断骨头连着筋,实在难以割舍啊!生离死别之际,听听蔡文姬自己怎么说的吧:“儿前抱我颈,问母欲何之。人言母当去,岂复有还时。阿母常仁恻,今何更不慈。我尚未成人,奈何不顾思。见此崩五内,恍惚生狂痴。”字字血,声声泪,这是蔡文姬《胡笳十八拍》里写的第一首《悲情诗》中的一段,写他抛夫弃儿肠肝寸断五内俱裂的痛苦。

   不管怎么难舍难分,蔡文姬归来后,毕竟在文化建设上作出了贡献,她凭记忆整理出了父亲生前创作的书籍四百余篇,可以对离别之苦小有安慰。可是这代价也未免太大了,从人性、人伦的角度来看,是否可取,也是很可以商榷探讨的。当然,我们不能拿现代人的价值判断尺度来苛求古人,每人都有自己的历史局限性。再说人家曹操也是一片好心,花了重金赎她,又帮助她建立一个新家庭,重嫁给陈留人董祀。后来看在蔡文姬的面子上,还赦免过犯罪的董祀。对于曹操这个“宁负天下人,不使天下人负我”的刻薄之人,能做到这样,已是难能可贵了。

   闲来无事,我曾为她设想过另外几种结局:把两个孩子带走,人家左贤王不会愿意,即便带回来了,也成了不受待见的“拖油瓶”;连左贤王一起带走,既无可能也不现实,就算曹操能接受,左贤王也不会来,人家在那儿过得好好的,大小也是一国之君,怎么能跑你这里寄人篱下,听喝受气;干脆不回来,哪怕冒打上一仗的危险,连孬种吴三桂都能“冲冠一怒为红颜”,左贤王咋就不行?当然,我这也是看三国掉泪,瞎替古人担忧。

   左思右想,这个事情实在是难以两全其美。尽管,多少年来,压倒性的意见,权威性的见解,一直都把文姬归汉说成是历史美谈,但一想到文姬与两个孩子那依依不舍、泪如雨下的凄惨情景,我就觉得“美谈”有些不美了。

 

 


 

 

 

  评论这张
 
阅读(5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