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波的博客

坚持怀疑,慢慢信仰

 
 
 

日志

 
 
关于我
黄波  

南方都市报评论员

黄波。1973年生,湖北宜都人。现为南方都市报评论员。“偶有文章娱小我,独无兴趣见大人”。博客所贴本人文章,欢迎批评和转载,但有商业用途的转载者请按著作权法规定付酬。 所出版的小书: 《说破英雄惊杀人》,中国青年出版社2007年版, 《成功的为什么是朱元璋》,人民日报出版社2009年版, 《晚清真相:被打断的转型》,江苏文艺出版社2011年版, 《真实与幻影:近世文人之心灵画像》,江苏文艺2012年版, 《微明史》,南方日报出版社2012年版。

网易考拉推荐

小明王:乱世中的超级玩偶  

2008-09-22 12:47:09|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也是朱元璋系列中的一篇。全文刊《百家讲坛》杂志。其中小节早先曾发表于《香港文汇报》等媒体,因未署本名,特说明一下。

 

                            小明王:乱世中的超级玩偶

黄波

 

小明王被弑疑案

   朱元璋消灭了最大的劲敌陈友谅,张士诚的苏州又在重重围困之中,指日可下的时候,发生了史籍含糊其词的“小明王被弑疑案”。

   小明王,就是在元末最初拉起造反大旗的韩山童的儿子韩林儿。

   当初,韩山童揭竿而起的时候,他的智囊刘福通对外宣传,说韩山童是宋徽宗八世孙,蒙古人夺走了宋朝的江山,又多行不义,按天命,现在该韩山童这个宋宗室的后裔重坐龙庭哪。那个时候元朝政府的反应效率还不差,韩山童很快被官军所捕杀,韩林儿和他的母亲杨氏却侥幸逃脱,在山中躲藏了起来。后来起来造元朝反的人渐多,刘福通也咸鱼翻身,居然拉起了一枝十余万人的队伍。刘福通为了号召部众,找到了韩林儿,将其迎至安徽亳州,拥韩林儿称帝,建国号曰“宋”,改元“龙凤”,又称小明王。

   朱元璋与小明王有什么关系?

   原来,在所谓韩宋政权里,虽然照例是谁有兵权谁作主,但小明王系宋宗室后裔的名声到底在外传播已久,在人们不满蒙元异族统治的情况下,颇具凝聚人心的妙用,所以,各大军头还是愿意拥戴他的。而且成本小得出奇,只要养着他,让他好吃好喝,自己该干什么又不受他限制,岂非一石多鸟?

   以小明王为号召的红巾军一度声势极盛,几乎所有造反武装都自称隶属于红巾军系列,朱元璋最早效命的郭子兴的部队也不例外。而红巾军的主力更是席卷大半个中国,使元军疲于奔命。正是因为有红巾军的存在,元朝大军应对不暇,朱元璋得以悄悄在江淮地区发展实力,逐步坐大。史家曰:“元之不能以匹马、只轮临江左者,以有宋为捍蔽也”,俗话说“大树底下好乘凉”,讲的就是这个道理。

   因为郭子兴的部队隶属于韩宋政权,所以,从名义上讲,朱元璋要算是小明王的臣下。可是,朱元璋登基后,却偏要讳饰这一层关系,不惜在史籍中造假。如郭子兴死,韩宋政权给郭子兴的儿子郭天叙、郭子兴的妻弟张天佑和朱元璋三人授爵,《太祖实录》中记载,朱元璋对韩宋授爵不满,说“大丈夫宁能受制于人耶?”研究明史的专家王崇武先生认为,这是“史臣增饰之笔也”。王先生为什么这样断定?很简单,朱元璋是个智商很高的人,他对红巾军和小明王的妙用,比谁都心知肚明。

   由于非常清楚韩宋政权和小明王对自己的作用,当张士诚的部队围困小明王所居的安丰时,朱元璋不惜“亲援之”,当时军师刘基认为切不可行,说:假使救出来,如何安置?朱元璋称“安丰破则士诚益强”,还是亲自带兵将小明王救了出来。我以为,朱元璋在这里只说了一半真话。他的确怕张士诚攻破了一个城池,势力更盛,但他尤其忧虑小明王落在张士诚手里,从此能够“挟天子以令诸侯”。刘基自然不会看不到这一层,他担心的是,小明王既已有帝王的名号,如果弄到自己手里,如何安置他,才既不会使朱元璋受掣肘,又不给外界非议的口实?刘基号称足智多谋,但到底是书生,只要先把小明王控制在自己手里,再随情势的变化处置他,不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吗?

   如何处置小明王,于朱元璋来说果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大敌陈友谅已死,苏州城指日可下,朱元璋霸业可期,所谓“此一时彼一时也”,此时的小明王对朱元璋的价值显然已趋近于零。原来把小明王放在滁州,朱元璋突然命大将廖永忠迎归南京,船走到江苏一个叫瓜步的地方,船翻了,小明王“沉于江”。小明王之死,是否出于朱元璋授意,《明史》和其他史籍闪烁其辞。朱元璋即帝位后的第八年,廖永忠被赐死,《明史》又说,原因之一,在于朱元璋对廖永忠当初的私弑小明王不满。

   读史真是一件好玩的事儿。对中国历史稍有了解的人就都明白,除非朱元璋准备把即将到手的帝位让给小明王,否则小明王不明不白地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就是一件迟早要发生的事,可笑修史者还拿一些子虚乌有的东西来忽悠我们。

皇帝是不能要挟的

   廖永忠,这是“小明王被弑疑案”中另一个重要人物。

   廖永忠,安徽巢州人(相当于今之巢湖市),他和其兄廖永安都是朱元璋水军中的灵魂人物。廖永安在征讨张士诚时阵亡,廖永忠遂成为水师统帅。朱元璋和陈友谅于鄱阳湖上作生死决战,廖永忠立有殊功,朱元璋非常高兴,称赞他“忘躯拒敌,可谓奇男子”,亲书“功超群将,智迈雄师”八个大字,制成匾额,挂在廖永忠宅第大门上,以示嘉奖。明朝建国后,廖永忠封侯。

   可是这个“奇男子”和朱元璋的众多勋臣一样,仍然没有逃脱无法善终的宿命。

   关于廖永忠之死,《明史》有如下的记载:廖永忠虽战功很大,但朱元璋对他私弑小明王很不满,故在大赏功臣时,对诸将说:“永忠战陈友谅时表现极为神勇,理应封公,但他却揣度我,想以弑小明王而邀功,所以他只能封侯而不能封公。”后来朱元璋用杨宪为宰相,不久又以“排陷大臣,放肆为奸”的罪名将其诛除,牵连多人被杀,廖永忠也有和杨宪同党的嫌疑,但以“功大得免”。又拖延到了洪武八年三月,廖永忠终因“僭用龙凤诸不法事,赐死”。

   廖永忠为什么会被赐死?

   读上述《明史》的记载,真只能让人越读越糊涂。杨宪的被杀,本来就是权力斗争的产物,杨宪其人并无可杀之罪,廖永忠即使和他走得亲近一些,也是非常自然的,除非你希望手下文武大臣都如仇人一般。所谓“僭用龙凤诸不法事”也是语焉不详。廖永忠究竟有哪些不法之事?“僭用龙凤”,无非是指生活家居上不太谨慎,用了龙凤等本属帝王专享的图案等,但从常理讲,朱明王朝的开国功臣虽多不文,其门下尚多宾客,不会连这点都不注意。而且纵使真有偶尔误用之事,以廖永忠的功勋,也不至于就赐死吧?读者须知,用“僭用龙凤”这条罪名加之于功臣,是朱元璋的老谱,后来蓝玉得罪,其中有一条罪名也是“僭用龙凤”,这就不能不让人奇怪:难道明朝这些功臣们这么喜欢过干瘾,宁愿冒着杀头的威胁,也要“僭用龙凤”满足一下虚荣心?

   显而易见,说廖永忠的惹祸,是因为与杨宪走得太近,或曰“僭用龙凤”,都属于不折不扣的“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现在,我们的目光不得不投到廖永忠和小明王的身上去。

   按正史的说法,朱元璋是对廖永忠弑小明王非常不满的,以至于连廖永忠唾手可得的公爵也飞走了。那么且让我们试着分析一下,在廖永忠弑小明王这件事情上,朱元璋究竟会不会不满。

   廖永忠杀死小明王,无非两种情况:一是出自朱元璋的授意;二是他自己拿的主意。如果是第一种情况,自然不存在朱元璋不满一说。如果是第二种情况,朱元璋会不会不满呢?答案是:不会。

   对皇帝宝座伸手可及的朱元璋来说,按他的意思不论怎样随便处理小明王,当然都是一件极其简单的事情。可是,从道义上讲,却又并不容易,甚至相当麻烦了。这么多年,你朱元璋一直打的是韩宋的旗号,即使于打败陈友谅后称吴王,使用的仍是韩宋的年号,发布命令,也还要把“皇帝令旨”放在“吴王令旨”的前面,这可都是人所共见人所共知的事实啊。现在突然把脸一抹,不认这个旧主子了,要把他杀掉,以你的实力,别人自然也拿你没辙,但这里有一个前提条件,这就是除非你不把仁义道德挂在嘴边上,不准备宣称以忠和孝来治理天下。如果你希望让外界得到一个印象,我得天下是天命所归,是名正言顺的正取而非逆取,所行的是王道而非霸道,那么你在处理这样一个“跛鸭”式的旧主子时,就不能不谨慎一些。朱元璋显然是渴望天下人都把他当作一个吊民伐罪、天命所归的英主的,而他处理小明王的棘手处也正在这里。

   但这个不算小的麻烦,随着一艘船的覆没,瞬间就无影无踪了。试问,朱元璋对消除这个麻烦的人,怎么可能不满呢?

   除了擅长打仗,还很会来事儿的廖永忠,摸准了朱元璋既想让小明王消失,又不想自己担责的心思,于是凿船将小明王永远沉埋于江中,自己把“不义”、“弑主”的恶名背了起来,对此不论朱元璋表面作何宣示,他内心的喜悦是稍有常识的人都想像得到的。

   然而,朱元璋对廖永忠私弑小明王高兴,但并不等于他对廖永忠就完全没有不满。廖永忠究竟做了什么,会让朱元璋不痛快,以致招来杀身之祸?我很佩服一位论者的灼见。他说:“永忠之死,乃由沉舟之功自挟,非以沉舟之罪见诛”。这位论者的意思是,廖永忠摸准了朱元璋的心思,替他办理了一件棘手的事,本来是很好的,可如果你以此为邀功的条件,就太不对主子的脾胃了,一国之主,岂是你能够随便要挟的么?

   众所周知,朱元璋称帝后诛杀了大量功臣宿将。这中间,廖永忠不是一个特别引人注意的人物,因为他的功勋既不能和宰相李善长比,其殒命又不如蓝玉一案株连那么深广。可是从这样一个人物的命运中,我们不是仍然能够读出一些很有意思的蕴涵么?

超级玩偶的幸运与悲哀

   当年水中健儿廖永忠去迎接“皇帝”小明王的时候,不知道小明王可有什么不祥的预感?史书失载。这个曾经贵为“皇帝”的人,他的面目从来都是模糊的。我们现在只知道,他死的时候还十分年轻,其他的一切一切几乎都归入了虚空。

   我在读《明史》上记载小明王最后归宿的那三个字“沉于江”的时候,因为史料的限制,常常喜欢跑思想的野马:这个年轻人,当初被人捧上至尊之位,接受那些豪强的参拜,曾经有过怎样的表示?他住在深宫里,坐享无边荣华富贵的时候,究竟想了些什么,有没有一点忧惧?

   在兵荒马乱之中,做人做到小明王这份儿上,天天吃喝玩乐,以他名义发出的“圣旨”到处传布,似乎是太幸运了,然而不幸的是,从这个年轻人被当作宋宗室后裔抬出之日起,他就注定要为短暂而虚假的风光付出生命的代价。乱世里,做谁都不知的一个小老百姓,也许尚可草间偷活,可要是一旦被人发掘出了某种奇异的“价值”,而发掘这种价值的又偏偏是英雄豪杰,就意味着,你的命运已掌握在了别人的手上。

   没有必要单单痛骂朱元璋的心狠手辣,这样的痛骂一点意义也没有。如果不是朱元璋,而是那个被一些史学家捧上天、操控小明王最久的“农民起义领袖”刘福通,其最终“起义”成功,小明王的结局是否会有实质性改变?不会的。史载,当小明王还在刘福通手里的时候,刘福通“自为丞相,加太保,事权一归福通”,“林儿本起盗贼,无大志,又听命福通,徒拥虚名”,对韩宋政权里的大臣,刘福通也是想用谁就用谁,想杀谁就杀谁。易言之,小明王在刘福通还是在朱元璋手里,对小明王本人来说,区别甚微。

   表面尊贵的小明王,实际上就是一个被他人圈养、操纵的“超级玩偶”。像这样的超级玩偶,在中国历史上,小明王肯定不是第一个。

   我们讨论小明王的时候,最容易想到另外一个超级玩偶,那就是被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汉献帝。

汉献帝刘协最早也不是皇帝,也没有想到要当皇帝,可在乱世中和皇帝出逃,偏偏碰上以救驾名义前来的军阀董卓,被董卓相中,被抬到了皇帝的宝座上,但大政都为董卓所控制。董卓死,新起的实力派曹操迎汉献帝,迁都于许昌,从此刘协又成为曹家的傀儡。

   不过,与小明王不同,汉献帝是个并不甘心做玩偶、不乏才识和魄力的人,他面对被操纵的命运多次奋力抗争,可惜没有实力的支撑,其抗争均告失败,而且每一次失败都牵累他最亲信的人丢掉了卿卿性命,怀有其骨血的董贵妃被曹操所杀,他以贵妃有孕在身为由请求宽免仍无济于事,最后连他的伏皇后也未能幸免。当伏皇后被曹操派去的尚书令华歆从宫中搜出牵走时,曾哭着求献帝救救她,刘协只能说一句话,“我亦不知命在何时!”

   汉献帝与小明王的另外一个不同,就是他虽然最终被曹操之子曹丕赶下了台,但好歹活到了54岁,算是善终。曹丕在演了一出“禅让”的好戏,登上帝位后,封逊帝刘协为山阳公,特意对刘协说:“天下之珍,吾与山阳共之。”虽然不知道,曹丕面对“天下之珍”,是否真的曾与让位的刘协共之,但这句秀给世人看的话还算是给刘协留了一点面子。

   从汉代的超级玩偶到元末的超级玩偶,小明王已经注定无法再享受到刘协那样能够得到善终的命运了,这是我们纵观历史就可以看得清清楚楚的。曹魏政权最后落在司马氏掌中,曹魏第四位君王曹髦愤愤然地说“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带了几个随从出宫讨贼,结果被轻而易举地杀掉;但随后建立晋朝的司马氏,其最后一个帝王,在被他人圈养的玩偶生涯中,也未能逃脱被杀的命运:大将刘裕掌握晋政,先废晋恭帝为零陵王,第二年又派人将其杀死。史书记载,晋恭帝被废后,惟恐有人在饭菜中下毒,天天自己和妃子在床前煮饭吃,在绝境之中,超级玩偶的智慧,仅能想到这一点,真令人慨叹!

   为什么历史越往后发展,超级玩偶的价值一旦利用殆尽,就必须从世界上消失呢?我不太相信如果他们不死,就能够真的给已占据所有要津的英雄豪杰们多少实在的威胁。试想一下,一个人天天都为吃饭的安全而惴惴不安了,可还有余心余力翻江倒海?更何况,像小明王这样没读过书没见过什么世面,只知吃喝享受的小孩子?

   超级玩偶之所以必须在价值榨取完后消失,说到底,是中国权术政治越来越败坏的一个标志。

   这种败坏,首先是从人心之坏开始的。南朝齐时的萧衍废齐帝,初尚不欲杀之,在文学史上颇著声名的沈约劝诱萧衍,“不可慕虚名而受实祸”,萧衍遂心安理得地将废帝杀死。

   “不可慕虚名而受实祸”,沈约此言放到传统政治文化中考察,堪称经典!为了躲避所谓的“实祸”,哪怕这种实祸多么微乎其微,甚至也许只是你臆想中的,不太可能发生的,只要你能消除,就要彻底将其消除干净!仿佛这样才能睡得踏实,吃得安心。或许,眼前的实祸是不见了,但暴力和血腥却代代相传不绝如缕,就拿那个听信沈约,不愿因虚名而受实祸的萧衍来说吧,他灭齐后建立梁朝,其后代、梁朝最后一代君主梁敬帝,又被手下大将陈霸先先废后杀,陈霸先所采用的手法,和萧衍如出一辙!如此种种,岂是一句“报应不爽”能够解释的吗?

    ……

   小明王,这样一个凡庸的年轻人,本来是没有资格进入历史的,却因缘际会,被人发掘了他奇异的价值,最终成为我们今日论史不宜忽略的人物。但毫无疑问,这并不是他的幸运,毋宁说,还是一个不能掌控自己命运的玩偶的悲哀。

   朱元璋消灭了陈友谅和张士诚,廖永忠又“替”他杀死了小明王,其通向权力顶峰的路,已依稀可见。后面虽然还有北上攻破元都等史实,不过是余波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26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