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波的博客

坚持怀疑,慢慢信仰

 
 
 

日志

 
 
关于我
黄波  

南方都市报评论员

黄波。1973年生,湖北宜都人。现为南方都市报评论员。“偶有文章娱小我,独无兴趣见大人”。博客所贴本人文章,欢迎批评和转载,但有商业用途的转载者请按著作权法规定付酬。 所出版的小书: 《说破英雄惊杀人》,中国青年出版社2007年版, 《成功的为什么是朱元璋》,人民日报出版社2009年版, 《晚清真相:被打断的转型》,江苏文艺出版社2011年版, 《真实与幻影:近世文人之心灵画像》,江苏文艺2012年版, 《微明史》,南方日报出版社2012年版。

网易考拉推荐

先别忙轻视“形式民主”  

2008-07-17 09:31:22|  分类: 杂文、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读报很少,即使是公认最牛的《南方周末》,也不过偶尔翻翻。看了7月10日《南方周末》,不觉大吃一惊,居然用两个整版的篇幅,请两个没有常识的所谓名人王小鲁、姚洋批驳“俄罗斯的改革比中国更成功”的“谬论”。对于80年代初的那场改革,赞颂一下当然是可以的,但时间过去了三十年,那种头重脚轻的改革道路我们还能率由旧章地走下去吗?仅今年以来的一连串事件已经昭示得再清楚不过。这两个名人反驳“俄罗斯的改革比中国更成功”的最大的论据之一,就是说大多数中国人在过去的改革中都获得了利益,对改革的认同度高。这也许是事实,但为什么认同度高?是像名人所分析的方法有多得当,改革兼顾了大多数人的利益诉求?根本不是这样,而是因为改革之前,中国人的物质和精神贫困到了惊人的地步,世界罕有,也没有什么权利意识,所以,稍一松绑,就能获得民众的普遍拥戴。这就像一个人经常吃了上顿愁下顿,你突然对他说从今天开始每天发两个馒头,其乐何如一样。而现在呢?现在的民众还会对这每天的两个馒头多么振奋?两个名人企图用昔日民众对改革的高度认同,来证明我们仍然可以照旧走下去,要么是没有常识,要么是别有居心。胡适在20世纪30年代关于民主与独裁的论争中,曾经认为他的论敌不仅是“教猱升木”,而且简直是鼓励小孩子玩火。对决策有影响的名人,你们的言论,也是要对未来负责的!

   在分析中国和俄罗斯改革道路之优劣时,名人们还喜欢举一个例证:俄罗斯改革一度使社会动荡,而中国一直处于稳定之中。这哪里能证明我优彼劣?别人的动荡,是因为体制决定不能不容忍各种利益诉求的碰撞,而我们的稳定,是因为有强大的专政武器作后盾,“稳定压倒一切”,许多矛盾并未化解,而是处于郁结之中。谓予不信,那就试着放松一下,看社会动荡还是不动荡?

   和我熟悉的人都知道,我向来是不喜欢迷信名人的。原因很简单,要分析当下社会,一个没有专业背景的人在微观上难以做到,但在宏观和大势上,只要懂得一点政治学、社会学、经济学的常识,就能看得清清楚楚,就能在那些具有吓死人头衔的名流的鼓噪和蛊惑面前,保持清醒的头脑。

   针对王小鲁和姚洋,写了一篇短文,为了争取发表,许多话只好放在这里说。

 

 

                          先别忙轻视“形式民主”

                                      黄波

 

   改革开放三十年,许多媒体都在进行总结。这中间,最新一期《南方周末》用两个整版的篇幅,刊载的《俄罗斯的改革比中国更成功吗》无疑是一篇大文章。王小鲁、姚洋二位先生在访谈中,对中国和俄罗斯的改革道路进行了比较,驳斥了西方学者因为俄罗斯兼具“市场体制”和“民主政治”,妄言俄罗斯改革优于中国的谬论。用姚洋先生的话说:“我们在往上走,他在往下走,非得说俄罗斯是成功的,显然是不顾事实的一个说法。”

   因为事先对王、姚二位一无所知,赶紧“百度”了一下,很快就查到了。“王小鲁,经济学博士。20世纪80年代曾任国家体改委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杂志主编、研究室主任。现任中国改革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研究领域为中国经济增长与发展、收入分配、市场化改革等。发表中、英文学术论文七十余篇。两次获孙冶方经济科学论文奖,博士论文获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杰出博士论文奖”;“姚洋,北大经济学教授,北大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经济学季刊》主编,美国威斯康星大学农业经济学博士”。一望即知,王、姚二位不仅是名人,而且还是对决策有影响力的名人。两位名人深入讨论后作出的结论,读者自不妨见仁见智。而对于我这个没有多少理论素养,尤其缺乏经济学基础知识的人来说,在深受启发、大为振奋的同时,却只能“不贤者识其小”,注意一些微末的细节。其中一个细节就是,我意外发现了王小鲁先生在一处谈话中,犯了一个很简单的逻辑错误。

   在回答记者的提问时,王小鲁为了论证“市场和民主”不是终极目标,“终极目标应该是让老百姓得到利益,得到改善,得到发展的机会”,顺势而下地说道:“你形式上有个民主政治,老百姓投票选总统,但你没有解决如何让总统接受社会监督、代表老百姓的利益,那么你仍然没有真正解决政治体制问题。”依据经验,“形式上有个民主政治”,老百姓可以投票选总统了,仅此的确还不足以“解决如何让总统接受社会监督、代表老百姓的利益”的问题,但我要请问王先生,如果没有这个形式上的民主政治,结果又会如何?这里一个很常识的判断就是:形式上的民主政治,老百姓可以投票选总统,这是“解决如何让总统接受社会监督、代表老百姓的利益”的必要条件。也就是说,有了这个条件,当然还不能百分百地保证就能使总统接受社会监督、代表老百姓的利益,但如果没有这个条件,则一定无法保证让总统接受社会监督、代表老百姓的利益。我估计王先生把形式逻辑上的“必要条件”和“充分条件”无意之中混淆了。

   不知为什么,当下许多名人都喜欢犯混淆“必要条件”和“充分条件”的逻辑错误。常见的一个气势汹汹的反问句是:如果这样,就一定能够那样吗?然后就举出别人“这样”后,仍然未能完全“那样”的实例,以此证明“这样”也未必就好。比如我们常遇到的一个现象,针对那种认为只有把决定官员升迁的权力交给公众,才能从根本上遏制腐败的议论,有名人就振振有词地告诉我们,西方国家的官场可也有腐败哟!这种气势和论证方法是很有威力的,可惜,却很少有人指出,“这样”并不是一个充分条件,而只是一个必要条件,名人们拿必要条件当充分条件,实际上什么也证明不了。这样的事看得多了,老实说,我常常忍不住有一个不恭的念头,就是建议他们大发宏论之前,回家翻一翻关于形式逻辑的基础读物。

   当然,也许王小鲁先生并不认为,形式上的民主政治,老百姓可以投票选总统,这是“解决如何让总统接受社会监督、代表老百姓的利益”的必要条件。也就是说,在王小鲁看来,即使没有这种“形式民主”,我们也完全可以从“本质”上,“解决如何让总统接受社会监督、代表老百姓的利益”的难题,并由此实现“让老百姓得到利益,得到改善,得到发展的机会”这样一个‘终极目标”。如果真是这样,就有劳王先生把这样一条前无古人的新路给我们指引出来吧。如果一时半会儿还难以做到,那么,我们似乎暂时还不得不对“形式民主”保持一点谦卑的态度。

 

 

 

 

 

 

 
 
 
  评论这张
 
阅读(3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