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波的博客

坚持怀疑,慢慢信仰

 
 
 

日志

 
 
关于我
黄波  

南方都市报评论员

黄波。1973年生,湖北宜都人。现为南方都市报评论员。“偶有文章娱小我,独无兴趣见大人”。博客所贴本人文章,欢迎批评和转载,但有商业用途的转载者请按著作权法规定付酬。 所出版的小书: 《说破英雄惊杀人》,中国青年出版社2007年版, 《成功的为什么是朱元璋》,人民日报出版社2009年版, 《晚清真相:被打断的转型》,江苏文艺出版社2011年版, 《真实与幻影:近世文人之心灵画像》,江苏文艺2012年版, 《微明史》,南方日报出版社2012年版。

网易考拉推荐

转一篇公开见报的好文:王作家的霉味的呼吸  

2008-06-18 10:47: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中国青年报》刊发的一篇关于王兆山的文章。转贴的原因有三:比我写的好;文章中透露,“同行在采访中获知,他(王兆山)心态很好,对批评的回应是:‘让大家说去吧’”;文章最末的一句话“有些时候,缺席比在场,更加珍贵”值得摇笔杆的人咀嚼。中青报记者写此类文章都游刃有余,那里的确是个人才济济的地方啊。
 
王作家的霉味的呼吸
本报记者张伟

中青在线-中国青年报    2008-06-18   [打印] [关闭]
    每个人都在寻找自己的方式面对这场灾难。军人在救援,医生在医治,记者在报道……那么作家该选择什么方式?

    身为山东省作家协会的副主席,王兆山先生写了一首诗。6月6日,这首《江城子·废墟下的自述》,悄然刊登在《齐鲁晚报》的副刊上。几天以后,引发一场转载和批判的狂潮。

    我这样揣度王副主席的心态:谁都不想缺席。

    作为一名没有进入抗灾现场的普通记者,我曾深深体会过那种缺席的挫败感。别人似乎都在做着点什么,而我远处北京,只能默默难过和祈祷,心里充满恐慌,似乎自己一时间被整个世界甩在身后。

    长久以来,我们都活在缺席的恐惧里。过去的许多时候,当社会在指挥下以同一个声音放声歌唱的时候,那些没有发出声音以证明自己在场的人,总不免担惊受怕——尤其是当这种声音被当做一种表示和证明,参与总是无害的,而不参与则可能代表着若干复杂的解读:不合作,不赞成,或者,不忠心。在我们周围,这几个词带来的评价,往往是负面的。

    因此我不禁妄自揣测,当灾难过后,舆论开始忙着提供鲜花和掌声,表达赞美和感激之时,王兆山先生身居作协副主席之位而默默无语,内心大约也有这种恐慌。我宁愿相信,正是对“缺席”的恐惧,而不是其他恶劣的动机,催促着王兆山先生在灾难发生近一个月后,将自己作品发表。

    他注定不能为自己这首奇思妙想的词作得意太久。刚刚在电视画面中目睹汶川特大地震惨剧的人们,面对王兆山对“党疼国爱”的死者们“纵做鬼,也幸福”的断言,大为光火。每个人都清楚地知道:这样死去的人们,无论如何也不会有幸福可言。

    愤怒如潮水一样涌向王先生,不过有同行在采访中获知,他心态很好,对批评的回应是:“让大家说去吧。”

    这是我们习惯的结局:来自民间话语的抨击和指责,无论多么激烈,也因为不具备实质性杀伤力而往往归于无形。被指责者可以关上家门,关掉网络,轻松将这种攻击拒之门外。

    我们应该弄清楚:在颂扬中不愿缺席的,王兆山并不是第一个和唯一一个。他的任务完成了,心里的石头也放下了:在这场大合唱中,他是在场的。尽管也许不那么高明,不那么巧妙,但他表明了心迹,表达了立场。

    ——立场永远比方式更重要,这是我们从中读出的复杂意味。

    事实上,类似的文辞,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文辞,在我们过去的记忆中,并不稀少。在一段曾经占据我们精神生活显赫位置的“传统”中,类似王兆山先生这样的作品,一度连篇累牍。

    我们曾有过一个全社会都在追逐潮流的时代。口号和语录在每一个人嘴里响起,鼓掌和欢呼时,每一个人都在场,声音惊天动地,经久不息。在那时的报纸上,这种潮流,也经常以诗歌的形式抒发胸臆。尽管许多人对此有了审美疲劳,可是没有人缺席:要知道,缺席,也是一种立场。

    我们不该做极端清算历史的人,所以那段特殊日子里的种种表现应该得到体谅。但是,当民间已日益远离这种传统时,从那时承继下来的对“立场”的惯性,对参与“合唱”的热衷,却还在某些文化机构、某些文人的内心深处停留。

    这不,一张嘴,吐出来的就是带着霉味的呼吸。

    好在,历史毕竟在往前走。我们也欣慰地看到了许多沉默的人。他们不抗争,不抨击,不揭露。他们默默地生活,平凡地工作。但他们不盲目追逐潮流,不主动参与某些氛围的营造。他们不属于社会的两极,在很多场合的表达中,他们是缺席的大多数,但他们构成这个社会的坚固基础,并一天天使虚伪无处藏身。

    王兆山先生显然不属于这个沉默的群体。他不能理解的事情是:有些时候,缺席比在场,更加珍贵。

    

  评论这张
 
阅读(2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