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波的博客

坚持怀疑,慢慢信仰

 
 
 

日志

 
 
关于我
黄波  

南方都市报评论员

黄波。1973年生,湖北宜都人。现为南方都市报评论员。“偶有文章娱小我,独无兴趣见大人”。博客所贴本人文章,欢迎批评和转载,但有商业用途的转载者请按著作权法规定付酬。 所出版的小书: 《说破英雄惊杀人》,中国青年出版社2007年版, 《成功的为什么是朱元璋》,人民日报出版社2009年版, 《晚清真相:被打断的转型》,江苏文艺出版社2011年版, 《真实与幻影:近世文人之心灵画像》,江苏文艺2012年版, 《微明史》,南方日报出版社2012年版。

网易考拉推荐

“避席畏闻谈学习”  

2007-12-28 09:03:43|  分类: 杂文、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刊《湘声报》。自认为是今年所作短文中比较有力的一篇。
 

                       “避席畏闻谈学习”

                              黄波

 

   近日《杂文报》头版头条刊发的《不爱读书爱“学习”》是一篇耐人寻味的好文。文中引用了《中国青年报》的一个调查结果:在现今官员的日常生活中,阅读是最边缘、最不引起重视的活动,绝大多数官员都没有阅读习惯,而是热衷于各类“学习”。

   读罢此文,我脑海里立即浮上现代著名作家宋云彬先生的一首《自嘲》,诗曰:

     结习未忘可奈何,白干四两佐烧鹅。

     长袍短褂夸京派,小米高梁吃大锅。

     避席畏闻谈学习,出门怕见扭秧歌。

     中层阶级坏脾气,药救良方恐不多。

  为什么会“避席畏闻谈学习”呢?诗的背景是,19495月,柳亚子、宋云彬等一干民主人士应邀来北京参加新政协会议,文人习性深厚的宋云彬对频繁的会议、学习、总结等活动深以为苦,他在日记中直言不讳:“余近来对于满脸进步相,开口学习,闭口改造者,颇为反感。”按照《现代汉语词典》的释义,“学习”,是指从阅读、研究、实践中获得知识或技能,宋云彬先生终身孜孜不倦地投入阅读和研究中,著述极丰,那么他本来应是一个“学习积极分子”,为什么却对动辄把“学习”挂在嘴边的人如此厌恶呢?

   原来,当“学习”成为一个政治语汇,成为人人必须参与、过关的政治活动时,“学习”就失去了求知的快感。这里折射的是“学习”这个名词的异化。而值得忧虑的是,从宋云彬发牢骚到现在,这种局面并未改观。《不爱读书爱“学习”》一文说的是官员,其实,就在我们身边,“学习”被异化的喜剧何地何时无之?我曾在机关工作,接触的多为公务繁忙的人士,许多人往往一年也读不了一本书,但我常常听到他们一本正经地说,“下午要学习”云云。作为机关一员,我当然知道他们所说的“学习”是什么,所以,每每见其谈“学习”时如此严肃,像煞有介事,就会忍俊不禁。因为“学习”的被异化,于是又会屡屡上演一些颇为滑稽的场面:“学习”的氛围有时是宽松的,女同志甚至不妨打打毛衣聊聊家常,但如果一个热爱读书的人看“闲杂书”,却要受到批评。

   阅读是一件私人的事,原初意义上的学习也应该是一件私人的事。当一个人对已知或未知的世界充满好奇,对先辈创造的文化遗产充满敬意,或者强烈要求用知识改变命运时,他就会自然而然地产生阅读乃至学习的渴望。也只有立于这种基础之上,学习才是有效果的。然而几十年来,我们通常所谓的“学习”,却偏离了这个基础,违背了学习的私人化原则,被宋云彬这样的人视为畏途又有什么可诧异的呢?尤为严重的是,学习本来是为了向人类所有优秀文明成果汲取营养,为我所用,可是我们却偏爱给它划定一个极为狭隘的框框,乃至出现了读经典名著不叫学习,背诵一个小册子才叫学习,官员们不读书无关紧要,却热衷于“学习”,能够从“学习”中得利的怪事。文革中一些视书如命的人,为了读鲁迅甚至马恩全集,竟至于还要伪装一下,才能在监督学习的人那里过关,如此种种,绝非天方夜谭。

   “学习”是怎样被异化的?这样的大问题不是我这样的人讨论得好的。不过,我可以肯定地说,这应该不是我们尊敬的人愿意看到的,因为他们都是太懂学习妙处的智者,马克思在大英图书馆苦读,脚底蹭出一条沟痕,此乃佳话,而毛泽东博览群书更是众人皆知。他们之所以有后来的成就,对读书和学习保持着终身的兴趣无疑是非常重要的因素。在他们当初读书和学习中,也没听说过谁给他们划下过什么清规戒律。

   学习是一项精神活动,精神活动的本质特征是“思接千载,视通万里”,在一个天马行空的世界里唯我独尊。如果不是这样,“学习”就不再是什么精神活动,相反还有可能成为对人的思维和创造力的极大束缚。中华民族正在迎来伟大复兴,在这样一个时代,应该尽快恢复“学习”的名誉权,使“学习”重新成为一件愉悦的事,成为我们汲取一切优秀人类成果的精神活动。

   昔日宋云彬们“避席畏闻谈学习”的一幕早该落下了。

 

  

  评论这张
 
阅读(2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