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波的博客

坚持怀疑,慢慢信仰

 
 
 

日志

 
 
关于我
黄波  

南方都市报评论员

黄波。1973年生,湖北宜都人。现为南方都市报评论员。“偶有文章娱小我,独无兴趣见大人”。博客所贴本人文章,欢迎批评和转载,但有商业用途的转载者请按著作权法规定付酬。 所出版的小书: 《说破英雄惊杀人》,中国青年出版社2007年版, 《成功的为什么是朱元璋》,人民日报出版社2009年版, 《晚清真相:被打断的转型》,江苏文艺出版社2011年版, 《真实与幻影:近世文人之心灵画像》,江苏文艺2012年版, 《微明史》,南方日报出版社2012年版。

网易考拉推荐

路遥不应该是一根棍子  

2007-11-21 09:31:01|  分类: 杂文、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为朋友专栏写的短文。我对路遥本人没有任何恶感,所说略有深意,可惜也只能点到为止。
 

                          路遥不应该是一根棍子

                                  黄波

 

   “时隔15年,一个作家还能被那么多人自发地纪念,在新时期以来的文学发展史上,或许路遥是唯一的。”

    这是作家路遥逝世15周年的纪念日期间,媒体上的一句话。我对这句话持保留意见,因为从逻辑上说,没有任何论据证明路遥是“新时期以来的文学发展史上”唯一被人纪念的写作者。不过,我非常理解人们在纪念自己所尊敬的人时,那种不可遏制的激情,和在激情之中脱口而出一些也许经不住验证的话语。

   路遥的确是值得纪念的。对他的亲人而言,对一部分为他所塑造的人物感动、倾倒的读者而言,15年的时间并不能消泯心中的忆念。但纪念这个人而不纪念那个人终究是私人的事情,即使要放大到公共空间,那也只是对特定人群思想、情感的展现罢了,其他人群对此既可一观也不妨将目光移开。然而,在纪念路遥的活动中,我们却意外发现逝者成了一根棍子,一根敲打其他写作者、知识分子的一根棍子。

   “我们的责任不是为自己或少数人写作,而是应该全心全意全力满足广大人民群众的精神需要。”路遥当年在茅盾文学奖颁奖典礼上的感言被隆重搬了出来;“当同辈许多作家对西方先锋主义津津乐道、亦步亦趋时,他却执着于社会主义的现实主义写作传统”,媒体如是描述两种类型的作家,褒贬之间是一清二楚的。其实,一个写作者即使主观上想“全力满足广大人民群众的精神需要”,事实上也是不可能的,即使是路遥的作品,能否既为农民所欢迎同时又为工人、士兵、学生所喜爱?写作永远只能面向少数的特定对象,这也许让人尴尬,却是一个现实。也就是在这个角度上,那些“对西方先锋主义津津乐道、亦步亦趋”的写作者所做的工作未必就全无意义,即使他只关注纯粹的个人心灵。

   部分人士拿路遥敲打脱离“社会主义的现实主义写作传统”的作家犹嫌不足,还要敲打所有知识分子。“路遥是盏高挂的精神明灯,他是代表中国的杰出知识分子之一。他付出了绝大多数人不舍付出的,做到了绝大多数人做不到的。”“路遥,成了‘中国式精神苦难者’的象征”。“路遥,连同他笔下的人物,一道成为了一个时代的精神典范”。不知道路遥若地下有知,对这一类高帽会作何想,而毫无疑问的是,尽管在路遥的时代,有许多风派人物,有许多被名位俘获的人,但就正如鲁迅所说,我们永远不缺“中国的脊梁”,尤其是在知识分子群落中。而就在和路遥同时代的知识分子中,更能代表时代精神,付出和所经受的苦难比路遥多,所得却显然比路遥少的人,又岂止一个两个?

   路遥只是众多写作者中的一种类型,他对写作的虔诚让我们心生敬意,纪念他就像我们常常想起生活中一个认真活过的普通劳动者一样,任何“过度阐释”,将其提升为所有作家乃至知识分子范式的努力极可能只会有相反的效果,那就是让本来很肃穆的纪念逝者的活动变得滑稽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1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