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波的博客

坚持怀疑,慢慢信仰

 
 
 

日志

 
 
关于我
黄波  

南方都市报评论员

黄波。1973年生,湖北宜都人。现为南方都市报评论员。“偶有文章娱小我,独无兴趣见大人”。博客所贴本人文章,欢迎批评和转载,但有商业用途的转载者请按著作权法规定付酬。 所出版的小书: 《说破英雄惊杀人》,中国青年出版社2007年版, 《成功的为什么是朱元璋》,人民日报出版社2009年版, 《晚清真相:被打断的转型》,江苏文艺出版社2011年版, 《真实与幻影:近世文人之心灵画像》,江苏文艺2012年版, 《微明史》,南方日报出版社2012年版。

网易考拉推荐

我看柏杨杂文  

2007-11-13 19:31: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看柏杨杂文

                                   黄波

 

   僻居一隅,信息不畅,直到最近,才听说柏杨先生于今年宣布封笔了,并留下了一句“我为苍生说人话”的感言。漫步于书坊,见柏杨的几本曾经轰传一时的旧著纷纷被重新包装再版,那本《中国人史纲》甚至被出版商褒扬为“通古今之变,究天人之际”,禁不住也想谈一谈对柏杨其人其文的观感了。

   接触柏杨大著还是在少年时代。应该承认,像柏杨那种轻巧的笔调,《丑陋的中国人》中表现出的激愤的情感,对智识未开的少年是颇有一种魔力的。随着读书渐多和阅历的增长,柏杨的书便很难让人满意了,因为他对中国文化和传统的批判,无论广度还是深度,均无法和五四先贤相比,他的唯一优势唯在于,喜欢使用读书人所不愿用的市井语言,常常近于诅咒和辱骂,更便于在市井中流传。而尤为重要的是,柏杨对中国历史和文化的态度,是很成问题的。他的所有著述无一不是在向世人宣示:我们的老祖宗太不争气,虽然有如此漫长的历史和绵远的文化,可惜没有一点闪光的东西。这样的论调,即使不作学理分析,仅从形式逻辑的角度,也露出了很多破绽:因为柏杨最爱使用全称判断,动辄“中国文化”如何“中国人”又如何,试问,世界上有没有这样全无一点光彩的文化和人种?如果对世界文明史稍有了解,还应该知道,人类文明的进程中,必然伴随着血和污秽,就是在诞生普世价值的地方,他们也曾经茹毛饮血,曾经为私利而大动刀兵,曾经有“羊吃人”的历史,可是别人并未因今日之光荣而像柏杨先生这样,对老祖宗切齿痛骂。今人不应回护本民族的缺点,但对先人创造历史的过程总以保存一份尊重为宜吧?当然,当年牧惠等先生克服困难引进《丑陋的中国人》是有功劳的,听一听柏杨这一种声音未必无益,但如果推尊过当,甚至我们面对一些现实存在的问题,自己不愿负责,也不敢坦率指出其病源,却学着柏杨的腔调,把责任一股脑儿地推到老祖宗身上,老实说那只是暴露了我们的孱弱而已。

   我曾经尝试探究柏杨之创作心理,窃以为,这和他的经历颇有关系。众所周知,柏杨曾有多年的牢狱之灾,这自然值得同情,他对当年台湾执政者的积怨也是可以理解的,但他由此入手,而痛骂传统文化,自以为找到了病根,其路径已值得质疑,更何况文章乃天下之公器,怎是发泄个人私怨的地方?无独有偶,海外和他齐名的李敖,也是因为曾经身陷囹圄,从此在他关于蒋介石和国民党的文章中,便很难有持平之论了。

   海外文人中,柏杨和李敖一起,被尊为双峰并峙的两大杂文家,而谈到杂文,又不能不说到鲁迅。这两位先生,都是坦承杂文成就已超过鲁迅的,在我看来,这两位超过鲁迅的不是别的,而是将鲁迅杂文中不那么好的一面继承并“发扬光大”了。我在一篇文章中说过,“鲁迅杂文传统有很多好的一面,也可能有不那么好的一面。好的一面是他对中国历史和文化的深入洞察,是那种深广的忧愤,在这方面他留下了像《二丑艺术》《春末闲谈》等很多经典,不好的一面,我以为是在那种生存环境中难免掺入了一点个人的意气。”和鲁迅相比,柏杨无疑是谈不上对中国历史和文化有什么深入之洞察的,他那部被某些人士捧上了天的《柏杨版资治通鉴》,因为功底不够,又心存偏见,先入为主,不仅硬伤累累(海外华人学者有专文揭露),那种自以为是、仿佛时时处处比古人高明,洋洋自得的腔调,尤其让人不耐。

   柏杨和李敖既以杂文家名世,那么就不能不谈到因其作品腾播众口,而给杂文带来的影响。在今人心目中,杂文几乎就是一种尖酸刻薄地讥刺他人,以显示自己智识高超、道德高尚的文体。这种印象从何而来?据我私见,这也许与鲁迅部分杂文的面貌不无关系,而鲁迅之后,像柏杨、李敖这样用等身之著作直接向今人“轰炸”的杂文家则应负更大的责任,因为他们的文章中,理性成份实在是太稀缺了,而杂文为什么就不能是一种理性而深沉的文体呢?鲁迅笔下的真正的杂文经典,已经证明杂文并不一定就代表着以偏概全、意气用事,更不必靠诅咒和谩骂取胜。如果把杂文视为一种释放个人私怨的文体,徒以情绪化的发泄,博读者一时的阅读快感,那自然只会离理性越来越远,并逐渐滑落到“轻薄为文”的歧途,这是值得所有与杂文有关的人警惕并思考的。

 (刊《杂文报》) 

  评论这张
 
阅读(4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