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波的博客

坚持怀疑,慢慢信仰

 
 
 

日志

 
 
关于我
黄波  

南方都市报评论员

黄波。1973年生,湖北宜都人。现为南方都市报评论员。“偶有文章娱小我,独无兴趣见大人”。博客所贴本人文章,欢迎批评和转载,但有商业用途的转载者请按著作权法规定付酬。 所出版的小书: 《说破英雄惊杀人》,中国青年出版社2007年版, 《成功的为什么是朱元璋》,人民日报出版社2009年版, 《晚清真相:被打断的转型》,江苏文艺出版社2011年版, 《真实与幻影:近世文人之心灵画像》,江苏文艺2012年版, 《微明史》,南方日报出版社2012年版。

网易考拉推荐

也论黑砖窑报道的角度问题  

2007-06-22 20:33:37|  分类: 杂文、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昨天写的时评。写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不是当下时评的“规范”写法。今天媒体刊出来了,果然有较多删削。
贴在这里。另外希望有较完整发表的机会。
鉴于新浪博客有不讨论时政的光荣传统,再对新浪博客管理员说一声:此文你们新浪和人民网好像都转载了,所以就不要删除这篇关于时政而且实际上也没有什么锋芒的滥文了。
 
也论黑砖窑报道的角度问题
黄波
 
黑砖窑事件已很有些时日了。这中间我没有写一篇文章,也很少和人主动谈起它,仿佛真是人近中年情感渐趋麻木的一个症候。现在要写下一点文字,其实也和正义啊良知啊无关,弃其量只是一点职业癖好罢了,因为当地一名纪委官员提到了媒体对黑砖窑报道的角度问题,而我幸乎不幸乎,恰好就在媒体供职。
是什么样的角度问题呢?在公众持续关注、最高检奔赴山西查官员失职渎职情况的时候,临汾市纪委的一名负责人对记者表示,目前洪洞地方相关负责人压力很大,“这本来是洪洞警方在一个行动中查出来的案子,没想到媒体从另外一个角度来报,搞得很被动,洪洞的县委书记、县长都不敢接电话了。”
我先后在机关和媒体工作过,自以为还能懂得这位官员的弦外之音。按他的意思,“本来是洪洞警方在一个行动中查出来的案子”,媒体要报道,也应该是一篇赞扬洪洞怎样关心农民工、警方如何果断迅速查处黑砖窑的新闻,用我们的术语,叫“正面报道”,可现在的局面是,因了这次报道,洪洞好像成了一个漠视农民工权益甚至可能存在官窑勾结的地方,是典型的“负面报道”,两种角度的报道对洪洞、临汾乃至相关官员的影响,那差距可是相当的大。
这位官员的抱怨有无道理?因为此前曾有媒体披露,好几年前湖南一位人大代表就从洪洞的黑砖窑解救过多名民工,并曾致信地方官员,所以,黑砖窑的“发现”权该不该归功于洪洞警方,目前可能还有疑问,而除此之外,这位纪委官员的话还是颇有道理的。虽然其抱怨看上去十分克制,并没有直接质问“从另外一个角度来报”的媒体是何居心,但媒体和公众对此略作思考仍然大有必要。
写文章如同看人,没有角度就什么也谈不上了。所以,媒体报道取何种角度的确是一个客观存在且非同小可的问题。比如说吧,一个地方扶贫,你可以说多少多少人已经脱贫,以彰扬成绩,也可以摆出尚未脱贫人口的统计数据,表示不容乐观;一个地方掀起扫黄打非风暴,既是显示净化文化市场决心的表现,换个角度,说当地黄赌毒泛滥似也未可厚非;出了特大事故,你可以把报道重点放在事故调查上,也可以把镜头聚焦在废寝忘食组织救援的领导上。这些都是今人的,古人的也有,当年曾国藩与太平军作战颇不顺利,幕僚拟奏折说“屡战屡败”,曾国藩改为“屡败屡战”,就是一个经典的例子。正所谓“文章人人会做,各有巧妙不同”,同一个事件,不过报道的角度略有差异,而给人的观感竟如天差地别,其中奥妙,端的无穷。
要想做一个合格的媒体人,当然要好好研究中国的文字,不能让老祖宗的“作文心法”失传。不过,无论给媒体赋予什么样的角色,它毕竟还是公器,玩弄文字的花枪也终有度,在报道的角度问题上,还是应该有一些基本的原则。在我看来,这个原则一言以蔽之,就是不论什么角度的报道,都要更大限度地接近事实真相,更有利于保障公民权利增进公众福祉,也就是要符合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以黑砖窑报道为例,现在这样一个角度,让积淀了许久的问题得以暴露,让受害人看到奴役者受到法律制裁的前景,让所有中国人知耻而后勇,这很好嘛。当然,现在这样一个角度,还惊动了中央,还可能使黑砖窑事件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一个标志性事件,甚至一批公权的拥有者也许还会被钉在耻辱柱上,但这对洪洞对临汾乃至山西全省乃至我们这个国家,又有什么不好?
一个被证明更接近于事实真相,为国家大多数人所称赞的报道角度,到了某些人士那里就受到了质疑。坦率地说,这不是多么稀奇的事,但现在黑砖窑事件毕竟略有特色,据称在同类事件中,是震动的规格最高,查处的规格也最高者。自然,也不是说有了多高的规格就不能质疑了,任何人都有质疑任何报道的权利,但这种质疑理应围绕报道的真实性而展开,而我们往往看到的是,质疑者却虚晃一枪,偏偏爱在报道的所谓角度问题上纠缠,然后居高临下地质问报道者的动机和目的。这样的事见得多了,特别是在举国共愤的黑砖窑事件面前,笔者真就忍不住想反问一句:究竟什么样的报道角度才是您想要的?您总是偏爱这样的报道角度,那您的动机和目的又是什么呢?
 
 
  评论这张
 
阅读(2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