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波的博客

坚持怀疑,慢慢信仰

 
 
 

日志

 
 
关于我
黄波  

南方都市报评论员

黄波。1973年生,湖北宜都人。现为南方都市报评论员。“偶有文章娱小我,独无兴趣见大人”。博客所贴本人文章,欢迎批评和转载,但有商业用途的转载者请按著作权法规定付酬。 所出版的小书: 《说破英雄惊杀人》,中国青年出版社2007年版, 《成功的为什么是朱元璋》,人民日报出版社2009年版, 《晚清真相:被打断的转型》,江苏文艺出版社2011年版, 《真实与幻影:近世文人之心灵画像》,江苏文艺2012年版, 《微明史》,南方日报出版社2012年版。

网易考拉推荐

抽象爱国主义者  

2007-06-15 12:35:04|  分类: 杂文、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中国现实稍有了解的人,就应该知道我这篇小文章是主要针对谁的。
 
抽象爱国主义者
黄波
 
鄢烈山先生写过一篇题为《“爱国贼”》的文章,所谓“爱国贼”,“主要是指那些打着爱国主义的幌子,煽动极端的民族主义情绪,以作爱国秀捞取名和利的家伙”。距此文写作已经有好几个年头,随着公众认知和理解能力的不断提高,应该说我们对“爱国贼”的面目已经看得越来越清楚了,像《中国可以说“不”》这样煽动民族主义情绪的读物再难走红就是一个明证。然而,“以作爱国秀捞取名和利的家伙”却很难绝迹,只不过他们的表现形式更加隐晦,所打的招牌也不再是民族主义这一块,也就更容易欺蒙公众了,姑命之为“抽象爱国主义者”。
“爱国主义”,这是一个并非全无争议的概念。认为这一概念存在暇疵的人认为,人呱呱坠地,生在一块土地上,他对自己的国家有一种自然生发的朴素情感,而“主义”者,则应该是一种理论形态。这一派的人士反问:一个正常人都会爱自己的老婆和家庭,难道因此就说世界上有一种“爱老婆主义”么?这样的争论看似琐屑和缠夹,但它至少提醒我们,人生而爱国本是一种朴素的情感,并不需要特别张扬,如果现实生活中偏偏有人反其道而行,特爱标榜“爱国”,特爱舞弄“爱国主义”这面旗帜,则公众有必要抱予警惕,因为爱国有真有伪,口头的爱国并不等于事实上的爱国。
那么怎样来区分爱国的真和伪呢?古往今来,这看来都是一个不小的难题,否则,就不会从专制君主到伟大领袖,都常常误将巨奸当作大忠了。而现在借助西方的精神资源,我以为这个难题也许可以相对容易一些了。西哲边沁曾经提出过一个判断世间纷纭万事利弊的原则,即看它是否符合“大多数人的最大幸福”,如果援引此一标准,我们就可以说,如果一个口口声声爱国的人,其言行事实上却大大不利于“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幸福”,那他就是一个“抽象爱国主义者”。
抽象爱国主义者们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把“国家”、“民族”等宏大符号举得比谁都高,个个疾言厉色大义凛然,很会营造一种嚣张、虚骄的社会氛围,使升斗小民慑服于其下不敢抬头,乃至连一些真正的爱国者身受其害也不敢置辩。现在和林则徐一样,也被人称为“伟大的先驱”的郭嵩焘,就曾经遭到一群抽象爱国主义者的围堵。郭嵩焘奉命出使英国和法国,平等务实地与西人交往,还写了一部《伦敦与巴黎日记》,客观记录了真实的西方世界和自己的观感,结果却遭来围攻,《伦敦与巴黎日记》也被禁毁。攻击者所拟的郭嵩焘的罪状中,很多会让今人瞠目结舌,比如郭氏应邀参观外国炮台,突遇气候变化,英国提督见郭年迈,将自己的衣服披在了郭的身上,攻击者即曰“即令冻死,亦不当披!”但就是这等荒谬的言论,因为附上了“国体”“尊严”等华丽外衣,在抽象爱国主义者们那里却成为一枝枝利箭,坐实了郭嵩焘“汉奸”的罪行,使之壮志未酬抑郁而终。
爱国是一件实实在在的事情,中国历史上有很多脚踏实地,为民请命、为最大多数人谋取幸福的人。对老百姓来说,这里所指的“幸福”就是吃好穿好,有更充分的权利,而不应该是一种虚幻的东西,也只有为民众谋取这种实实在在“幸福”的人,才有资格被称为爱国者。然而,中国历史上也自有另外的“爱国者”,他们只偏爱一些“符号”,却置大多数人的生命、财产和其他权利于不顾。近代史上曾发生中国究竟该取“共和”还是“君主”国体的争论,争论是正常的,但其中有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这就是某些拥护“共和”的人要的似乎只是“共和”这一符号,一位被称为“今屈原”的著名诗人就声称:“宁使十八省尽成蒿里,毋令世界上成此非驴非马之共和国!”诗人意思是十八省的人民流血没有关系,只要我们是共和国体就好,不知道他为什么不肯深入地想一下,建立共和国的终极目的又是什么?
在高喊爱国的人中,分辨哪些是抽象爱国主义者并不困难,因为在举得很高的旗帜下面,常常无法掩饰他们并不为“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幸福”着想的狐狸尾巴。那些动不动就扛着“国家利益”的招牌,千方百计维护其既得利益的垄断企业,他们的所谓“爱国”在公众眼里早已是一个笑话。另有学界闻人,慷慨激昂地要制定“反汉奸法”,声称要把歪曲历史的人“钉在耻辱柱上”,却在特殊语境下意外地受到了一些人士的追捧。这一件事件的是非曲直姑置不论,我只想提醒那些被其义形于色的姿态迷惑的人注意一个事实:这位闻人从来不在关乎公众实实在在利益的问题上发言,唯一的一次居然是连“政府应为纳税人服务”的提法都深恶痛绝,认为是“推销洋垃圾”!这就很让人困惑了,中国社会的转型过程中,出现了大量与老百姓切身利益密切相关的问题,一个知识分子不屑一顾,却偏偏爱在宏大问题上表现出一副高蹈的姿态,这正常吗?能否算是真正的爱国者?
(刊《杂文月刊》2007年第7期)
 
  评论这张
 
阅读(2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