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波的博客

坚持怀疑,慢慢信仰

 
 
 

日志

 
 
关于我
黄波  

南方都市报评论员

黄波。1973年生,湖北宜都人。现为南方都市报评论员。“偶有文章娱小我,独无兴趣见大人”。博客所贴本人文章,欢迎批评和转载,但有商业用途的转载者请按著作权法规定付酬。 所出版的小书: 《说破英雄惊杀人》,中国青年出版社2007年版, 《成功的为什么是朱元璋》,人民日报出版社2009年版, 《晚清真相:被打断的转型》,江苏文艺出版社2011年版, 《真实与幻影:近世文人之心灵画像》,江苏文艺2012年版, 《微明史》,南方日报出版社2012年版。

网易考拉推荐

“学者明星化”与“知识阶层市侩化”  

2007-05-20 11:28:13|  分类: 杂文、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人民日报旗下《大地》双周刊的一篇约稿,刊于该刊今年第九期。没有什么新意,都是我前面两篇文章《从易中天现象看人文知识分子现状》、《知识阶层不能丧失自省勇气》里面表达过的。编辑指定的话题,也只好这么将就将前文之意概括了一下。
 
“学者明星化”与“知识阶层市侩化”
黄波
 
因为《百家讲坛》和易中天、于丹们,“学者明星化”成为一个热点话题,引发了激烈争议和广泛讨论。
任何概念都不完满,“学者明星化”这个语词也有很大欠缺。所谓“化”者,应该是一种普遍的趋势,而现在能够与“学者明星化”拉上关系的,毕竟还只有易中天、于丹等几个人,舍此之外,我们还尽有能坐冷板凳耐得住寂寞的学者。正因为此,我愿意把“学者明星化”视作缤纷世界中的一个小小浪花,是多元社会中的常态,并不认为“学者明星化”就是一件多么让人忧虑的事。
我们不能强迫所有学者都去枯守书斋而甘之如饴,更无法要求公众对所有娱乐化的东西一律拒绝,如果通过《百家讲坛》类似的平台,经由易中天们的努力,能够真的达到普及经典的效用——学术硬伤当然应该加以批评和修正,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学者明星化”并不可怕,窃以为,真正可怕的,是伴随“学者明星化”浪潮,或者说隐藏在“学者明星化”问题背后的另一个问题,即“知识阶层市侩化”问题。
尽管早已不是一个激情澎湃的年代,也很难再用费希特那篇激情四溢的《论学者的使命》来衡量我们的知识分子了,但对一个享有“知识份子”衔头的人乃至阶层,总还是应该有一点低限要求吧?在这些要求中,我以为,堪称底线的就是一条:知识阶层不能丧失自省勇气。知识阶层一旦丧失了自省的勇气,就会不可避免地走向市侩化。很遗憾,当下我们透过“学者明星化”浪潮,就看到了这种市侩化步伐的加快。
知识阶层市侩化的表征有三个。第一,知识分子,甚至连人文知识分子都失去了“阅读”和“思考”的兴趣。媒体早就兴致盎然地公布,很多人文知识分子精英都是易中天、于丹等人的“粉丝”。我又注意到媒体另外的调查,说是易中天和于丹走红了,《三国志》、《论语》、《庄子》并未因此热销,也就是说,尽管很多人赞许易氏等人“普及经典”之功,但实际上作为他们“粉丝”的一些人文知识分子,并未因此提高他们对经典文本的兴趣,他们只愿意闭上眼睛接受沾满偶像口水的所谓“历史”和“文化”。难道“阅读”和“思考”不正是人文知识分子的安身立命之本吗?不再有“阅读”和“思考”的兴趣,是否还能叫人文知识分子?在喧嚣尘上的“学者明星化”浪潮中,我们那些通常被视为人文知识分子的人,对此可有过清醒的自省?
知识阶层市侩化的第二个表征是极力为“学者明星化”现象“背书”。前面说过,“学者明星化”不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易中天们走红也自有商业时代的逻辑,一个知识分子对此抱予宽容和理解是正常的,但如果更进一步,他还要力图炮制一些奇特的理论,振振有词地将“学者明星化”的意义无限拔高,仿佛易中天等人才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文化英雄,那就是孔子所说的“言伪而辩”了。让人困惑的是,为易中天们“背书”的知识分子并不少,而且颇有一些声名赫赫之士,如放言“一万个孔子不如一个章子怡”的北大教授张颐武教授就煞有介事地总结,从易中天等人的走红可以看出,“浅思维文化大有可为”。试问什么是“浅思维文化”?与之对应的是不是“深思维文化”?两种文化的内涵和外延是什么?现在易中天走红,就叫“浅思维文化大有可为”,前几年钱钟书走红,能否说“深思维文化大有可为”?对“学者明星化”浪潮,不是冷静解读,而是一意逢迎,甚至曲为之说混淆视听,这是标准的市侩化!
知识阶层市侩化的第三个表征是着意消解任何自省的努力。虽然易中天等人在知识圈有大量的“粉丝”,但始终不乏批评者,更有号召抵制的人。在全民造学术之星的狂热中,这当然是极不合时宜的举动,类似于堂吉诃德的大战风车,但我觉得,在一片喧嚣之中,堂吉诃德的孤军奋战并非没有深刻蕴含,它至少表明我们的知识阶层并没有全部去装疯卖傻。然而很可惜,才刚刚有了一点自省的影子,我们很快迎来了巨大的消解力量,而这种力量又恰恰来自于知识阶层:批评和抵制学术明星的言行,几乎无一例外地被许多知识份子解读为“作秀”、“犯酸”,甚至“文化专制”等等。不知道这些人士为什么不肯深入地想一下:如果所有知识份子都坐在电视机前,对将学术、文化、历史娱乐化的超男超女,笑嘻嘻地闭上眼睛甚至献上掌声,这难道才是正常的吗?当然我知道咱们必须讲多元讲宽容,我也坚定捍卫学术超男超女们的话语权,但这多元中能否包括抵制者那一元,能否对那些坚决抵制者给一点宽容?只要没有扯上行政权力,无论是谁号召抵制怎样抵制,都和所谓“文化专制”沾不上边。无论这种抵制在现实中是多么乏力,也不论号召抵制的人在娱乐化商业化大潮中显得多么无助,整个社会应该给他们的是足够的敬意而不是相反,因为从他们那里,我们看到知识阶层还有幸未在“市侩化”大潮中全部沦陷,还残存着那么一点自省的勇气。
  评论这张
 
阅读(4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