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波的博客

坚持怀疑,慢慢信仰

 
 
 

日志

 
 
关于我
黄波  

南方都市报评论员

黄波。1973年生,湖北宜都人。现为南方都市报评论员。“偶有文章娱小我,独无兴趣见大人”。博客所贴本人文章,欢迎批评和转载,但有商业用途的转载者请按著作权法规定付酬。 所出版的小书: 《说破英雄惊杀人》,中国青年出版社2007年版, 《成功的为什么是朱元璋》,人民日报出版社2009年版, 《晚清真相:被打断的转型》,江苏文艺出版社2011年版, 《真实与幻影:近世文人之心灵画像》,江苏文艺2012年版, 《微明史》,南方日报出版社2012年版。

网易考拉推荐

给北大文学硕士、三联书店副编审郑勇先生挑一点刺  

2007-04-30 13:36:38|  分类: 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休息,老婆送女儿上学去了,闲得无聊,随便上网看看,就看到了4月25日《中华读书报》上的一篇文章(贴在下面)。
正因为无聊,复由于过去三联的出版物是我的最爱,不禁想和这位北大文学硕士、三联书店副编审郑勇先生较一回真,挑一点文字上的小刺。
首先要说,光文字上的毛病就不少,作者似乎有意追求文字的某种风格,但似乎忽略了一点,这就是先要讲清通。比如这句“这才使得他的文字生涯更见开阔,既见证了历史,也记录了历史。”这里“既”和“也”字句相连,让人平生别扭之感,如果要说曹聚仁见证了历史,他的文字记录了历史,则主体不应为“他的文字生涯”。又如这一句,“而客观中肯处,足见史家笔墨的精神”,什么叫“史家笔墨的精神”?说“史家的精神”不就完了吗?再如这一句,“都可以从他的丰富著述中发掘出自成一家之言的史料。”史料云者,是硬通货,没有什么“自成一家之言”的说法,“自成一家之言”的只能是观点,哪会是史料?
以上草草带过,因为这不过是文字小节,我尤为不满的是一篇短文中的虚骄之气,郑勇先生因为在主持新近三联的“曹聚仁作品系列”,有所标榜是难免的,但似乎不应厚诬前人,“我一直奇怪于这么多年来出版圈和研究界叠床架屋地做了那么多重复工作,却何以会一直忽略、至少是严重低估曹聚仁的著述价值”云云,岂其然乎?仅我舍中所藏曹氏旧著,就有东方出版中心版《文坛五十年》,福建人民版《万里行记》,上海人民版《听涛室人物谭》,人民文学和北岳文艺两个版本的《我和我的世界》,且不说在郑先生之前,三联早就出过的《书林新话》、《中国学术思想史随笔》《曹氏杂文集》了。郑先生现在做的工作,严格说来绝大多数近于炒剩饭,虽然并非全无价值,但如此张大其辞,默念前人,宁无愧乎?
近几年来,三联出版物的质量可以说是每下愈况,校对差(过去这几乎是无法想象的),选题花哨,对读者尊重不够(常常删改也不加说明)。读这篇出自三联新进笔下短短的文字,思过半矣。
 
 
曹聚仁:历史一角的看客
郑勇

给北大文学硕士、三联书店副编审郑勇先生挑一点刺 - 黄波 - 黄波的博客  郑勇 北京大学文学硕士,1996年进入三联书店,现为生活编辑部主任,副
编审。策划过“三联精选”、“三联讲坛”、“Home书系”、“闲趣坊书系”、“学苑话题”、“曹聚仁作品系列”等百余种图书。

  在中国现代闻人中,头顶着曹聚仁的“作家”、“学者”名分的不少,曹聚仁交往甚密的周氏兄弟就是;但兼具曹聚仁“报人”角色的就不多了,所以曹聚仁晚年可以在报刊同时开设“政海谈秘”、“文坛述往”、“学苑思故”、“报界忆旧”这些专栏,而鲜有同侪。因为走出书斋,身入“报界”,而成了社会活动家,与“政海”要角也多有交接,这才使得他的文字生涯更见开阔,既见证了历史,也记录了历史。因此,我一直奇怪于这么多年来出版圈和研究界叠床架屋地做了那么多重复工作,却何以会一直忽略、至少是严重低估曹聚仁的著述价值。这是我浸泡在他的文字间的感受,也是发愿积数年之力出版“曹聚仁作品系列”(三联书店2007年1月陆续刊行)的缘起。

  曹聚仁生前发表的文字达四千万字。一般多产作家,可能难免题材雷同与自我重复的毛病,但曹聚仁似乎是个例外。人们经常称赞他勤奋,这固然是其多产的原因;但我以为,借助他的一本书名《万里行记》更能说明问题:那里有令人羡慕的人文山水游历,足可和他的“读万卷书”相辉映。而比他的“万卷书”和“万里行”更为重要,也更多影响到他的文章生涯的,乃是他的交游。从政治到学术,从文坛到新闻出版,从文人雅士到社会的三教九流,这么丰富的交游,成为他写作的资源。他对待往还的亦师亦友辈圈中人,既不仰观,也不俯瞰,而能以平常心平视之,像鲁迅,他就少有神化之笔,而客观中肯处,足见史家笔墨的精神。曹聚仁的文章,看似信笔闲闲写来,却饶富情致,很接近妙得自然路数。《听涛室人物谈》和《天一阁人物谈》就可以看作现代版“世说新语”。

  曹聚仁曾自称为“以史人的地位,在文坛的一角作一孤立的看客”,这种定位,套用时下流行的话语,正是自居于“边缘人”的心态。说讨论中国现代文学、学术、新闻,乃至政治、历史,都可以从他的丰富著述中发掘出自成一家之言的史料。他的回忆录名为《我与我的世界》,可以推演开来说,他与他的世界,在后人,或曰今人眼里,既是定格的历史,也是进入历史的秘道。

  评论这张
 
阅读(2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