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波的博客

坚持怀疑,慢慢信仰

 
 
 

日志

 
 
关于我
黄波  

南方都市报评论员

黄波。1973年生,湖北宜都人。现为南方都市报评论员。“偶有文章娱小我,独无兴趣见大人”。博客所贴本人文章,欢迎批评和转载,但有商业用途的转载者请按著作权法规定付酬。 所出版的小书: 《说破英雄惊杀人》,中国青年出版社2007年版, 《成功的为什么是朱元璋》,人民日报出版社2009年版, 《晚清真相:被打断的转型》,江苏文艺出版社2011年版, 《真实与幻影:近世文人之心灵画像》,江苏文艺2012年版, 《微明史》,南方日报出版社2012年版。

网易考拉推荐

坚守与突围:答《杂文选刊》杂志社问  

2007-04-02 12:51:46|  分类: 杂文、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面是《杂文选刊》弄的一个访谈。该刊4月下半月号刊出时,可能篇幅限制,也可能我所说的不大合乎正统,最后一部分(恰恰是我认为最重要的问题)被删掉了。
 

坚守与突围

——答《杂文选刊》杂志社问

1、您原在机关就创作杂文,现“改行”做编辑工作,可以说离杂文更近了。当今公务员岗位是青年(尤其是大学生)之首选,您却毅然放弃机关工作,是如何考虑的?这对您的杂文创作有何影响?

答:呵呵,你这个“毅然”用得有点夸张。实际上没有那么悲情。做不做公务员,这是一个很个人化的问题,当事人如何选择,肯定是对多种因素和利害关系权衡下的结果,现在许多大学生纷纷去挤公务员岗位,我想这肯定是他们综合权衡以后,作出的一个“次优”的选择,无可厚非。毕竟,在当下的环境中,并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去做既是自己最喜欢,收益的性价比又最高的职业。不过,我觉得在可能的情况下,个人择业还是应该多照顾一下自己兴趣和特长,你自己适合干什么,不适合干什么,怎样才能让你的潜能得到更大的发挥,这些都应该有一个清醒认知。具体到我个人,就是自以为还有点清醒认知,才离开了机关。我的散漫作风、作息习惯,也许还有那么一点个性和锋芒,都是不太适合机关生活的。在一个小县城里,我先后在几个机关工作,在长达10年的机关生涯中,连个副科级都没有混上,老实说,我不看重这些东西,但其中是可以透出一些消息的。当然,并不是说我就一定是文学中描写的那种书呆子形象,与人格格不入,不是这样的,我最后和领导、同事们相处得很好,决定离去时,他们挽留我都是非常真诚的。现在回想,当初作出选择,最重要的是我厌倦了那种生存状态,这一点在我那篇《不做笔杆子》(你们刊物选载过的)一文中有很坦率的表露。我当时就预见到了,也许很可能因此会在现实利益上有一些损失,但如果拿这些换取一种新的生存状态,我以为还是值得的。

至于说这种选择于我的杂文创作有何影响,我想可以分两个方面谈。一方面当然是好的,现在属于我自己的时间多了,用在读书和写作上的时间也就更多了,过去机关岗位上关于杂文写作的一些有形无形的束缚少了。另外,因为我现在媒体工作,不能不更多关注以往可能没有多大兴趣的东西,而这于开阔视野是有帮助的。另一方面的影响也许不能算好,过去做公务员是“沉”在生活里面的,机关提供了一个观察社会体验人生的极好视角,许多东西是和普通百姓感同身受的,而我现在似乎更像一个职业写手,就感觉有些“漂”了。小说家讲究“融入生活”,杂文作者是否也该如此?也许值得探究。

2、是什么促使您创作“只眼看《水浒》”系列?中国有适合《水浒》和其他一些武侠作品诞生、兴旺的土壤,您认为这与国人的哪方面心态有关?

答:这个系列颇得一些师友垂注,似乎已经成为了我的杂文代表作似的。其实里面有新意的不多,可能文字还比较活泼,篇幅也很短便于阅读吧。自然,其中像《十字坡上的冤魂》《熄灭的霹雳火》《“没面目”扈三娘》等几篇应该还算用心之作,或许有些“独得之秘”。

一篇文章的诞生是有很多机缘的。“水浒”系列我早就想写,毕竟从少年时就开始受小说影响嘛,却一直心有旁鹜。后来,我离职,从一个城市漂泊到另一个城市,起初独自租住在一个小单间里,家里的藏书也无法搬去,篇幅较大的随笔写不下去了,就想借《水浒》说事。记得我写这个系列时,手边就只有一本金圣叹批点的《水浒传》,这一是当时条件有限,二是我写作时想尽量避开前人的影响(文中偶尔引用鲁迅关于《水浒》的议论,也无法查检原书,都是凭记忆所及),坚持紧紧立足于《水浒》文本。动笔之后还是比较顺畅的,发表后反响也还不错,特别是像《文汇报》笔会版这样全国著名的副刊特为这组文字辟了个专栏。给一个毫无声名的人开设专栏,在《文汇报》估计还没有先例。借这个机会我要向他们道一声谢!

诚如你所说,中国的确有适合《水浒》和其他一些武侠作品诞生、兴旺的土壤,我想这就和中国总是流行“清官戏”一样,背后寄托着老百姓的期望。但这种期望也许更多时候会归于幻灭,这方面前辈师长论述得已经够多,我就不说了。另外,我注意到老百姓特别喜欢赋予他们心目中的理想人物无所不为的权力,好像只有这样才能扫尽人间不平事,却很少顾及这是否会伤害到他们自己。《水浒》英雄就是这样。我在看《水浒》电视剧“十字坡英雄相会”一集时,那一节雄壮的音乐曾给了我很深的触动:那些埋在十字坡上的冤魂仿佛从来就没有来过这个世界,这是为什么?这组文字,我给它们拟了个“说破英雄惊杀人”的主题,“说破英雄惊杀人”是《三国演义》中曹操刘备青梅煮酒那一回中的一句诗,移用来比较契合我写作“水浒系列”的初衷。

3、您现在的职业是时评编辑,但您主要创作杂文和随笔,现在许多人在感叹杂文式微,能否联系工作实际谈谈您的看法?

答:我肯定是不赞成所谓“杂文式微”的说法的,在这方面写过多篇文章,当年参加你们杂文选刊笔会,也有一个《社会转型中的杂文》的书面发言,把我的观点阐述得很详尽。

时评、杂文、随笔这三种应该是“近亲文体”,很难有明确界定。杂文和随笔,常常只是篇幅上的差异,如果文章长一点,讨论问题更多一点,可能就被归入了随笔,其实就叫杂文,我看也没有什么关系,鲁迅的许多文章就是这样。时评和杂文就更难界限分明了:时评就是时事评论,那么杂文能不能直接针对现实发言?如果能,这时候该叫杂文还是时评?现在关于时评、杂文的区分,据我看主要还是写法上的。我编时评版,常常要读一些时评文章,偶尔也写一点时评,个人感觉当下对时评的人为设限太多了,话题要以见报的新闻为由头,时效性居然讲求到必须针对当天新闻评论,而更重要的是说作者应该抱着“理性”的态度云云。写任何文章都要有一点理性,不过这里的“理性”,据我观察,主要是要求作者必须克制自己的激情。这直接导致当下的时评千人一面,仿佛就像几根毫无生气的棍子搭建起来的一样,仿佛这才是时评的正宗,才是时评区别于杂文的优势。我以为不是这样,我们看胡适、张东荪等人过去的时评文章,除了理性的思考和建言,并不缺乏激情。理性是让读者思考的,激情是感染读者的,时评和杂文都不能缺少这两样东西。现在的时评作者中,郭松民、曹林、徐迅雷等人是经常会有一些好文章的,原因就因为他们比别人多了点激情。

时评的框框这么多,也许正好给了杂文更大的空间。时评拒绝激情,杂文能不能多一点?能不能以此吸引更多的作者呢?自然,激情理应建立在理性思考的基础之上。

 4、杂文发展到现在,您觉得和过去鲁迅时代的杂文相比,有没有什么变化,这种变化对杂文的发展是好是坏?

答:当然是有变化的。我觉得我们过去对鲁迅杂文的解读有很多误区。鲁迅杂文传统有很多好的一面,但也可能有不那么好的一面。好的一面是他对中国历史和文化的深入洞察,是那种深广的忧愤,在这方面他留下了像《二丑艺术》《春末闲谈》等很多经典,不好的一面,我以为是在那种生存环境中难免掺入了一点个人的意气。而遗憾的是,过去我们热衷于学习、继承的,恰恰是鲁迅传统中不好的一面,回顾一下教材里所选的鲁迅杂文篇目,你当能明白我的意思。这样做的后果有两个,一是造成了当代青年和鲁迅的疏离,二是使人们自然形成了一种关于杂文的不好也并不符合实际的印象,以为杂文就是尖酸刻薄地和人斗气,说些过头话。

我以为,杂文界一个很重要的工作就是“拨乱反正”,即把过去人们那种约定俗成的关于杂文的印象改变过来。前几年鄢烈山等先生提出“公民写作”的概念,虽然引起了一些争议,但我觉得用什么概念都是次要的,关键在于,从杂文创作实践上看,像鄢烈山、刘洪波等人的作品的确已经和鲁迅时代的杂文有了一些区别,更晚一辈的,如狄马、魏得胜、徐强、魏剑美等朋友,和鄢、刘他们那一代相比,也显出了新的特质。而综合起来看,我感觉,这些师友都是在努力学习和继承鲁迅杂文中好的传统,而规避那种不那么好的传统的影响。这样一种变化我以为是可喜的。

从鲁迅杂文开始,杂文发展到现在,有没有一些经验或教训式的东西值得总结?就我个人而言,我一直在思考一个好像被人们忽略了的问题:面对纷纷扰扰的世界,一个杂文作者能不能有先验的立场?我的回答是不能有,如果一定要有,那就是杂文家徐懋庸的那句话:“杂文家应该天生对黑暗敏感”。从这个话题可以引出很多思考,非三言两语能够说清楚,有机会再谈吧。

感谢你们给了我一个尽我所知所想,胡诌的机会啊。

 
 
  评论这张
 
阅读(3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