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波的博客

坚持怀疑,慢慢信仰

 
 
 

日志

 
 
关于我
黄波  

南方都市报评论员

黄波。1973年生,湖北宜都人。现为南方都市报评论员。“偶有文章娱小我,独无兴趣见大人”。博客所贴本人文章,欢迎批评和转载,但有商业用途的转载者请按著作权法规定付酬。 所出版的小书: 《说破英雄惊杀人》,中国青年出版社2007年版, 《成功的为什么是朱元璋》,人民日报出版社2009年版, 《晚清真相:被打断的转型》,江苏文艺出版社2011年版, 《真实与幻影:近世文人之心灵画像》,江苏文艺2012年版, 《微明史》,南方日报出版社2012年版。

网易考拉推荐

也论“敢不敢站在孔子肩膀上”  

2007-03-27 14:22:28|  分类: 杂文、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也论“敢不敢站在孔子肩膀上”
黄波

承一些师友不弃,称我为“杂文作者”甚至“杂文家”,也常常供给我关于杂文界的信息。比如:又一个旧历新年过去了,这一年里究竟有哪些好杂文?我得到的信息是,张心阳先生那篇《我们敢不敢站在孔子肩膀上》很值得一看。可是因为我地处偏僻,这样的好文章居然一直未有寓目的机会,幸好刚刚收到漓江出版社最新出版的《2006中国年度杂文》,书中自然不会遗漏张先生的好文,于是立即找出,认真学习了一遍。
牛顿有一句名言:“我之所以比别人站得更高些,是因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人们过去都认为这是牛顿谦逊的表述。张心阳对此语作了别解,说“牛顿之所以有这么‘牛’,是因为他不甘于蜷缩在巨人的胳肢窝里思考,而是始终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思维”,并认为这样来理解更“合乎西方人一向秉持的思维方式”。张心阳由此入手,对中国人一味龟缩在孔夫子腋窝下思维的习性痛下针砭,认定“孔夫子学说正是一切专制主义者最完美的理论依据”,而千百年中国人不幸又不敢踩其于脚下,所以招致中国社会“只是原地踏步、周而复始”,所以张心阳特发一问:我们敢不敢站在孔子肩膀上?
张心阳对牛顿名言的别解有些意思,但这一问好象有点落空。“敢不敢站在孔子肩膀上”云云,仿佛咱们中国人从来就不敢站在孔子肩膀上似的。其实何止站在孔夫子肩膀上,把他老人家拽下神坛一通乱踹的事我们做的还算少么?张先生大概也知道这一点纰漏,文中补了一笔,“西风渐进,由觉悟的知识分子发起一场‘五四’新文化运动,果敢地提出‘打倒孔家店’,才算使我们有一次机会站到了巨人的肩膀上。也正是这一次,才给一个沉睡千年、饱受屈辱的国家带来一抹新的曙光。”不过,我觉得有必要提醒张先生继续这一思路:“五四”激烈的反传统之后,中国人收获了什么?这恐怕不是能用“新的曙光”这样空泛的话可以轻轻带过的吧?
还是回到牛顿的名言。牛顿说“我站在巨人肩膀上”,中国人老认为这是牛顿谦逊,据我看不如说这正是大实话,前人的成果的确是他前进的基础。无论是自然科学还是社会科学,西方人对前人成果的态度都是一贯的,尊重而不一味盲从,批判而不轻言抛弃,尊重和批判在西方人那里是融为一体的。而中国人却常常爱偏于一极,对自己的传统和文化,一谈尊重就规行矩步,一谈批判辄视若敝履。西方人站在前人的肩膀上,他对脚下的奠脚石,始终充满感激之情,中国人却乐于享受那种诅咒的快感。张心阳先生提出“敢不敢站在孔子肩膀上”的问题,如果意在催使我们回到理性的态度上,我自然别无异议,很可惜,我仔细阅读了全文,张先生似乎意不在此。
从这篇文章我联想到了知识界的一种时髦,就是总喜欢对现实的问题进行思想追诉,一直追诉到孔夫子那儿,好象老祖宗应该对我们当下的问题负责。如果是在孔孟当道的所谓封建专制社会,如果那时真有思想界的先知先觉,我觉得这种思想追诉堪称黄钟大吕,而现在如果还对这一勾当乐此不疲,坦率地说,这是一种孱弱而又取巧的行径。很简单,社会生活已经丰富到了目迷五色的程度,一个稍有正常智识略具社会经验的人,都不会对孔老夫子的那套纲常伦理法则感兴趣了,都知道自由民主比专制好,做公民比当奴隶幸福,要站在孔子肩膀上思想,这于今人有何困难?但思想上我们尽管站在了孔子肩膀上,而实际如何却一言难尽。这样一个结果,难道是坟墓中的孔老夫子伸出双手阻碍了我们吗?知识分子不敢或不愿面对现实的问题,却热衷拿地底下无法声辩的祖宗出气,说其“孱弱”、“取巧”一点儿也不过份。
怎样对待自己的传统和文化,这在西方人那里并不成其为问题,他们秉持实用和理性的态度,感觉实践上有不便的,马上进行调适就够了,如果没有不方便的感觉,哪怕一直沿用也从来不觉得这是“因循守旧”。就以张文举的洛克、孟德斯鸠为例,按照张心阳的观点,后来的西人早已应该站在他们肩膀上,“提出自己全新的主张了”,可事实是迄今为止,西方政府和社会的基本架构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时代进步到今天,还爱妖魔化祖宗的,当下世界大概只剩下中国人了,仿佛不彻底清算就不能前进,这是否迹近于庸人自扰?近代以降,我们更多地向西方学习是对的,但西人对待自己传统和文化的那种实用和理性的态度,我们是不是也该学习一下?
张文最后断言:我们什么时候敢说“要在孔子们的肩膀上思考,那么我们就可伸出双臂来拥抱这个民族伟大复兴的真正到来了。”张先生似乎忘记他自己的话了,早在“五四”时期,“孔家店”不是就已经被打倒了吗?被张先生视为“专制主义者最完美理论依据”的孔子学说也早已不是中国社会主流思想,按张先生的逻辑,这种伟大复兴应该早已开始了,怎么还说没有真正到来呢?
(刊2007年3月16日《湘声报》)
  评论这张
 
阅读(2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