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波的博客

坚持怀疑,慢慢信仰

 
 
 

日志

 
 
关于我
黄波  

南方都市报评论员

黄波。1973年生,湖北宜都人。现为南方都市报评论员。“偶有文章娱小我,独无兴趣见大人”。博客所贴本人文章,欢迎批评和转载,但有商业用途的转载者请按著作权法规定付酬。 所出版的小书: 《说破英雄惊杀人》,中国青年出版社2007年版, 《成功的为什么是朱元璋》,人民日报出版社2009年版, 《晚清真相:被打断的转型》,江苏文艺出版社2011年版, 《真实与幻影:近世文人之心灵画像》,江苏文艺2012年版, 《微明史》,南方日报出版社2012年版。

网易考拉推荐

1月9日之前  

2007-01-09 18:12:57|  分类: 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完陈改玲《重建新文学史秩序》。作者还是用功的。但其中关于闻一多《最后一次讲演》横遭删节一事的议论却让我小吃了一惊,作者通过不同的版本对勘,“发现”今人熟知的《讲演》非全本,而是删去了闻一多原来讲演中称赞美国政府和司徒雷登的内容,乃沾沾自喜地宣告“很少有人注意”,陈改玲的导师、北大商金林教授更据而在序中断定,关于此事在陈改玲之前“从未有人提及过”,盛赞陈氏所谓“发现”为闻一多研究提供了新的视角云云。不知这师徒二人是否看过我那篇《残缺的〈最后一次讲演〉》?那是我2003年岁末写的,最早发表在2004年年初的《湘声报》《杂文报》等媒体上,并被多家报刊转载,还入选了花城版《2004杂文年选》一书。不是想争这个“发现”权,我自己也没有勇气就说此事是我最早发现的,因为“说有易说无难”,在阅尽所有文献之前,我可不敢如此托大。可是商、陈二人就敢这么说。乃于7日下午写了篇小短文《谁最早发现残缺的〈最后一次讲演〉》,寄给《湘声报》向继东先生,向先生说将用。算是出点小小的怨气吧。
读完胡宗刚《静生生物调查所史稿》。全据档案文献而写,这样的书才算实录。
对照《康有为诗文选》,用近两周时间读完一册《万木草堂诗集》,这是康有为诗歌之全集。以有注的选本做底子,读近人诗集,感觉用此方法甚好,盖近人诗歌古典今典浩繁,仅仅弄通古典还不够,还须对诗之背景本事有相当之了解,才能探知著者之深意。
翻完智效民《胡适和他的朋友们》。
开始读学林版《冒鹤亭年谱》、台版《胡先肃先生诗集》。
最近时政的一个热点是国家药监局局长腐败案。大家都在感叹,一个组建未久的部门,烂得为何如此之快?我曾供职于此一系统,当然略有羞愧之感。但老实说,新部门现在碰到的还是“怎样才能有效制约权力”的老问题,该羞愧的其实并不是药监人,而是对这样一个老问题总也解决不了的啥啥啥。本来不想写什么文章,8日下午终于凑了一篇反腐烂文《新部门的老问题》。就像中国的腐败几乎都很老套一样,反腐文章也很难写出新意,邵燕祥先生早就发誓不写这类八股了。倒并不是中国人笨,而是像怎样才能有效制约权力的问题,只要智力稍稍正常,就知道该怎么去做,可是哪怕就是这些常识,你却硬生生不能拿到纸质媒体去发表。这有点像中国的教育,为什么出不了大师,出不了世界一流大学,为什么教育腐败如此惊人,其实绝大多数中国人都知道如果学术和教育不独立,谈啥都是扯淡,可是这样的话咱们就是不能拿到报刊上说。所以这篇反腐文章写得憋屈,也没味,好在最后还是隐约说出了一点想说的话。也不知道能不能发出来。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