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波的博客

坚持怀疑,慢慢信仰

 
 
 

日志

 
 
关于我
黄波  

南方都市报评论员

黄波。1973年生,湖北宜都人。现为南方都市报评论员。“偶有文章娱小我,独无兴趣见大人”。博客所贴本人文章,欢迎批评和转载,但有商业用途的转载者请按著作权法规定付酬。 所出版的小书: 《说破英雄惊杀人》,中国青年出版社2007年版, 《成功的为什么是朱元璋》,人民日报出版社2009年版, 《晚清真相:被打断的转型》,江苏文艺出版社2011年版, 《真实与幻影:近世文人之心灵画像》,江苏文艺2012年版, 《微明史》,南方日报出版社2012年版。

网易考拉推荐

11月17日至19日(女革命者薇拉·妃格念尔的幻灭)  

2006-11-19 22:35:11|  分类: 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7日下午在家里敲了一篇小文《良法也没有批评豁免权》,系“读晚明史札记”之三。
承朋友帮忙,18日上午应约到某房地产公司谈栏目合作事宜。第一次和房产老板打交道,印象不错,到底不是暴发户,并非我想像中的那么张扬,而且讲求办事效率。
读完《少年中国学会研究》、《俄罗斯的暗夜》。女民意党人最后的幻灭感让我印象深刻。薇拉·妃格念尔本来是因为厌倦庸常的世俗生活而决意走上革命道路的,但当民意党人刺杀亚历山大二世得手后,却并未得到他们想要的效应,而且因政府愈趋严厉的镇压,使民意党几乎名存实亡,也就是所谓革命遇到低潮时,火车上一对情侣的小儿女情态却让这个素来坚韧似铁的革命者怦然心动。尽管她并未对火车上那实在稀松平常的一幕作出任何议论,但那样细致的观察却已经透出了她内心的隐密。薇拉·妃格念尔最终没有放弃她的理想,直至被逮捕和监禁,但支撑她的究竟是一种信念,还是一种不愿自己单独逃脱政府惩罚的道德操守?现在看来,民意党人刺杀亚历沙大二世固然可称精神无畏,但效果则毋宁说与他们想要的社会变革适得其反。如果亚历山大二世不死,他已经发动的改革会把俄国带往何处?还会不会出现后来的大多数的暴政?历史无法假设,却不能制止人们想像。
  评论这张
 
阅读(2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