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波的博客

坚持怀疑,慢慢信仰

 
 
 

日志

 
 
关于我
黄波  

南方都市报评论员

黄波。1973年生,湖北宜都人。现为南方都市报评论员。“偶有文章娱小我,独无兴趣见大人”。博客所贴本人文章,欢迎批评和转载,但有商业用途的转载者请按著作权法规定付酬。 所出版的小书: 《说破英雄惊杀人》,中国青年出版社2007年版, 《成功的为什么是朱元璋》,人民日报出版社2009年版, 《晚清真相:被打断的转型》,江苏文艺出版社2011年版, 《真实与幻影:近世文人之心灵画像》,江苏文艺2012年版, 《微明史》,南方日报出版社2012年版。

网易考拉推荐

从易中天现象看人文知识分子现状  

2006-08-25 13:02: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才写的,想到哪儿写到哪儿,估计整理一下才能找到发表的地方。先贴出来)

 

从易中天现象看人文知识分子现状

黄波

 

易中天这名字起得好,真的如日中天了。但正如把老易当主打的上海文艺出版社的一位负责人所说,人一走红就容易被盯上。所以,当下议论“易中天现象”是件时髦的事,我也趋时一回吧。

有人对易中天的走红不满,似乎老易还没有红的资格,在我看来这并不是一个值得讨论的问题,这年头儿,谁谁谁走红都是有可能的,硬要从中找出什么道理实在是无谓的事。又有人认为易中天的走红会带来某种后果,而这种后果在他看来对整个社会相当负面,所以要力斥其非,据我看这过于危耳耸听了,多元社会下,哪怕有些奇怪和另类的事情也是正常的,问题没那么严重。

易中天今日的大红大紫缘于和电视联姻,这没什么可非议的,学者也没必要终年兀坐书斋,我所不满的是,易中天的正式身份是教授、博导,他怎么能尽弄些没有学术含量的东西呢?有人说话了,除了品三国之类,易先生也有大著的。我知道这是指他的《读城记》、《品人录》、《书生意气》等等,可如果你硬要说这些文字里有多少学术含量,那我就真没有什么话好说了。当然,也许是我所悬的标准稍高了,不该拿自现代大学制度在中国建立后诞生的那些经典著述和易先生比?那么就当这些是随笔集吧,好的随笔集也常常充满了睿智,寒舍里也颇藏了一些当代人的随笔集,但拿易先生的随笔和另外一些人,如萧功秦、朱学勤、许纪霖、袁伟时、秦晖,哪怕是易先生指为“过气”的李泽厚等的集子相较,我要说易先生的集子也是相形逊色的。希望易先生在品三国——就算是普及文化吧——的同时,能够在纯粹的学术领域里也有所作为,这种要求是否苛刻?如果易中天不是教授和博导,他能够把三国那些尽人皆知的故事演绎得这般有趣味,能够创造这么丰厚的利润,我看他真应该得到一枚大勋章,可问题是老易是教授,是博导,这意味着国家将给他超过平常人多多的资源和机会,传承学术是其不能推卸之职责,若以此衡量,沉迷于批量生产没有什么学术含量的东西、比超女还红的“学术明星”易中天是否有些尸位素餐?有人说易中天品三国也有学术在焉,他在议论人物时也常有考证和论断,我很可惜这些论者没有去翻一翻裴松之为《三国志》作的注,易先生的“学术”都在那里面呢。

我并不对易中天今日的大红大紫感到奇怪,我所困惑的是,为什么人文知识分子中,居然会有那么多通常被视为精英的人士追捧易中天?《南方周末》早就透露,不少大学里的专家学者都是老易的粉丝。我曾经好奇地问一位具有高级职称的文化从业者:你们为什么这么喜欢把时间耗在易中天的百家讲坛上?他说老易讲得有趣,我说这大概不是理由,因为历史特别是三国那一段本身就很有趣味,硬要讲趣味,袁阔成老先生的评书也恐怕不比老易差啊?他又回答说听老易讲得轻松。“轻松”,这个回答我以为才是精准的。追求轻松不是什么罪过,这里也不想把问题摆到什么“学者的使命”、“知识分子的责任”等高度上,我只是认为,对一个人文知识分子而言,“阅读”和“思考”应该是其与生俱来的习惯,何况《三国演义》,哪怕《三国志》,对一个享有知识分子衔头的人来说,都不是多么难进入的书?

人文知识分子失去“阅读”和“思考”的兴趣,宁愿闭上眼睛接受沾满别人口水的所谓“历史”、所谓“文化”,这就是易中天在知识阶层中能够红极一时的根本。不再有“阅读”和“思考”的兴趣,这样的人还能叫人文知识分子吗?可惜,透过“易中天现象”,我看到的正是这样一副人文知识分子图景。

去年《南方周末》的文化版为易中天做了一个整版的专访,如果记忆不错,这应该是知识界追捧易中天的开始。面对这一切,我总禁不住想起当年的余秋雨,我也曾经对人说过,今日之易中天不过是又一余秋雨而已,当然,若硬要论功底,毋宁说苦坐过冷板凳的余秋雨还胜过易中天不止一筹,就是人家老余的《文化苦旅》,虽然现在许多曾经大肆吹捧的人纷纷倒戈,但平心而论其文体的贡献还是开创性的。当初我拿余、易作比较时,还曾下过一个预言:用不了多久,现在许多捧易的人就会纷纷加入倒易的行列中,就和当年余秋雨的遭遇一样。其实,这也不奇怪,没有什么定见,也没有什么操守和底线,知识阶层中也早安之若素了。

我注意到当下也有一些有名的人物在批评易中天,比如葛红兵。说实在的,我觉得小葛批老易于他来说是一种非常不当的选择。原因很简单,二人本来就是同一类型(当然相形之下老易还真下了些功夫):小葛也是教授,可他学术成绩是什么呢?难道是那篇《为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写一份悼词》?小葛还是作家,他的文学实绩是什么呢?难道是那篇《我的N种生活?》小葛也出过不少零敲碎打的集子,但那些集子可曾具备杂文、随笔的基本品质?再说了,小葛的走红路线也并不比老易的更让人尊敬,小葛已从“美男作家”的炒作中获取了不少现实的好处,我真不明白他批起老易来怎么会那么理直气壮。我还注意到,最新一期《中华读书报》上,一些有名的人物正煞有介事地总结“易中天现象”,有人说,从易中天走红可以看出,“浅思维文化”大有可为。说这话的人是曾经放言“一万个孔子不如一个章子怡”的北大教授张颐武,我想也大概只有鼎鼎大名的张教授才能说出这话,才能造出这样一个绝妙好辞。什么是“浅思维文化”?张教授能否写一篇论文介绍其内涵和外延?我怎么感觉这话等于什么问题都没说呢?

易中天,葛红兵,张颐武,还有另外一些名人,如把金庸小说视为文学最高境界并以此包打天下的孔庆东等等,都有教授和博导之身份。笔者没受过正规的高等教育,对学者教授者流向来是仰视的,我就奇怪了,在我们眼前晃来晃去的怎么都是这样一类人物?在文科领域,大学里还有多少人仅凭其名便足以唤起人们敬意?想当年,沈从文先生在西南联大“跑警报”,被刘文典先生数落“我死了是因为没人讲庄子,你跑什么?”现在易、葛、张、孔等人,恐怕还不敢自承能和沈从文比肩吧,可是却都一个个俨然是当代学术名流了,简直叫人感慨。

1949年后,中国的文科教育走的是一条奇特的路线,先是横向的(异域文明)不要,纵向的(传统文化)也割裂,后来又走什么伪市场化,实践证明基本是失败的,这种失败的教育孕育了一批跑江湖的学术文化名人,同时孕育了一群既不喜欢阅读也不喜欢思考的伪人文知识分子。这两点结合起来,又发酵产生了易中天还有什么什么别的现象。

承认1949年后的文科教育之失败,是我们迈向新起点的开始,知耻近乎勇,可是偏偏有人是不知耻的。前几年“陈寅恪热”,一位据说颇有声名的学者看不下去了,大声疾呼“不要神化陈寅恪”,那真是一篇可耻的文字。如果当代人文学者中,有人有陈寅恪学问的一枝半叶,写出如陈氏那样两到三篇能够立得住的论文,都足以称大师了,可是这样的人究竟有没有呢?如果有,又有多少?在这样一种背景下居然大言不惭地说什么“不要神化陈寅恪”,居然还能获得一些人的呼应,似乎可以看出学界耻感的丧失。

当然,人文知识分子中肯定还有一些脊梁人物,只是他们很可能不在庙堂之上,不在林林总总的聚光灯下,也许他们在民间,在边缘,在草根,……

  评论这张
 
阅读(3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