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波的博客

坚持怀疑,慢慢信仰

 
 
 

日志

 
 
关于我
黄波  

南方都市报评论员

黄波。1973年生,湖北宜都人。现为南方都市报评论员。“偶有文章娱小我,独无兴趣见大人”。博客所贴本人文章,欢迎批评和转载,但有商业用途的转载者请按著作权法规定付酬。 所出版的小书: 《说破英雄惊杀人》,中国青年出版社2007年版, 《成功的为什么是朱元璋》,人民日报出版社2009年版, 《晚清真相:被打断的转型》,江苏文艺出版社2011年版, 《真实与幻影:近世文人之心灵画像》,江苏文艺2012年版, 《微明史》,南方日报出版社2012年版。

网易考拉推荐

从绅到商:湖南近代士子的蝉蜕之痛  

2009-03-02 16:28:39|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文刊《湘江商业评论》2009年第一期。这是湖南新创刊的杂志,承主其事者不弃,要我开办一个关于近现代湘商的专栏。据说不菲的稿费尚在引领盼望中。这也影响了我写第二篇的心情。

 

                        从绅到商:湖南近代士子的蝉蜕之痛

黄波

 

蝉从幼虫变为成虫,会有一个脱壳、长出翅膀的过程。这个过程就是“蝉蜕”。蝉蜕是痛苦的历练,但收获的却是新生。

用“蝉蜕”这个词语形容中国近代由绅入商的实业家的心路历程,是再恰当不过了。江苏南通的张謇,清末以状元资格办实业,对朋友剖白心迹时,说自己是“捐弃所恃,舍身喂虎”,寥寥八字道尽了传统士大夫价值观与现实的尖锐冲突。

目光回到湖南,或缘于地域的限制,或受制于独特的文化,在三湘大地的近代士子中,没有诞生如张謇一般,把由绅到商的转型之路走得如此成功的人。但这显然并不说明,在蝉蜕的过程中,他们所感受的痛苦就会轻飘得多,其意义就一定比张謇单薄。

在这样一个群体中,比较典型的有王先谦和叶德辉,都是学而优则仕,后辞官家居,又以著名乡绅的身份投入到湖南的早期现代化运动中。也许很多人不会以我的这种看法为然,因为王、叶二位,向来被作为湖南近代保守知识分子的典型代表,是湖南保守派的“魁首”。而在经过儒家文化洗礼的知识分子那里,标榜重义轻利,顽固坚守“士民工商”的秩序,对商人和商业活动强烈排斥,又是题中应有之义,王、叶怎么可能融入“从绅到商”的时代大潮中呢?

历史是复杂的。把“保守”这个大印,牢牢盖在王先谦和叶德辉的身上,并不算错,但正由于在李鸿章所称的“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中,滚滚而来的是个人难以抵御的时代大潮,所以,王、叶被这种大潮所裹挟实在没什么奇怪。时代的大潮卷着他们向前走,这中间,他们是主动还是被动,是欲拒还迎还是欲迎还拒,常常是很难分清的。

王先谦和叶德辉是清末湖南首屈一指,并有全国声誉的学者,连日本的学人都知道他们的大名,到湖南,必然登门拜访。他们的学术成就,不是本文讨论的对象,而必须探讨的,是他们得到的“劣绅”的恶谥。

自近代以降,除了知识分子,还有一些人知道王先谦,尤其是叶德辉这个名字,还真要感谢“劣绅”这个恶缢。王先谦幸运地死得稍早了一点,算是“寿终”,而叶德辉,众所周知是在第一次国共合作期间,被一个特别法庭宣判了死刑的。至于其获罪之由,当时有一句名言,曰“有土皆豪,无绅不劣”。熟悉逻辑的人都知道,这是个全称判断,同时又是一种有罪推定,既然“无绅不劣”,一个小小的叶德辉自然也在可杀之列了。

那么,作为劣绅,王、叶之“劣”,究竟“劣”在何处?当年特别法庭公布叶德辉的罪状,重要的一条就是指责其“为省城著名反动领袖及著名土豪劣绅”。以现在的眼光看,这近似于循环论证:因为你反动,因为你是土豪劣绅,而且还不幸地“著名”,所以该死,而其人“反动”和“劣”的实证,却相当模糊。

有人试图给“劣绅”作了界定。当代一位湖南作家在一篇关于叶德辉的文章中,这样写道“鱼肉细民,武断乡曲,正是他的拿手好戏。说起叶麻子(叶小时出过天花,所以人称叶麻子)的大名,当时的省城百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好哭的孩子也只要听说叶麻子来抓人,就立刻噤声,灵验有如此者。”文学需要夸张,不过此处稍嫌过头了点。一个乡绅就可以想抓谁就抓谁,这只是作者的臆想,晚清社会似乎尚不至于如此无法无天。而该作者提出的叶德辉的两项罪名,“鱼肉细民,武断乡曲”云云,在谈晚清湖南“劣绅“的人中,倒确有很大的代表性。

所谓“鱼肉细民”,就是欺压良善,所谓“武断乡曲”,就是这个地盘上的事务老子说了算。王、叶两位,是否真的如此之劣?考诸史实,“鱼肉细民”这个罪名是越到后来传得越厉害的,而在王、叶生前,并没有发生遭其欺压的“细民”去控告他们的事实。即使以最让王、叶灰头土脸的“长沙抢米风潮”为例,此项罪名也难以坐实。1910年,长沙因灾情,米价上涨,饥民、会党分子等多股力量酿成抢米风潮,王、叶等乡绅落了个“囤积居奇,为富不仁”的讥评。事后清廷对王、叶进行了惩处。值得注意的是,对乡绅的这种指控,全部来自于官方。而在当时的舆论中,关于抢米风潮的检讨,其矛头则全部指向地方官员。岳麓书社出版了一本《长沙抢米风潮资料汇编》,里面的资料显示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地方政府向上报告,认为“劣绅”是“肇乱之源”,而各种报纸的评论则异口同声地认为,根本原因在于地方官员办理不善,作为民意机关的湖南省咨议局也公开声明“湘乱由官酿成”。这样一些史料提醒我们,即使对事后叶德辉等人的自辩不以为意,也应对官方的说辞抱以审慎的态度。

长沙抢米风潮及其善后,让一种冲突浮上了水面。这种冲突就是“绅”与“官”的冲突。在传统社会中,乡绅拥有官方无法剥夺的话语权,这种话语权在官方眼中,就成了乡绅“把持地方事务”,也就是所谓“武断乡曲”的最好证明。官方不满意这种状况是一定的,因为不能为所欲为了,而“细民”是否也和官方一鼻孔出气呢?答案应该是否定的。我们虽然不能说“绅权”就等于“民权”,但绅权的存在及其扩张,肯定对官权的肆虐是有限制作用的,而老百姓到底是更怕官权还是绅权,是欢迎还是畏惧这种限制作用,不是不言而喻吗?

甲午战争的耻辱刺激着中国人思考,思考的结果之一,就是由上而下兴起了一股前所未有的重视实业的热潮。1903年,清政府设立商部,随后颁布一系列工商业法规与奖励章程,奖励民间兴办工商企业,组织商会,“通商惠工”一时被视为“古今经国之要政”。在这样的社会转型中,绅士以往的传统作用并没有得到削弱。当时人议论说:“非机器制造,不能抵制外货,非厚集资本,不能购置机器”,“设无名望素著之仕绅维持而提倡之,亦恐难收实效。”也就是说,在兴办实业的问题上,因绅士素来的声望和话语权,他们一方面可以为政府募集一批民间资本,另一方面又可以为民间资本向政府争取更多的利权,从而成为“官”和“商”的媒介。

个人很难自外于时代潮流,因此像王先谦、叶德辉这样属于思想比较保守的绅士,仍然不可避免地走向了一个崭新时代所提供的奇异舞台。

近代西学东渐,传统社会的林林总总都受到了强烈的冲击。在怎样认识这种冲击,并给予怎样的回应的问题上,平心而论,王先谦、叶德辉还不算顽固不化。著名的“湖南新政”中,梁启超等人在湖南提倡新学,王、叶起初并没有反对。说到对商业的认识,王先谦在私函中更断然表示:“西国强,原于富;商,原于公。”

在湖南早期现代化的过程中,不乏湖南绅士活跃的身影。以王先谦为例,他作为湘绅领袖,就积极参与了发起筹办湖南矿务公司和收回粤汉铁路运动,不仅是1903年成立的阜湘公司、沅丰公司的重要发起人,而且在商办“粤汉铁路筹款购地公司”成立后,又一度任名誉总理。

王先谦等湖南绅士,为什么会投入到为以往经验完全陌生的商潮中?也许其中有逐利的目的,也许真的是对强国富民深层思考后的选择。但这种对动机的揣测,意义其实甚微,重要的是,他们这样做了。只要想想王先谦他们完全囿于传统学术范围的等身著述,想想另外的保守分子“天不变,道亦不变”的叫嚣,就应该承认,他们迈出这一步并不容易。

从绅到商,完全彻底的角色转换,是非常困难的。旧的、因袭的力量毕竟过于强大,对像王先谦这样将传统文化作为安身立命之所的知识分子来说,尤其如此。一方面,他们或主动或被动地投入商潮,另一方面,他们对工商实业的认识,又打上了传统的烙印,在行事上也会受到旧观念的牵扯。比如,他们骨子里还是把土地作为财富的象征,更偏爱买地收租,而并不情愿将资本投入到实业中。据学者研究,湖南的路、矿公司中,本地绅士投入的股本甚少,担任各公司要职的士绅名流,像王先谦并没有向公司大量投资。在改组后的湖南矿务总公司下属的南路公司的60万两原始资本中,本地绅士的股份只有10.3万两,只占17%。易言之,王先谦他们虽然参与了矿务、铁路等企业的组建活动,但这并不足以使他们转变为真正的资本家。又比如,传统宗族社会中,把宗族的利益放在重要位置被视为理所当然,而现代企业的运作明显与此相悖。王先谦等人现在虽然成了企业的总理、董事,但他实际上还是那个绅士王先谦,还是喜欢照顾亲朋故旧,使他们在企业里有一个拿钱吃闲饭的职位。这样的企业,效益如何是可想而知的。

至于叶德辉,在对工商实业的认识上,似乎更落王先谦一头。湖南矿产资源发达,开矿一时成为利薮,为了借助绅士的力量,乡人纷纷拉叶德辉入股,均被其所拒。后来开矿者有成有败,叶德辉更自得地宣称:“我之夜夜安寝,以无矿山也。”耕读传家,还终究是他们最熟悉最亲切最有成就感的生活方式。

社会的转型不易,个人的角色转换也要经历蝉蜕的痛苦,而且脱壳还未必成功。从绅到商,湖南近代绅士并没有一步到位,但他们终究将脚跨了出去。不论结局如何,都能够给今人提供丰富的启示。

  评论这张
 
阅读(4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