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波的博客

坚持怀疑,慢慢信仰

 
 
 

日志

 
 
关于我
黄波  

南方都市报评论员

黄波。1973年生,湖北宜都人。现为南方都市报评论员。“偶有文章娱小我,独无兴趣见大人”。博客所贴本人文章,欢迎批评和转载,但有商业用途的转载者请按著作权法规定付酬。 所出版的小书: 《说破英雄惊杀人》,中国青年出版社2007年版, 《成功的为什么是朱元璋》,人民日报出版社2009年版, 《晚清真相:被打断的转型》,江苏文艺出版社2011年版, 《真实与幻影:近世文人之心灵画像》,江苏文艺2012年版, 《微明史》,南方日报出版社2012年版。

网易考拉推荐

一项非物质文化遗产在明朝的遭遇  

2009-02-14 19:20:05|  分类: 杂文、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刊《文汇报》笔会版。

                            一项非物质文化遗产在明朝的遭遇

                                ——土家人的“撒叶儿嗬”

                                           黄波

 

   “撒叶儿嗬”,即跳丧,是土家族人民一种奇特的丧祭风俗,现已被确定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近读《明史》,意外发现,土家人的跳丧正是朱明王朝“移风易俗”的对象。

   “撒叶儿嗬”这种融歌、舞、乐为一体的特殊丧祭仪式,土家人相沿甚久。湖南黔阳是土家族的聚居地,《黔阳县志》卷十六记载,“丧家每夜聚众,喜舞玄唱,彻夜不休”。而就是黔阳的跳丧活动,明王朝官方给予了特殊的“关照”。《明史.循吏传》中收录的都是修史者心目中的清官良吏,其中有一个叫陈钢的人,这个人的政绩似乎并不十分突出,唯独一件“端正风俗”的事却被大书特书。是一件什么事呢?陈钢成化年间被授黔阳知县,因“楚俗,居丧好击鼓歌舞”,引起了陈钢的不满,遂“教以歌古哀词,民俗渐变。”

   陈钢为什么会对这种特殊的丧俗不满?原因很简单,楚文明本来就是与中原文化大相径庭的。在相当长的一个时期,楚地在中原人士眼中,就一直是一个“化外之所”。而所谓“化外之所”,从事实上讲,当然绝非没有文化,而只不过自具风貌别有系统罢了。唐“安史之乱”后,随着中国经济文化的中心向南转移,儒家伦理和教化无远弗届,但楚人由于地域和环境等诸多因素,仍然顽强地保存着自己的特有风俗。这种文化的差异,在丧祭上表现得尤其突出。受儒家思想浸淫的知识分子,在丧祭上讲究慎终追远,必须严格遵循礼的要求,在他们看来,先人辞世后全无哀戚已不可饶恕,唱歌跳舞就更是罪不容诛了。所以,这个被修史者称赞的好官陈钢,一定要对这种风俗加以改变。

   其实,朱明王朝官方对所谓“奇风异俗”的不满,并不限于土家族的“跳丧”。随着朱元璋帝位的稳固,“端正风俗”的工作深入到百姓日常生活的各个方面。比如洪武五年,朱元璋下令重新审定官员相见仪节,颁示天下,其中规定至为琐细。因为佛教的影响,火葬之俗在中国部分地区盛行,朱元璋又“下火葬之禁”……

   朱元璋的移风易俗有特定的背景。他的王朝是建立在异族统治基础之上的,推翻蒙元旧制是其要务。因此朱元璋的移风易俗有历史合理性,一些措施也取得了良好的效果,如洪武三十年,朱元璋下令,民间有婚姻、死丧等吉凶之事,一里之路,不论贫富,各以其力相资,这样就把民风导向了友爱互助。然而如果超越儒家伦理,以今人的视角观照,又不能不说,明王朝的移风易俗中,未必没有包含一种蛮横而无知的东西。古人喜欢议论风俗,认为风俗的厚薄就是人心的厚薄,但究竟哪种风俗为厚哪种风俗为薄,岂可率而论定?“风俗不可概论”,学者早有灼见。具体到丧祭,能不能轻易地就说儒家所倡导的丧礼就有利于人心归厚,楚地的“跳丧”就会使人心浇薄?只有先入为主的人,才可能对这个问题作出轻率的回答。我们现在很容易看出,土家族这种以歌舞来祭奠亡人的方式,实际上渗透着他们对生命和死亡的独特认知。现在,“撒叶儿嗬”被确定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人们对这一问题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风俗”之构成,一取决于人,一受制于土。不同地域、不同环境中生存的人们,在科学不发达阶段,必然会对宇宙、人生、人与自然的关系产生迥异的认识,由此产生不同的信仰,形成各自的生活方式和风俗习惯,势所难免。对另一种生活方式和风俗习惯不必妄论优劣,即使确需随时代进步而调适,也应该如春风化雨潜移默化,利用行政力量生硬改变是行不通的。

   《明史》中说经过陈钢的努力,楚地以歌舞祭奠亡人的“风俗渐变”,对此我是不信的,“撒叶儿嗬”传承至今就是最好的证明。我以为,因为不同系统的文化生硬对接,极容易出现“各是其是各非其非”的局面,所以历史的真相更有可能是这样的:当陈钢指责楚地风俗轻薄时,楚人也许还会对儒家丧礼的繁文缛节反唇相讥呢。

 

  评论这张
 
阅读(3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