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波的博客

坚持怀疑,慢慢信仰

 
 
 

日志

 
 
关于我
黄波  

南方都市报评论员

黄波。1973年生,湖北宜都人。现为南方都市报评论员。“偶有文章娱小我,独无兴趣见大人”。博客所贴本人文章,欢迎批评和转载,但有商业用途的转载者请按著作权法规定付酬。 所出版的小书: 《说破英雄惊杀人》,中国青年出版社2007年版, 《成功的为什么是朱元璋》,人民日报出版社2009年版, 《晚清真相:被打断的转型》,江苏文艺出版社2011年版, 《真实与幻影:近世文人之心灵画像》,江苏文艺2012年版, 《微明史》,南方日报出版社2012年版。

网易考拉推荐

请先尊重季羡林作为普通人的权利  

2008-12-09 09:53:41|  分类: 杂文、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篇小时评,本不想上传,但媒体刊出来的时候有删节。保留个全身吧。

 

                         请先尊重季羡林作为普通人的权利

                                     黄波

 

   不论季羡林先生本人如何辞“大师”,辞“国宝”,但实际上,在当下这种社会氛围里,季先生就是大师,就是国宝,就是“人瑞”。

   这原本没什么奇怪,像季先生这样学问如此好,名气如此大,性格也相对温和,比较配合相关方面的高寿老人,他受到怎样的礼遇都是正常的。然而,如果有一天,尊崇季先生的我们突然发现,被当作“国宝”和“人瑞”的人,却连一个普通人应该享有的权利,都在一种无限的捧抬中被虚化,又会作何想呢?

   这并不是夸张。128日《东方早报》报道,季承作为季羡林先生唯一的儿子,和父亲同在北京,“屡次努力与父亲相见”,“儿子上班都要经过医院,居然13年没有见面”。一般说来,父子不能见面无非三种情况。一是司法机构对此进行了限制,而季承表示“公安局、法院、检察院也没出示文件”;二是医院方面出于病人健康的考虑,但季先生的高足钱文忠教授强调,季先生就医的“301(医院)没有任何责任”;三是父亲不愿见儿子,可是新闻中说季羡林这个父亲是“想儿子”的,而且已经授权儿子管理他的家和藏品,但得到父亲授权的季承“却没有权利进自己的家,拿不回家里的钥匙”。季承在报道中追问:这是什么道理?

   是啊,这是什么道理?读到这篇报道的任何一个读者,想必都会发此一问了。

   事情的症结其实是清楚的。正如钱文忠所说,“见不见季老,权力在北大那里。”

   首先应该承认,尽管季先生是国宝,毕竟尚属于北大的员工,北大是有管理的责任和义务的,问题的关键是:北大究竟是把季先生当作一个人,还是当作一件物品管理?如果是前者,那季先生为什么连见儿子的权利都被剥夺,为什么无法依照自己意愿处理本人物品和财产?须知,这样的基本权利,本来是当今时代任何一个普通人所都拥有的。《东方早报》的新闻中披露了钱文忠的一句话,他说:“现在有人探望季老,包括他的家属,好像都有人盯着,起码我去是如此”。钱文忠为此不解,“有什么必要?有什么理由?有什么法律依据?”当然没有理由和法律依据,唯一的说法只能是:北大是把季先生当作一个物品在管理,而且是一件视为垄断、奇货可居的物品!

   我曾经对季羡林先生有一些微辞,但读了这篇报道,悲凉之雾油然袭来。有些人士很热衷给季老送上“大师”、“国宝”等等冠冕,而季老作为一个普通人的权利,却仿佛若有若无。现在关于北大的议论很多,其中曲折和原委,从季羡林的遭遇中,思之过半。

   对季羡林来说,“大师”、“国宝”、“人瑞”这样的称号很可能伴随其终老了,因为其中有多层因素的考量。然而,能不能请相关方面和人士,在这般崇奉季老之前,先把他当作一个普通人,先尊重其作为一个普通人的权利呢?

(刊《中国青年报》)

  评论这张
 
阅读(2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