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波的博客

坚持怀疑,慢慢信仰

 
 
 

日志

 
 
关于我
黄波  

南方都市报评论员

黄波。1973年生,湖北宜都人。现为南方都市报评论员。“偶有文章娱小我,独无兴趣见大人”。博客所贴本人文章,欢迎批评和转载,但有商业用途的转载者请按著作权法规定付酬。 所出版的小书: 《说破英雄惊杀人》,中国青年出版社2007年版, 《成功的为什么是朱元璋》,人民日报出版社2009年版, 《晚清真相:被打断的转型》,江苏文艺出版社2011年版, 《真实与幻影:近世文人之心灵画像》,江苏文艺2012年版, 《微明史》,南方日报出版社2012年版。

网易考拉推荐

安徽刘效仁先生,恕我不能给你留面子了  

2008-10-30 12:27: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揭露杂文界剽客的文章,居然被新浪的“博文审查官”静悄悄地删掉了,而且一个招呼也不打。真是奇哉怪也。惹得朋友们问我,是不是与剽客“苟和”了。这样的博文都看着眼跳,新浪的神经看来出了问题。

  原文涉及到两个人,现在一人还在鉴定中,那就先把另一位晒一下吧。

 

   安徽砀山的刘效仁,常读杂文报刊的人对这名字可能也不会太陌生。去年在某论坛,见有人揭露此君剽窃,并附有样文,我瞥了一眼,那的确是货真价实的剽窃,想笑,但紧接着就有些哭笑不得了,因为网友在痛批刘效仁剽窃的同时,另外附了一篇署名“刘效仁”的文章,说你还曾经写这样的文章批评剽窃呢。而戏剧性的一幕就这样出现了:这篇署名“刘效仁”,批评剽窃的文章,居然也是一篇剽窃之作,原文就是我发表在《新京报》上的一篇时评。

   一篇千字文,我虽然去年就发现了,但当时并未十分在意。现在想想实不宜姑息。还是先传文章,供同好们一笑。

 

                      学术剽窃者为何连起码的耻感也没了

               http://www.sina.com.cn2007年09月20日08:35 新京报)
                                     黄波

  社科院历史所研究员、清史专家冯佐哲耗费20年心血,写出一本专著,却在近10年里,屡遭剽窃。为了讨还权益,他一次又一次跟各种嘴脸的剽窃者较真,尽管耗去无数精力和时间,但剽窃依然继续,他不得不宣布放弃。这是9月19日《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讲述的“一个学者与剽窃者的十年较量”的故事。

  这个故事震动我的是冯佐哲的一句感言,“前些年,抄归抄,当事人还会感到害怕和羞耻,而如今,人们‘最起码’的畏惧心理,正在渐渐消失。”冯先生的话有事实作证:某高校一位教授曾与冯佐哲“私了”,赔了几千元。此事逐渐在学术圈子里传开。随后,冯佐哲收到一封署名“一群研究生”的来信,信里写道:“我们导师刚升了副校长,正如日中天……希望你不要再破坏他的声誉,快些和他道歉……”北京某出版社一位资深编辑也对记者说:“冯佐哲?我知道。现在几乎没出版社搭理他了。因为他破坏了潜规则。那老头太较真了。”

  过去做了亏心事,还会痛哭流涕,现在则全然一副“我就抄了”的架式,视捍卫学术尊严者为异类,这中间有书商我不奇怪,但有教授、博导,有大学的副校长,有出版社的资深编辑,有“一群研究生”,就不能不让人吃惊了。在通常被视为社会精英的知识者中,一些人的耻感为什么会丧失?

  最容易想到的答案是弥漫于全社会的逐利潮。但这只是丧失耻感的必要条件,而绝非充分条件,因为逐利未必一定就导致耻感的丧失。古人讲“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人们在追求利益的同时也会受到伦理的严格限制。

  其次,可以归咎于社会风尚的浸染。但这也不过是一个可能的因素。孔子“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这样的精英言论,现在很有些不合时宜了。其实孔子此言只是道出了知识者在社会中引领风尚的责任,与现代知识分子的理念并不违背,而既然职责是引领风尚,又怎能反以风尚作为自己堕落的借口?

  除了这两个或然条件,还应作进一步思考:首先,以冯佐哲所举为例,剽窃者居然当上了大学的副校长,那么这其中有没有一种制度性缺漏在发挥作用?日前,教育部一位官员语重心长地告诫大学“不要功利化”,其实功利化不一定是坏事,可怕的是不择手段的功利化,最可怕的是面对不择手段的功利化,我们没有强有力的约束的办法;另外,如何才能重新培养一种对学术的敬畏?草根还知道“敬惜字纸”,知识者对学术心存敬畏更是应有之义,但让人困惑的是,近年来偏偏是在知识阶层中,一些人学术尊严扫地,而自己倒还能以一套似是而非的理论,曲为之说。
  □黄波(湖北 媒体从业者)

 

                         剽窃者的耻感是怎样消逝的
           (2007年9月28日贴在刘效仁博客上,10月8日发表于《合肥晚报》)
                               刘效仁

   人心不古,文风日下。《和团评传》的作者,中国社科院历史所的退休学者者冯佐哲与剽窃者的十年较量恰是最好的佐证。(2007年9月19日中青报)
   十年间,重要的引用史料均抄袭自《和团评传》的《和团秘史》、《秘传》、《和团成败论》、《和团的生存哲学》等纷至沓来,不仅包装精美,且售价不菲。有些是整段甚至几页、几十页地抄袭,然后配上插图。其中一本书,除了换了个打眼的题目,其余一字不差。甚至连冯老在引用史料时写的错别字,也都照抄不误。剽窃者不仅有书商,教授、博导,大学的副校长,出版社的资深编辑,甚至还有“一群研究生”。
令人愤慨的是,这群剽窃者竟然从开始的偷偷摸摸地“私了”,到“不屑一顾”,直到最后公开“叫板”。北京某出版社一位资深编辑说:“冯佐哲?现在几乎没出版社搭理他了。因为他破坏了潜规则。那老头太较真了。”一封署名“一群研究生”的来信,甚至写道:“我们导师刚升了副校长,正如日中天……希望你不要再破坏他的声誉,快些和他道歉……”是与非,美与丑,正义与邪恶,光荣与耻辱,就这样掉了个个儿。
   用冯先生的话说,“前些年,抄归抄,当事人还会感到害怕和羞耻,而如今,人们‘最起码’的畏惧心理,正在渐渐消失。”以至于一次又一次跟各种嘴脸的剽窃者较真,尽管耗去无数精力和时间,但剽窃依然继续,不得不宣布放弃,悲壮地向邪恶低头,向丑陋让步,向羞耻拱手。

   原始人、野蛮人、蒙昧人进化成文明人的第一标志就是有了“耻感意识”。懂得了获取和吞吃食物的时候不要如狼似虎,懂得谦让,长幼,否则就是可耻,即“食耻感”。“性活动”要躲在隐蔽处,否则就有些丑,即“性耻感”。随着人类文明史的逐步进化,耻感便分蘖出和升华出更多更高的品类,比如财耻感即取之有道,不发不义之财。对于文坛学界来说,就是“手莫伸”。以独立思考为荣,以学术创新为荣,以抄袭剽窃为耻。

   一些身披着各种光环的文坛名流、学界精英居然荣耻大颠倒,就不能不问一个为什么?这可说是学术浮躁,追名逐利使然。此前,教育部一位官员语重心长地告诫大学“不要功利化”,只能说明校园的功利化已成洪水猛兽。冯佐哲从第一历史档案馆的资料堆里,经过20年“大海捞针”般一点点“抠”“攒”,然后动笔花两年时间,写出《和团评传》,被学界称为“填补了史学界在清史研究方面的一项空白”。而一些研究生、教授、出版精英追名逐利,甚至唯利是图,却不愿意付出起码的治学成本,不愿板凳一坐十年冷,更不愿下沙里陶金去伪存的真苦功夫苯功夫。而只有剽窃他人现成的成果,率性“拿来”,方是得名取利的最佳捷径。于是,便顾不得颜面廉耻,斯文扫地,做起了下三烂的小偷勾当。

   似乎亦可归咎于社会风气。君不见市场上假冒伪劣屡禁不绝,“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官场上假文凭,假政绩,假数字,亦是日甚一日。抄袭剽窃似乎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其实不然。孔子曰“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正因为社会风气萎靡不振,作为知识分子才需要担当引领树立楷模的责任。如今,不仅媚俗从众,甚至自甘堕落,认为剽窃早已是圈内习惯的“潜规则”,只能说明,一些剽窃者的心理已成病态,无可救药。

   更当归责于对剽窃者的惩诫不力。我国著作权法第45条第1项虽然将剽窃、抄袭他人作品作为侵权行为予以规定。但所谓“引用比例适当,引用的内容不能比评论、介绍或者说明还长”,尚失于过宽。在国际标准中,不管什么学科的论文,照抄别人的字句而没有注明出处且用引号表示是别人的话,都构成抄袭。而抄袭认定为剽窃,不仅应看抄袭文字总量,还要看其内容是否系表述主要观点的文字。因为哪怕一句话,往往也凝结了作者许多心血,而且这关键处的表述也许就标志着某种突破。在司法实践中,法院仅需找人比对抄袭处,就需交纳3万元费用,也让冯佐哲们望而却步。相反,有剽窃劣行的教授竟然升任副校长,如此的宽纵无异于助纣为虐。

   事实上也与冯佐哲们的“私了”方式有关。“高档场所”吃饭、喝咖啡,最少的一次“大概五六千元”,最多的一次两万多元的经济赔偿,甚至有出版社为不让其“声张”,还掏钱为冯出版了两本学术论文集的“贿赂”。如此“私了”,剽窃者失掉的仅是些微的损失,却保全了名誉,何乐而不为呢?
  就是这样,文坛学界的耻感一点一点丧失了,流逝了,消亡了,能不悲夫!

  评论这张
 
阅读(4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