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波的博客

坚持怀疑,慢慢信仰

 
 
 

日志

 
 
关于我
黄波  

南方都市报评论员

黄波。1973年生,湖北宜都人。现为南方都市报评论员。“偶有文章娱小我,独无兴趣见大人”。博客所贴本人文章,欢迎批评和转载,但有商业用途的转载者请按著作权法规定付酬。 所出版的小书: 《说破英雄惊杀人》,中国青年出版社2007年版, 《成功的为什么是朱元璋》,人民日报出版社2009年版, 《晚清真相:被打断的转型》,江苏文艺出版社2011年版, 《真实与幻影:近世文人之心灵画像》,江苏文艺2012年版, 《微明史》,南方日报出版社2012年版。

网易考拉推荐

“精英”之无耻,是为国耻  

2006-08-03 17:30:59|  分类: 杂文、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精英”之无耻,是为国耻

黄波

 

“士大夫之无耻,是为国耻”,这是明末大儒顾炎武传诵人口的警句。当年顾氏慨叹于知识分子之人格沦丧,而有此沉痛之言。当然,他特指的是读书人中的食国家俸禄者,因为这一群体不仅占有着国家较多的资源,而且拥有平民无可比拟的话语权。

突然想起顾氏名言,实缘于最近所欣赏到的“精英”的表演。像顾炎武一样,要求今日之精英较别的阶层对国家和社会负特别的责任,是完全有道理的,因为今日之精英和昔日之士大夫一样,不仅占有着国家较多的资源,而且拥有平民无可比拟的话语权。然而事实是,今日之某些精英却和顾炎武时代的士大夫一样,在社会生活中扮演着无耻的角色。

近日,一位供职于首都某著名大学的教授发表了一篇奇文,题曰《经济学者应该替百姓说话吗?》在以这句问句开篇后,作者自答道:“很遗憾,这不是从事经济研究人员必然的义务或者使命。”那么什么是经济学者的使命呢?他认为是“求真”。这件事掀起了轩然大波,愤怒的批判者的逻辑几乎是一样的,就是通过论证学者的“求真”和为百姓利益服务的一致性,来斥其荒谬。老实说,我并不赞同这种逻辑,我倒是同意这位教授的观点的,一个独立的学者以求真为天职,至于求真的结果对什么人有利对什么人不利,学者钻研学问的时候的确不宜过多考虑,否则只会损害学术的独立。我赞同这位教授的观点,我所惊异的是,这位教授的翻云覆雨和言行的严重背离:今年年初,他写了一篇《房产暴利是权钱合谋下对农民的掠夺》的文章,而到了6月份,他又声称,“中国房地产极大增强了国民幸福感”。在房地产业的争论中,出现任何观点都是正常的,学者只要根据自己的研究结果,尽可发表个人哪怕极不合时宜的意见,可是教授能否告诉我,他对房地产业认识如何会在短短4个月内发生了如此巨大的变化?难道他以为,虽然房产暴利对农民进行了掠夺,但农民算不上国民,所以农民的被掠夺无损于“国民幸福感”?今年银行对跨行查询实行收费0.3元,惹来公众热议,实际上公众所不满的,并不是区区三角钱,而是银行方面这种想收就收、几乎不受限制的收费权力,这位声称以“求真”为使命的教授出来说话了,他认为,每个人跨行查询,银行方面都会发生成本1.2元,它现在只收三角,银行还为我们省了9毛钱呢。可在其文章中,怎么也找不到所谓银行跨行查询成本1.2元的依据在哪里,是自己想像的还是银行方面专门为他提供的?如果是前者,无疑不符合学术之规则,如果是后者,问题更严重,独立的学者怎么能不加鉴别地使用利害相关者提供的数据呢?

现在我们已经明白,这位教授的问题并不是什么求真不求真是否符合老百姓利益的问题,而是他压根儿就不是什么独立的学者,“求真”云云只是献媚于特殊利益集团的一块遮羞布。其实这一点儿也不奇怪。对知识分子而言,“独立”是一个至高无上的荣誉,今日之精英中又有几人配称这一荣誉而无愧?自己坚持什么反对什么,信仰什么排斥什么,个人没有坚定的立场,或者本有立场,却为了某种需要不惜扭曲自己,生活中不乏这种“风派人物”,而读书人毕竟是读书人,他比普通人高明的地方唯在于,他对扭曲自我不但没有丝毫的心理负担,还能够堂而皇之地拿出一套理论曲为之说,诳言欺世而无羞。最近,法学界的一些精英们正忙着为废除经济犯罪死刑造势,所谓“经济犯罪对社会危害不大”的谬论已经被人痛批过,他们另有一论据则曰“不废除死刑不利于从国外引渡外逃贪官”,这似乎是很雄辩的理由,可是一个国家,如果总是给贪官外逃留下漏洞,只是指望着贪官跑了再想法设法从国外弄回来,那还算什么源头反腐还算什么现代法治国家?于是,尽管这些精英们一再剖白“不是贪官代言人”,却依然激起了公众的怒火,这不是一件势所必至理有固然的事情吗?

国家给精英们那么多资源,社会给精英们那么高地位,公众对精英们那么大期许,窃以为如果良知尚存,精英们大有必要揽镜自照并扪心自问,我的回报在哪里?孔子曾列举“天下有大恶者”,一曰“心逆而险”,动机险恶的,二曰“行僻而坚”,行为放纵而固执的,三曰“言伪而辩”,善于雄辩却全是假话的。观今日某些“精英”之言和行,何其相似乃尔!孔子当年还说,这几种人“不免于君子之诛”,如果这里的“诛”是指“口诛”,那笔者就跟着顾炎武学舌一回吧:“精英”之无耻,是为国耻!

 (刊《济南时报》)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