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波的博客

坚持怀疑,慢慢信仰

 
 
 

日志

 
 
关于我
黄波  

南方都市报评论员

黄波。1973年生,湖北宜都人。现为南方都市报评论员。“偶有文章娱小我,独无兴趣见大人”。博客所贴本人文章,欢迎批评和转载,但有商业用途的转载者请按著作权法规定付酬。 所出版的小书: 《说破英雄惊杀人》,中国青年出版社2007年版, 《成功的为什么是朱元璋》,人民日报出版社2009年版, 《晚清真相:被打断的转型》,江苏文艺出版社2011年版, 《真实与幻影:近世文人之心灵画像》,江苏文艺2012年版, 《微明史》,南方日报出版社2012年版。

网易考拉推荐

“恩赐”不是政治文明  

2006-04-18 09:48:34|  分类: 杂文、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恩赐”不是政治文明

 

“政治文明”当下是个使用频率极高的词,近日我在雅虎网站上用引擎搜索,居然搜出了十几万条内容!我留意了一下,发现杂文、时评作者是其中讨论最为热烈的一个群体,比如有一篇评辽宁海城的豆奶中毒事件,结论是群众享有知情权是政治文明的体现,另一篇为建立官员引咎辞职制度鼓与呼,因为这也是政治文明,还有人则连官员任前宣誓、给群众道声歉之类也归入了“政治文明”……大家都在关注“政治文明”,这无疑是件好事,但关于“政治文明”的文章读多了,愚鲁如我辈,却对一个最基本的问题越来越疑惑了:究竟什么是“政治文明”?

正在我对“什么是政治文明”这一问题满怀困惑的时候,我有幸读到了《杂文报》上一篇被编辑作为重点编发的文章《直言者的荣辱是衡量政治文明的秤》,该文作者先举了个众所周知的梁漱溟因直言受辱的例子,接着讲了个著名学者陈从周因直言获荣的故事:原籍浙江的陈先生在海盐境内的南北湖生态遭到严重破坏时,大胆指责地方官员,当嘉兴市委书记向他索字时,他写的条幅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救救南北湖。”给海盐县长写的是“石落乌纱”四字,意为海盐县炸山取石,破坏环境,最后会导致你乌纱难戴。更绝的是,他给海盐县委书记的赠画落款是:“在隆隆炮声中挥泪写之。”后来他更是直接上书中央领导,要求“开恩”“救救南北湖”,但陈从周先生的直言不但没有受到责怪,相反,还得到了表扬,谏言受到了重视,南北湖也重新变成了青山绿树碧水的旅游胜地。作者讲完两个故事,得出了结论:从梁漱溟、陈从周直言的不同遭遇,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出社会的文明程度,特别是政治文明的程度。直言者的荣辱是衡量一个社会政治文明的秤,过去如此,现在如此,将来也如此。

直言者的荣辱是衡量政治文明的秤?坦率地说,这杆秤的准星是大成问题的。纵观中国历史,直言者获荣,运气最好的莫过唐朝魏征,老爱给圣明天子找碴儿却圣眷不衰位极人臣,临死还赚得天子几把伤心泪。以魏征比陈从周如何?可是我们能从魏征直言获荣的例子中得出唐朝政治文明程度很高的结论吗?大概不能,原因显而易见,魏征直言获荣带有强烈的恩赐色彩。在中国历史上,唐太宗和魏征向来被传为“圣君忠臣”遇合的典范,然而在魏征备极殊荣的一生中实则潜伏了重重杀机,《资治通鉴》中记载,一次魏征和太宗在朝堂上顶牛,惹得天子盛怒退朝,怒曰:“会须杀此田舍翁!”,好歹这时有一个贤明的皇后从旁宽解,“上乃悦”。让我们设想一下,假若没有这位贤明的皇后,结果会怎样?假若皇后贤明,天子发脾气的那天却恰恰不在身边,结果会怎样?假若皇后的枕头风吹不灵,结果会怎样?又假若这天适逢天子心情不好,结果又会怎样?……太多的追问逼出了一个事实:如果没有一个普适的规则,个人的命运好坏被许多偶然性随意性因素所决定,甚至系于在上者一己好恶一时喜怒,所谓直言者的获荣终究只是恩赐而已,遑论政治文明?在梁漱溟那个时代,梁先生固然因直言受辱,可我们同样可以举出一些相反的例证,福建某小学教师李庆霖为知青遭遇告“御状”,领袖亲笔回信:“寄上300元,聊补无米之炊。全国此类事甚多,容当统筹解决。”李庆霖且因此而跃居福建省高校招生领导小组副组长的高位,这样传诵人口的“佳话”作者难道就忘了吗?……个案只宜当作个案看。陈从周先生因直言获荣固然是件让人宽慰的事,但如果获荣的还只是一个陈从周还只是单数,而非复数非“陈从周们”,窃以为还远远未到乐观的时候。就举我们身边两个著名的例子吧:那位揭露山西假灌溉的记者如今何在?在许多医护人员因“抗非”立功的当下,第一个勇敢站出来批评官员瞒报的老军医蒋彦永又获得了何种奖励?陈从周先生直言之际吐出了“开恩”二字,其中透出的消息真是意味深长啊。

如此说来,笔者反对该文作者的观点仅仅是因为他举的例子太少太没有代表性,似乎只要多数直言者获荣了,就能高奏一曲政治文明的凯歌了?否!问题的本质已经凸现出来了,直言者的荣辱云云,“辱”,来自何处?荣,又来自何处?从根本上说,不都来自在上者的赐予吗?在一个健全的法制社会,自由说话是天赋人权,直言也好,不直言也罢,张口便说就是了,管他什么获荣抑或受辱!在这样的社会里,所谓直言者获荣,绝对不会成为人们津津乐道的新闻,更不会被摇笔杆的人抬出来作为衡量政治文明的秤。我们这个古老的国家正在走向依法治国的路途中,而我们一些呼唤政治文明的人却根深蒂固地有着一种“恩赏”的观念,这实在是让人悲哀的地方!

究竟什么是“政治文明”? 在当下的语境中也许并非一个适合谈论的问题,而且按照逻辑常识,对一个事物下肯定的判断也颇为不易,但是我们可以换一个角度,先讨论一下“什么不是政治文明”的问题。且让我来抛砖引玉,我的一个最简单的否定判断是:“恩赐”不是政治文明。

(刊《社会观察》杂志)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