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波的博客

坚持怀疑,慢慢信仰

 
 
 

日志

 
 
关于我
黄波  

南方都市报评论员

黄波。1973年生,湖北宜都人。现为南方都市报评论员。“偶有文章娱小我,独无兴趣见大人”。博客所贴本人文章,欢迎批评和转载,但有商业用途的转载者请按著作权法规定付酬。 所出版的小书: 《说破英雄惊杀人》,中国青年出版社2007年版, 《成功的为什么是朱元璋》,人民日报出版社2009年版, 《晚清真相:被打断的转型》,江苏文艺出版社2011年版, 《真实与幻影:近世文人之心灵画像》,江苏文艺2012年版, 《微明史》,南方日报出版社2012年版。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大学校长  

2006-07-13 20:41:33|  分类: 杂文、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大学校长

黄波

 

这几天,我一直在读原武汉大学校长刘道玉的回忆录《一个大学校长的自白》(长江文艺版20059月版)。刘道玉在任内主导了多项教学制度的改革与创新,享誉全国,武汉大学被业内人士称为“高教战线上的深圳”。19882月,雄心勃勃、正准备掀起新一轮改革的刘道玉突然被国家教委免职。

读这本书,我很佩服刘校长敢为人先的勇气,他的一系列改革的确很有针对性,其业绩自有公论。但我又有一种感觉,刘校长的改革和创新仿佛都原有所本,易言之,刘校长的改革不过是重新回到了正确的轨道上。

近几年很多人士在鼓噪要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在这个口号下,国家投入越来越大,学生费用越收越多,学校规模越建越大,校舍越修越豪华,教职员待遇越来越高,可是效果似乎并不大。许多人在反思,也给出了各种各样的答案。笔者只想提醒人们注意一个事实,这就是曾经有一个时期,中国的高等教育已经和国际接轨,中国的最高学府已经接近和达到世界一流大学的水平,而这是国际教育界人士公认的。客观认识这一段历史,是可以总结出许多经验和教训的,其中之一是如果以国家和民族根本利益为指归,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大学校长?从蔡元培、梅贻琦、张伯苓、竺可桢等杰出校长的治校,到今天刘道玉的改革,在枝节的、纯技术的东西之外,或许能够找到某种共同的精神支撑。

一,大学校长不是官僚,他绝不应把大学弄得像一个衙门。大学是科研和学术重地,大学中谁学问大,谁就应该最受尊重,享受最高礼遇,这一点只要看看文史大家陈寅恪在清华、经济学家何廉在南开就知道了。相反,如果把大学衙门化,以教职员的各种行政级别定其待遇和地位高下,这只会给教育者和被教育者一种强烈的暗示:只有得到一顶官帽才是最要紧的。余杰曾经在他的文章中对行政后勤人员在教授面前居然颐指气使痛心疾首,其实他并不是为某一个教授抱不平,他在乎的是学术的尊严。

二,大学校长应该是民主楷模。这当然首先是指其个人的胸怀和风范,罗家伦长清华时,陈寅恪当面送他一副嵌字联“不通家法科学玄学,语无伦次中文西文”,讥讽之意十分显豁,而罗家伦并不以为忤。但民主更应该是一种理念,蔡元培“学术自由兼容并包”一语中蕴含的智慧决不是“胸怀”、“风范”就能尽之的。同时,民主还应该有坚实的制度安排。在1949年以前,这种安排就是教授治校,尽管现在对教授治校有不同的看法,但揆诸事实,不能不承认,当年这种制度对保证大学决策科学化、制衡校长集权和腐败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的。

三,大学校长应该充分尊重学生人格。刘道玉校长在武大学生心目中地位很高,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爱护和尊重学生,他不轻易对学生挥舞处罚的大棒,对学生因个人兴趣的转学要求给予支持等等,都是国内大学中少见的。其实这正是一个大学校长的本份,一个不爱护自己学生的人已失去了教育者的职责,还配做大学校长吗?尊重学生人格就是保护青年的创造性,也就等于是在为国家保存一份元气,正如当年胡适所说,“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来的!”

四,大学校长应该秉持学术独立之坚定信念。抗战中国民党大力推行的党化教育就遭到了许多校长和教授的抵制,《清华大学校史稿》中记载:当时“国民党要求各院长乃至系主任都加入国民党,也遭到个别院长和多数系主任的拒绝”,“1944年重庆国民党当局曾散布空气,企图解聘进步教授闻一多等,后因惮于联大教授的反对而未敢下手”。在这些敢于和国民党倒行逆施抗争的教授背后,如果没有校长的默许和支持是不可能的,也许这个校长不一定赞同闻一多等人的政见,但他清楚知道,教育和学术的独立地位绝对不能被破坏,否则将是国家和民族的灾难。

五,大学校长应该有先进的办学理念。首先他要弄清大学究竟是做什么的,当年蔡元培曰:“大学为纯粹研究学问之机关,不可视为养成资格之所,亦不可视为贩卖知识之所”,又说:“大学并不是贩卖毕业文凭的机关,也不是灌输固定知识的机关,而是研究学理的机关”;梅贻崎说:“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其次领导大学的人对学校的逐利倾向应有清醒的认识,南开大学原为私立大学,常为经费困窘,然而就在这种情况下,校长张伯苓却说出了一句掷地有声的话,“一个教育机构的帐上应该是赤字,任何学校当局如在年终银行帐上还有结余,证明他是一个守财奴。因为他没有能利用这些钱办件好事。”(见南开大学版《南开大学校史》)……如今重温这些先贤名言,仍然不是一件无益的事情。

……

总之,一个好的大学校长未必是学术之权威,但他应该是一个有远见有毅力更有人格的教育家。如今有资格被称为教育家的大学校长会有多少?让我们呼唤更多的教育家!

 

 (刊2006年7月6日《湘声报》)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