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波的博客

坚持怀疑,慢慢信仰

 
 
 

日志

 
 
关于我
黄波  

南方都市报评论员

黄波。1973年生,湖北宜都人。现为南方都市报评论员。“偶有文章娱小我,独无兴趣见大人”。博客所贴本人文章,欢迎批评和转载,但有商业用途的转载者请按著作权法规定付酬。 所出版的小书: 《说破英雄惊杀人》,中国青年出版社2007年版, 《成功的为什么是朱元璋》,人民日报出版社2009年版, 《晚清真相:被打断的转型》,江苏文艺出版社2011年版, 《真实与幻影:近世文人之心灵画像》,江苏文艺2012年版, 《微明史》,南方日报出版社2012年版。

网易考拉推荐

更应关注“闻税色变”的公众心理  

2010-04-13 04:15:56|  分类: 杂文、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波

 

财政部长谢旭人在中国财政学会2010年年会上表示,财税制度改革是今年工作重点,其中特别提到社保税。舆论认为,社保税或许成为财税制度改革的重中之重。

舆论这般“认为”肯定是有道理的。前不久,谢部长已经在《求是》杂志上撰文,表示要研究开征社会保障税。而就在近日召开的博鳌亚洲论坛上,曾任央行行长、现为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理事长的戴相龙也向媒体强调,社保税会避免重复征税问题,开征是大势所趋,宜早不宜迟。

按照经验判断,看样子,社保税不仅是大势所趋,而且恐怕很快就要进入公众生活了。

与官方对社保税的乐观估计不同,民间依然是深深的疑虑。同样是在博鳌亚洲论坛上,经济学家、耶鲁大学金融学教授陈志武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社会保障税不应推出,“这样收税没道理”。另据某网站的调查,谢部长刚刚提出要“研究开征社保税”,就有超过七成的受访者反对,认为会增加民众负担。

关于社保税的认识,两极分化为何为此严重?社保税到底是不是个好东西?

我不是财税专家,粗粗查阅了相关的资料,直观感受是四个字“优劣难明”。社保税很可能并不如担忧者所想象的那样坏。社保税并非完全意义上的新税种,从理论上讲不过是从当下我们熟悉的社会保险费转化而来。正如专家们说的,“费改税”的突出优点,一是由“费”变“税”,提高了法律级次,具有更高的约束力;二是社保税由税务机关统一征收并缴纳国库,使用过程中会通过正规渠道返回,更有利于公平分配和人员的跨地区流动。但反过来,社保税也不如鼓吹者所想象的那样好,至少存在许多制度层面和技术层面的障碍,尤其是目前的社保制度并未覆盖所有国民,农村社保制度尚未建立,社保税一旦对所有取得工资薪金的人征收,可能造成部分纳税人因未参加社保而无法获得转移支付。

其实以上所说都是他人之陈言,赞成和反对的专家们早就表述过了。在我看来,与对社保税纯专业的分析相比,更值得关注的,倒是公众闻税色变的心理。所谓七成的反对者,他们对社保税的了解恐怕是极为有限的,一个“税”字刚刚入耳,马上开始为本来就不丰裕的钱囊发愁,窃以为这种集体意识,有必要引起官方的呼应。

今年的两会之所以还能吸引一般民众的眼球,实因为会议传递了一些让普罗大众期待的信息,比如抑制高房价,比如“要让人民生活得更幸福更有尊严”,比如“创造条件批评政府”,比如政府报告中提出的“继续实施结构性减税政策,促进扩大内需和经济结构调整”目标……

然而遗憾的是,两会效应目前有被稀释的危险。别的不说,“抑制高房价”已成空炮,减税也如海市蜃楼,倒是一个又一个新税种不断地刺激公众的神经,他们焉能不闻税色变?

毫无悬念,这次社保税的即将出台又是藉着“税改”的名义。前段时间讨论的“物业税”、“环境税”也莫不如此。虽然专家安慰我们说,新税种并不会增加公众负担,而我困惑的是,哪怕真的不会增加负担,也似乎不值得显摆吧?为什么就不能把是否减轻公众负担作为衡量标准?我们不是一直声称要进行“结构性减税”吗?

公众热烈期盼的减税,至今不见任何实质性行动,却到处冒出新税,还美其名曰“税改”,缺乏财税专业知识的公众对此只有一个朴素的问题:税改的目的是什么?究竟是不是为了减轻税负?如果不是,这样的税改我们还需要吗?

有关部门回避要害问题的打太极拳本领,公众早有领教。两会期间,关于个人所得税,先传来了一个让公众欣喜的消息,人保部副部长杨志明在公开场合表示,人保部正在配合财政部和其他部门,研究提高个人所得税起征点。这对拿着基本只够温饱工资但还要缴税的低收入者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但很快,这个好消息就被财政部否定了。

虽然财政部否决了好消息,但实事求是地说,他们主观上并非不想为广大低收入群体降低税负。据称,财政部正筹划一轮综合税制改革,“能充分体现人性化,把家庭成员数、家庭收入、支出情况都予以考虑”,这样的综合税制改革方案,财政部原定“2009年出台,最快2010年7月实施”,但记者又从财政部获悉,个税改革很难今年出台了。财政部官员表示,“综合税制改革的最大难度是,如何建立一个电子稽征平台,这个平台能够保证个人申报总收入的真实性,需要银行甚至公安等部门的深入参与。”看来,财政部实则是很希望为中低收入阶层降低税负的,只是他们觉得单单提高个税起点意思还不大,要来就来尽善尽美的“综合税制改革方案”。试问这样的方案什么时候能够实施呢?答曰:还没有准儿。需要很多部门“深入参与”,“改革需要时间”,反正公众翘首期盼就是了。

在财政部正式表态之前,财税专家、财政部财政科研所所长贾康就曾表达过类似的观点。在一篇文章中,他批评近期关于个税的各种议论“情绪化、非专业”,慨叹“理性的、专业化的、力求公允中肯的一些声音,却常常被‘高声喧哗’的声浪所淹没。”

那么怎样的声音才配得上“理性”、“专业”、“公允中肯”的美誉呢?综合一下,这样一些意见庶几近之。一曰:简单提高起征点,对普通工薪阶层意义不大;二曰:现阶段提高起征点,反而对富人有利,只会对收入分配起到逆调节作用。

正如鲁迅所云,你不说我还明白,你越说我倒糊涂了。提高起征点真的对普通工薪阶层意义不大?这里并不需要精深的专业知识,会简单的数学运算就能知道,个税起征点是2000元还是人大代表委员呼吁的5000元,对普通工薪阶层来说那意义可是相当之大!既是普通工薪阶层,每个月流失的几百元就显然并非可有可无的小数字;提高起征点对富人有利?设若把起征点从2000元提高至5000元,显然,在2000元和5000元收入水平之间的人是最大受益者,因为他们过去是要缴个税的,而现在不用上交了。但这种收入水平能算“富人”?真正月收入过万元,可以称得上“富人”者,当然也会享受一点减免,但按照经济学“效益递减原理”,财富越多,增减的那一点钱越像“鸡肋”。

的确,仅靠提高个税起征点对调节收入分配的作用有限,但这样一个判断已经隐含了另一个判断,即提高个税起征点至少是有作用的,特别是对中收入群体来说,不是没有意义,而是意义很大!

如果我们以调高个税起征点作用有限为由,一方面迟迟不作为,另一方面许诺一个完美的方案却始终悬在空中,坦率地说,那等于画饼让人充饥,这个饼画得再漂亮,对嗷嗷待哺的人来说,有用否?

个税起征点迟迟不调,新税种不断冒头,实质反映的只是一个问题:我们宣称的“减税”,到目前为止,还只是说说而已。

民众税负痛苦指数畸高,人们害怕听到任何新税种,哪怕未必会让其增加负担,只要其中有一个“税”字,他们即如惊弓之鸟。这就是社保税让公众疑虑的要害所在。

 

  评论这张
 
阅读(1818)|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