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波的博客

坚持怀疑,慢慢信仰

 
 
 

日志

 
 
关于我
黄波  

南方都市报评论员

黄波。1973年生,湖北宜都人。现为南方都市报评论员。“偶有文章娱小我,独无兴趣见大人”。博客所贴本人文章,欢迎批评和转载,但有商业用途的转载者请按著作权法规定付酬。 所出版的小书: 《说破英雄惊杀人》,中国青年出版社2007年版, 《成功的为什么是朱元璋》,人民日报出版社2009年版, 《晚清真相:被打断的转型》,江苏文艺出版社2011年版, 《真实与幻影:近世文人之心灵画像》,江苏文艺2012年版, 《微明史》,南方日报出版社2012年版。

网易考拉推荐

社论两篇  

2010-05-24 13:01: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社论]公正的司法才是维权和维稳的利器
:                                                                        南方都市报   2010-05-24

    行政官司,俗称“民告官”,近些年此类申诉上访率居高不下,形势严峻。近日,在广东东莞召开的全国法院行政审判工作座谈会上传来消息,最高人民法院决定从5月22日开始到今年底,在全国各级法院集中开展解决行政案件申诉上访专项治理活动。

    “民告官”案件为什么会引发居高不下的上访?很简单,原本准备通过法律程序讨说法的人们,没有得到他们应得的权益。数据显示,自《行政诉讼法》实施以来,“民告官”案件的胜诉率,始终没有突破30%。如果把大量未立案的“民告官”官司,也就是根本没法进入司法渠道的案件一并考虑,那么映照出的不仅是官民关系的现实,更是《行政诉讼法》的尴尬,因为这一法律的立法本义,就是意在运用司法权来抑制往往过于强大的行政权,维护广大行政相对人的合法权益。

    “民告官”官司,该立案的却拒不受理;即使立案,审理中又对违法行政行为过于迁就;哪怕原告胜诉,又还有一个“执行难”等着你。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江必新的一段分析堪称鞭辟入里。他在行政审判工作座谈会上指出:“必须防止把‘大局’地方化,以‘大局’‘稳定’为借口排斥司法监督的倾向,摒弃‘让行政机关胜诉是支持,让行政机关败诉是添乱’的错误认识,不姑息迁就违法行政行为,不迎合屈服于各种非法干预,克服‘纠错不利于维护司法裁判的权威性、稳定性’的错误认识,坚持有错必纠,避免因讳疾忌医而付出更为沉重的代价。”

    江必新的讲话指出了当前行政案件审理中的要害问题,也是最为公众关注的热点,即行政权对司法权的非法干预。这种非法干预,正如江必新所说,往往打着大得吓人的旗号,而事实证明,那些已然损害了行政相对人权益的人或者部门,他们关心的所谓“大局”只是他们自己的“小局”,他们害怕的是公正的司法会揭破真相,会影响个人乌纱帽的“稳定”。真正的“稳定”和“大局”从来都是与民众的合法权益紧紧相联,公正的司法既是“维权”也是“维稳”的利器,把这二者对立起来,其用心岂非昭然若揭?

    在官民关系中,司法的地位和作用独特而又重要,这种独特而重要的地位,建立在公众对司法机关作为调停角色的预期上。如果行政案件中,“让行政机关胜诉是支持,让行政机关败诉是添乱”的错误认识主导司法,公众对司法机关的原有预期还有存在的基础吗?在官与民的官司中,法院的依法独立审判绝不是添乱,而是在给中国的法治添彩,近日浙江宁海被征地农民状告省政府胜诉,尽管还只是一个程序性的胜利,实质正义还在等待之中,但中外舆论对此给了极为正面的解读,就是一个最好的例证。

    公众一旦动摇了对司法机关的预期,失去对法律的信仰,上访就很难避免了;上访解决不了,矛盾又会进一步郁结。当前各地正在加紧排查社会矛盾,以减少恶性治安事件,在这中间,不能忽视法律作为社会减压器的作用。其实社会矛盾是一个永恒的存在,关键在于让这种矛盾找到一个合适的出口,特别是要让那些利益受损的人有话可说有理可讲。通过司法渠道,使人人都可以在一个透明的规则体系里表达自己的诉求,追求自己的利益,社会成本最小,而且具有示范效应。

    解决了行政权对司法权的非法干预问题,还需要司法机关的秉公审判。面对行政申诉上访率居高不下的局面,广东司法机关已经拿出了办法:先从制度上解决“立案难”、“不会告”,中间解决“不规范”,后期解决“不错判”、“不拖判”。《行政诉讼法》颁布实施20余年来,是否需要修改一直存在争议,在我们看来,只要解决了行政权对司法权的非法干预问题,加上司法机关的秉公审判,现行法律体系仍然是有效的。

    “民告官”官司的出现曾是我们法制进程的一个亮点,这个亮点应该更亮些,亮到可以从中看到中国司法进步的希望,乃至可以烛照中国的未来。

  

社论两篇 - 黄波 - 黄波的博客

                                                                 [社论]密织打击经济犯罪法网需要照应现实

                                                                                     南方都市报   2010-05-20 


    “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达到5000元将被立案追诉”,这是昨日网络媒体上最热的一条新闻,上万条跟帖显示了空前的关注度。

    这多少有些让人意外。其实,在由最高检、公安部发布的《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二)》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只是公安机关经济犯罪侦查部门管辖的86种经济犯罪之一。这个标准有很多新意,其中48种案件的立案追诉标准是新制定或者综合各种因素作了补充修改完善,如根据《刑法修正案(七)》的规定增加规定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立案追诉标准,对逃税罪立案追诉标准作了重大调整等,无不显示了法律对社会变迁的及时因应,对打击新的社会条件下的经济犯罪具有强烈的针对性。

    但媒体和网民却主动选择“一叶障目”,这是为什么?

    这中间可能存在相当程度的误解。大量网友质疑: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5000元就起诉,那公职人员呢?其实,以5000元作为起诉标准,在两类受贿罪中并无二致,而且按照《刑法》,公职人员即使受贿额度小于5000元,如果性质严重影响恶劣,也在“应予立案”范围之内。而从根本上讲,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5000元即可起诉这个标准也并不自今日始。2001年,同样由最高检、公安部发布的《关于经济犯罪案件追诉标准的规定》的第八条即是:公司、企业的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或者在经济往来中,违反国家规定,收受各种名义的回扣、手续费,归个人所有,数额在5000元以上的,应予追诉。

    除了误解,网友热情关注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恐怕在于,本来很有现实性和针对性的法律,却在局部与现实产生了疏离,而正是这种疏离感让人惊异。这种疏离首先是“5000元”这个数字带来的。受贿罪以5000元作为立案标准,始于1997年修订的《刑法》,时间过去了13年,社会经济均已发生深刻变革,标准也应与时俱进。法律与现实严重疏离司法实践上必将难以操作。看得出,整个“立案追诉标准”意在密织法网,使经济犯罪分子无所遁逃,这是必要的。但把“5000元”这个数字与社会现实对照,却不得不说这张法网织得稍稍密了一些。法网过密就可能出现老子所谓“法令滋彰,盗贼多有”,使民众轻陷于法。一旦如此则又会落入两难:不依法执行,法律等同儿戏;严格执法,必将耗尽司法资源,顾小而失大。

    网民对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起诉标准的质疑,还透露出一种深层次的社会心理:公职人员受贿行贿未得到有效遏制,又怎么可能谈到严治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在中国,受贿罪主体从公职人员扩大到非国家工作人员有一个过程,也契合社会发展的现实,但无论就社会影响还是立法本义而言,打击受贿最紧要的对象还是公职人员,要严治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也必须从严厉打击公职人员受贿开始,其震慑力超过任何手段。而在打击公职人员受贿中,如舆论所指出,却存在着一种罪刑并不相当的现象。不仅《刑法》中公职人员“受贿10万元以上,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死刑”这一条已基本成为具文,“5000元”的下限也早已被无数次跨越,涉案金额在数万元以内的,适用缓刑、免予刑事处罚的处理亦屡见不鲜,一度使公众误以为,缓刑仿佛就是公职人员的又一种特权。

    密织法网需要照应现实,否则也许经不住几个追问:如果说对公职人员受贿的上述轻处轻判符合轻刑化的国际趋势,原有的《刑法》条文应该修改,那么今天又何必进一步强化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5000元即起诉的标准呢?如果说之所以坚持这个标准,是因为公职人员受贿的起诉标准目前也未有变化,有必要让两类受贿罪保持一致,那么是否意味着当下这个标准并不会得到有力执行?

    ●欢迎回应: 南都网:www.nddaily.com

  评论这张
 
阅读(112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