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波的博客

坚持怀疑,慢慢信仰

 
 
 

日志

 
 
关于我
黄波  

南方都市报评论员

黄波。1973年生,湖北宜都人。现为南方都市报评论员。“偶有文章娱小我,独无兴趣见大人”。博客所贴本人文章,欢迎批评和转载,但有商业用途的转载者请按著作权法规定付酬。 所出版的小书: 《说破英雄惊杀人》,中国青年出版社2007年版, 《成功的为什么是朱元璋》,人民日报出版社2009年版, 《晚清真相:被打断的转型》,江苏文艺出版社2011年版, 《真实与幻影:近世文人之心灵画像》,江苏文艺2012年版, 《微明史》,南方日报出版社2012年版。

网易考拉推荐

社论两篇:拆迁;事业单位考录  

2010-06-20 16:16: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社论两篇:拆迁;事业单位考录 - 黄波 - 黄波的博客

[社论]畸形行政导致拆迁公司成为监管“飞地”
南方都市报   2010-06-20

    据昨日武汉媒体报道,武汉一家国有拆迁公司数名高管与社会闲杂人员勾结,采取伪造房屋拆迁资料、虚增房屋无证建筑面积等手段,在短短5个月内骗取国家拆迁补偿款高达1248万余元。检方发现,31家被拆迁户的无证建筑面积均被人做过手脚,每家凭空多出了30万-50万元补偿款,被上述一伙人瓜分装进了各自的腰包。武汉市检察院已对相关涉案人提起公诉。此案也是武汉首次披露的拆迁公司工作人员贪污国家拆迁补偿款大案。

    坐在办公室里伪造几份资料,就可以大把分钱,甚至请几个清洁工假冒委托人签字,一次骗取国家拆迁补偿款53万余元的差价,也无人注意。涉及拆迁的资金流动数字相当庞大,却缺乏有效的监管机制,使得这些人捞钱真是太简单太容易。

    近日另有媒体报道,陕西乾县一位拆迁公司股东自曝行业内幕:拆迁一个项目,利润率有的达到300%-400%,仅给中间人的回扣,有时就高达数百万,而拆迁公司短短几月也能赚几百万。这位股东说了一句实话,“这其实是一个暴利行业!”这个判断早已为公众所熟悉,而在武汉这起案件曝光之后,我们也许该得出一个更进一步的判断:拆迁不仅是暴利行业,而且还是严重缺乏监管的暴利行业。

    拆迁公司何以成为监管“飞地”?原因并不难找。因为围绕拆迁发生了许多不正常的故事,对主导拆迁者来说,让被拆迁户顺利搬迁是最大的成功,为了达到这一目的,他们可以不计成本,甚至不惜动用非法的手段。除此之外,就没有什么值得其煞费心机了。武汉的案例中,一个“社会闲杂人员”之所以能够赢得国有拆迁公司的青睐,就是由于他在对付拆迁户时显得特别有办法,从而为其上下其手大肆捞钱打开了方便之门。只关心拆迁户是否听话,不大关心拆迁公司和拆迁人员使用了什么手段,从中捞了多少好处,拆迁的暴利链条可以说正是在这种畸形行政下生长出来的。

    拆迁的暴利链条滋润的当然不只是拆迁公司一家。在作为发包方的相关部门和单位外,还活跃着一批中间人,包括要拆迁的村子的负责人、开发商、拆迁主管部门的负责人、相关领导的亲戚朋友等……而与吸附于暴利链条滋润生活的人对比,拆迁的最大利益相关者,却往往是另一种命运。

    6月19日《中国青年报》报道,天津南开区一家三口5年遭遇两次强拆,房主拿斧头砍伤了两名城管,被控“妨害公务罪”。这个女主人为盲人的家庭,其实并非所谓“钉子户”,他们仅仅是希望开发公司考虑其实际情况,能分到两室一厅,而拆迁指挥部只承认给其一套一室一厅的公寓。这并不是个案,拆迁中,被拆迁户几乎每取得一寸微利,都要付出很大代价。一方面是锱铢必较,另一方面却是暴利,是管理粗疏得连一纸委托书都懒得用心审查,很难想象这两个方面是怎样统一起来的。更让人纠结的是,被拆迁户才是真正的利益之源,没有他们的房子,一切暴利都将无从谈起。

    如同我们多次看到的,拆迁的暴利链条往往掺着血丝,让带血的暴利链条长期存在,是社会的耻辱。“一条人命一般十几万就能搞定”,“胆大、心黑、有钱”,这是那位拆迁公司股东干了十几年拆迁的“最大感受”。“胆大”、“心黑”的人“有钱”而且活得非常滋润,一个社会应具有的起码的道德感又如何建立得起来?

    城市要发展,合法拆迁无可厚非,但由此催生一个暴利而且严重缺乏监管的行业却极不正常。改变这种局面,只说“加强监管”是没用的,必须把畸形的行政校正过来,使其回归为公众服务的本质。

    ●欢迎回应:shelun@188.com 南都网:www.nddaily.com



[社论]代价太轻,事业单位考录腐败势必愈演愈烈

南方都市报   2010-06-19

            江西省武宁县籍数名大学毕业生向媒体反映该县近期考录一些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其中一个硬性条件就是限招正科级干部家属,其他人都被排除在外。他们指责有关部门如此设置门槛违背国家用人政策。

    如果你还记得今年5月份爆出的三亚“招考门”,面对这则新闻肯定有复杂的感受。5月上旬,三亚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下属事业单位三亚市小额贷款担保中心的一场公开招聘考试中,该局下属三亚市社会保险事业局局长温孝廉的女儿温娉婷,不符合报考条件,且过了规定时间报考,并在难度很高的行政能力测试中考出99分的高分(满分100分),引来重重质疑。在舆论关注下,三亚市委介入调查,最后取消了局长千金在内的8人考试成绩,并责令温孝廉停职检查。

    同为事业单位考录,三亚的“招考门”中,人们曾经惊叹官员胡作非为的胆量越来越大了。不具备参考条件的局长千金绕过报名公示环节,插队参加考试,又大大方方地列名于面试名单,这一切都没有任何掩饰;作为焦点人物的温局长在回应质疑时的振振有词气定神闲也让人印象深刻;而99分的“过分”优异,更令人怀疑运作此事者压根儿就没有监督的概念,否则做事理亏的人们原本是应该低调一些的。然而现在对照武宁事件,你会发现三亚的“招考门”实在只是小巫而已。三亚的某些官员还只敢在考试这一环节做点手脚,而武宁的官员在考试之前就已经安排好了结果。公众实在不明白,既然如此,何必要挂一块“公开招考”的招牌?

    毫无疑问,武宁事件比三亚“招考门”的性质要恶劣得多。一个社会不怕有不同的阶层,甚至也不必太忌讳不同阶层中存在的对立情绪,只要阶层之间流通的渠道畅通,坚冰终究是可以融化的。而武宁事件的要害正在于,权力公然划定利益范围,明目张胆地歧视非官员子弟,让寒素青年看不到向上的希望。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在三亚“招考门”中,徇私舞弊仅产生于个别官员和一两个单位中间,而本次事件中权力自肥行为涉及多个单位,而且居然是在人事部门的集中组织下发生的,说这是一种集体腐败并不过分。

    三亚“招考门”和本次事件暴露了事业单位考录问题的冰山一角。长期以来,因为隐身在公务员这个“国考”的背后,舆论的关注度相对弱化,权力的恣意妄为真让人瞠目结舌。2009年,厦门市集美区事业单位招考中,在笔试中排名前三的考生全因“专业不符”被刷掉,剩下的两人得以毫无悬念地进入了面试。从事招考录用工作的人士指出,通过对岗位的报考专业、年龄等条件进行限制,以达到符合某个人的条件或提高考录门槛的目的,是公职考录违规操作的常用伎俩。而现在我们从三亚“招考门”和武宁事件中看到,违规操作已经跃进到了公然集体造假、公然蔑视舆论、公然固化官员阶层利益的地步。被排斥在考试大门之外的大学生们申诉无效,媒体曝光、网上引发热议后,终于等到了武宁县委的“高度重视”,“责令立即停止招考”。看样子此事又要按公众早已熟悉的逻辑重演一遍了,政府部门的公信力就是在这样周而复始的循环中慢慢遭到侵蚀。

    事业单位考录乱象不能愈演愈烈,但事实是已经愈演愈烈了。怎么办?再不能简单地用所谓制度漏洞来当替罪羊了,不论三亚还是武宁,哪个地方不能拿出几份内容严密、念起来字正腔圆的事业单位招考制度?一个很严峻的问题是,制订制度者自己也没有遵守制度的习惯,而当其把制度踩在脚下时,所付出的代价又过于轻微,根本不足以震慑后来者。三亚“招考门”初步的调查结果悬了几个月,公众什么时候才能看到进一步的调查结果和处理?类似的严重违纪违规甚至违法行为,如果每每总是高举轻放,我们以后也不必对权力的表演一次比一次疯狂莫名惊诧了。

    ●欢迎回应:shelun@188.com 南都网:www.nddaily.com

  评论这张
 
阅读(148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