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波的博客

坚持怀疑,慢慢信仰

 
 
 

日志

 
 
关于我
黄波  

南方都市报评论员

黄波。1973年生,湖北宜都人。现为南方都市报评论员。“偶有文章娱小我,独无兴趣见大人”。博客所贴本人文章,欢迎批评和转载,但有商业用途的转载者请按著作权法规定付酬。 所出版的小书: 《说破英雄惊杀人》,中国青年出版社2007年版, 《成功的为什么是朱元璋》,人民日报出版社2009年版, 《晚清真相:被打断的转型》,江苏文艺出版社2011年版, 《真实与幻影:近世文人之心灵画像》,江苏文艺2012年版, 《微明史》,南方日报出版社2012年版。

网易考拉推荐

社论两篇:踏实工作难致富;“总有一招能治你”  

2010-06-29 11:51: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社论两篇:踏实工作难致富;“总有一招能治你” - 黄波 - 黄波的博客

[社论]踏实工作难致富非社会之福

南方都市报   2010-06-23


    炒股、炒房、炒黄金、炒字画、炒外汇、炒期货、炒基金……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题客调查网对11557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88.1%的人认为,身边存在“炒钱族”,而更有76.8%的人声称,现在依靠踏实工作很难致富。受访者构成中,“80后”占59.3%,“70后”占25.4%。(南方都市报  www.nddaily.com 南都网)

    劳动致富,也就是依靠踏实工作致富的观念,一直植根于中国人的内心。现在看来,这一传统致富观已经被日益边缘化,尤其是在中青年群体中。炒股热、炒房热等,既不妨认为体现了社会进步、多元的一面,也可以说折射了经济发展的困惑。多数人认同踏实工作致富难,则反映出了一种群体性的焦躁心理,值得认真对待。

    “很多长辈辛苦工作一辈子就积攒下几十万元。相反地,很多根本不踏实工作的人,仅仅靠炒房、炒股就成了百万富翁”,报道中一位“80后”的感叹特别震动人心。稍稍留心一下就会发现,年轻一代对踏实工作很难致富的抱怨情绪,更多地缘于对现实的体验和认知。胡润的富豪榜早已昭示,楼市股市是造就中国富豪的“梦工厂”,这一致富“路线图”与其他国家迥然不同,堪称特色鲜明。当被国家寄予重望的央企按国资委官员的话说,都已经“不务正业”去蜂拥炒房的时候,年轻人紧紧跟上又有什么奇怪呢?

    有人说,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先后出现了劳动、创办实业、投资等三种创富模式,其实还有另一种隐形模式,即依靠权力寻租致富。在这四种创富模式中,劳动即所谓踏实工作创造价值的速度已经被远远抛在了后面。根据有关专家的研究,中国改革开放前20年中,劳动力的价值增长了20倍,而资本的增值是2000倍。至于权力寻租致富,虽然是一种隐形模式,但其暴富的效率,已经从一个接一个的贪腐大案中显露了尊容。可以说,无论是哪种致富模式,权力这块砝码的作用已经近似于一览众山小。进入资本市场的黄光裕要寻找靠山,投身于实体经济的人们,为了获得丰厚的回报,也更愿意从事采矿等资源性或垄断性行业,原因均在于此。(南方都市报  www.nddaily.com 南都网)

    几种不同的创富模式,效率却天差地别,不能不说人们放弃踏实致富的想法相当理性,站在个人选择自由的立场,无可厚非。但如果把目光放得远大一点,思考得更深一些,我们又无法释然。从经济上讲,一个国家过度依赖非生产部门,缺乏实体经济的支撑,无疑是在累积泡沫;而从社会的角度讲,如果一个国家的多数人热衷于虚拟经济,都寄希望于在资本市场一夜暴富,投机、浮躁的心理成为社会的主流意识,这样的民族前途何在?

    创富的渠道越来越单一,青年一代的出路越来越窄,这是当前非常紧迫的问题。本次调查中的多数为“80后”,今年2月,另有媒体专门针对“80”后进行了一次调查,结果显示八成“80后”存款不足10万元,“买房结婚”成为他们的第一恐慌。两个调查合而观之,以房地产为驱动力的经济发展模式的危害彰显得十分清晰。“80后”一代,如果不幸没有先天的任何凭借,必须自己打拼,在劳动力报酬很低的现实下,当下似乎就只剩下了两种命运,一是踏实工作,但沦为“房奴”,二是如本次调查中的多数人一样,争取在资本市场博一把,终结“买房结婚”的恐慌。尽管谁都知道当“炒钱族”也有巨大风险,但对一个没有其他资源的人来说,资本市场毕竟具有相对公平的特点。面对这样的仿佛看不到向上希望的青年一代,谁又好意思和其奢谈“理想”呢?(南方都市报  www.nddaily.com 南都网)

    创富渠道单一非社会之福,因为它将吸附所有资源,逼使人们都去挤一条独木桥,最终形成的是一个畸形的社会,哪怕它绽放着表面的繁荣。要让几种创富模式都发挥作用,引导人们尤其是青年一代选择最适合自己的发展路径,只有加紧做好三个工作:改变权力失范的现状,让权力在规范中运行;提高劳动报酬,使踏实工作也可以致富,至少是“小富”;推动经济转型,那种加剧部分群体的被剥夺感、拉大贫富差距的发展模式早该摈弃了。

 

[社论]“总有一招能治你”与法治格格不入

 南方都市报   2010-06-24

昨日《中国青年报》报道,2007年,湖南双牌县村民何吉上因举报村支书侵占退耕还林款未见“效果”,多次上访,被认定“冲击国家机关”。在检察机关认定其不构成犯罪之后,永州市双牌县委书记郑柏顺签发“劳教”文件。2009年8月,永州市“劳教委”决定对何吉上劳动教养一年。

这一事件首先让我们注意到的,是“举报”二字。就在近日,针对举报人是否得到了有效保护,不同的机构和媒体有一些不同的解读,而随后又传来为了更好保护举报人,人大正加紧立法的消息。在这个时候,与闻一个村民因举报而惹上麻烦的消息,真是别有一番滋味。虽然何吉上的举报掺杂有个人利益的诉求,但这不能改变这一行为从根本上有利于维护公共利益的性质。至于何吉上的个人利益诉求是否合法合理,我们不准备轻率置评,但细读报道全文,可以肯定的是,在何吉上一边举报村支书一边提出个人诉求时,当地官方的处置有欠妥当。一个重要的环节是,官方的联合调查组的结论露出了诸如“委托死人领款”等几点破绽,而正是这些破绽无法说服举报人,从而引发了其一波又一波的上访。

回头审视,当地官方在处理何吉上举报的过程中,先后走过了几个节点:先是针对举报进行调查,这是正确的,但当自己的调查结论失信于举报人,引发后者上访,事态升高时,他们没能顺延正确的步骤,未在如何以理服人上下功夫,而是以势压人,直至抬出专政手段作为其最后的利器。尽管即使不是缘于举报,单纯作为上访者的何吉上的权利也本应受到法律的保障。

面对各种上访者,想到运用专政手段,这并不是双牌一个地方的发明。只不过双牌指称的罪名颇堪玩味。当公民到自己的政府反映诉求的行动居然被打上“冲击”的标签时,这是对谁的讽刺呢?国家机关的尊严当然是需要包括官员在内的每一个公民精心维护的,但在双牌官员的眼里,国家机关的尊严难道只有通过对公民示威才能凸显出来吗?其实,当地一位官员私下里已经一语破的,“上访户会影响上级对本届县委、政府班子主要领导的考评。”“何吉上等人的行为已经令地方领导相当头疼”。

“令地方领导相当头疼”,对何吉上来说,后果可谓非常严重,直接导致了其被劳教。值得注意的是,这种处罚颇有“曲径通幽”的味道。公安机关先后指控了几项罪名,均未得到检察机关认可,结果,经县委书记签批上报,上访者终于进了劳教所,无法再让领导“头疼”了。真是欲置之罪,何患无法!如此另辟蹊径,法治的尴尬显露无遗。劳动教养制度为人诟病的重要原因,就是劳动教养审批权由公安机关一家掌握,缺乏有效监督和制约,村民何吉上用自己的遭遇再次证明了这一点。法学家们呼吁对劳教制度进行改革,结束一家部门独断的局面,这是一条正确的路径。但是如果一个地方的权力过于集中于某一个人,分散的部门又怎么可能形成有效的制衡呢?不仅可能做不到相互制衡,甚至可能一起变质为损害公民的怪兽。

在基层权力过于集中而又缺乏监督的现实下,让领导头疼的何吉上的遭遇几乎就是无法避免的。不能用法律治你,就用法规治你,不能抓你进监狱,就让你进劳教所,“总有一招能治你”,这样一种思维与法治格格不入不必赘言,而需要进一步探究的是,这种思维究竟是如何形成的?

本次事件中,签发劳教文件的双牌县委书记是重要角色。今年,郑书记先后因“发言门”和“台历门”,成为媒体热议的公众人物。两“门”之后,作为双牌上级的永州市领导曾有一个结论,“这主要体现在县委领导对政协章程和有关法律法规学习不够,对我国的政体、国体和基本的政治制度没有认真学习和领会”,现在看来,在何吉上事件中暴露了“总有一招能治你”心态的双牌县委领导,岂止是“对有关法律法规学习不够”这样一个轻描淡写的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175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