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波的博客

坚持怀疑,慢慢信仰

 
 
 

日志

 
 
关于我
黄波  

南方都市报评论员

黄波。1973年生,湖北宜都人。现为南方都市报评论员。“偶有文章娱小我,独无兴趣见大人”。博客所贴本人文章,欢迎批评和转载,但有商业用途的转载者请按著作权法规定付酬。 所出版的小书: 《说破英雄惊杀人》,中国青年出版社2007年版, 《成功的为什么是朱元璋》,人民日报出版社2009年版, 《晚清真相:被打断的转型》,江苏文艺出版社2011年版, 《真实与幻影:近世文人之心灵画像》,江苏文艺2012年版, 《微明史》,南方日报出版社2012年版。

网易考拉推荐

社论:羞辱成员无助于社会建立道德感  

2010-07-20 12:45: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篇社论昨天贴后又自己删掉了,无他,自己也是湖北人。但今天看了新闻http://gcontent.oeeee.com/6/d1/6d19c113404cee55/Blog/336/615f85.html,还是忍不住了。湖北是个什么地方?

 

社论:羞辱成员无助于社会建立道德感 - 黄波 - 黄波的博客

[社论]羞辱成员无助于社会建立道德感

南方都市报   2010-07-19

    连日来,武汉市警方在一些大街小巷贴出公告,实名曝光多名涉黄落网人员,在这些布告上,小姐和嫖客的姓名、年龄等资料一应俱全。武汉警方的这一举动引发了舆论争议,在凤凰网推出的民意调查中,69.5%的网友认为实名曝光卖淫嫖娼人员涉嫌侵犯隐私,25.9%的网友则认为不侵犯隐私,同时,54.2%网友认为此举并不能有效打击卖淫嫖娼行为。(南方都市报  www.nddaily.com 南都网)

    在公众习见的扫黄行动中,武汉市警方的这一行为并不显得特具创意。此前,我们目睹过郑州警方于网上公布小姐裸照,深圳警方更曾将小姐游街示众,现在武汉警方将为人所不齿的小姐、嫖客的资料公布一下,又算什么呢?(南方都市报  www.nddaily.com 南都网)

    按照行政法,行政机关“法无授权则不能为”,武汉警方此举涉嫌违法;但从效果上分析,这个涉嫌违法的行为却会让两个群体受益。首当其冲的受益者当然是公告的发布者,可以借此展示自己扫黄的成绩;其次是满足部分人士的道德优越感,报道中一位商户看着公告上的名单就说:“廖某年仅20岁,太年轻了,小小年纪就不学好,做出这种可耻事来。”但除此之外,我们却再也找不到因此而受益的人了。被公示者断绝了改过自新之路,这几乎是一种必然;公示的威慑力有多大也值得怀疑,否则我们也根本不需要一波又一波的扫黄风暴了。更重要的是,社会能够从中收获什么?须知,不论在什么时代,扫黄的目的都主要是为了净化社会氛围,帮助社会建立基本的道德感,羞辱社会成员人格、涉嫌违法的行为是否有裨于这一目标?

    卖淫为我国法律所不容,打击是应有之义。如何在运动式打击的基础上进行彻底根除,是一个牵涉众多的问题,也非一两篇文章能够分析清楚,但有必要指出的是,卖淫现象的成因极其复杂,它根源于人性的某些弱点,又往往附着于特定的社会经济基础之上,还可能与管理者的松紧无度乃至“放水养鱼”有关。成因既然复杂,当然就绝对不能满足于用一种简单粗暴的方式进行治理。而且从法律的角度,《治安管理处罚条例》虽然已经升格为《治安管理处罚法》,但一般的涉黄人员仍然只是轻微违法,并未犯下十恶不赦之罪。如果连轻微违法的人员都要采用公开示众这种羞辱人格的方式,那么,社会的任何成员显然都不是圣人,也都有一不小心轻微违法的可能,谁又能够免予被示众羞辱的恐惧?

    示众羞辱与法治格格不入,可惜却仿佛是我们一种根深蒂固的传统。值得警惕的是,尽管郑州和深圳警方曾经广受舆论质疑和批评,但在新一轮扫黄风暴中,与武汉警方类似的行为仍然有变本加厉之势。就在前几天,广西南宁还在网上公布了小姐、嫖客被抓后自抽耳光忏悔的视频,并配有“生动”的文字报道:“我只有28岁,这是我第一次嫖娼,你们就放过我吧。”刘某边哭边央求民警。见民警没有理会,刘某又开始求记者:“你们别拍了,我求求你们了,放过我吧。否则我这一生就完了,我不想毁了自己,我还要娶妻和养老人啊!”见民警和记者没反应,刘某使出了“杀手锏”:“我给你们下跪,求你们放过我!”说着,刘某从床上起身,单膝着地,向记者们下跪,但他一见记者的镜头,很快用双手遮盖脸部,哭着说:“我再给你们下跪、磕头。”……如果不对当事人的身份进行介绍,读者阅读这样的报道,只会以为当事人真的犯下了什么滔天大罪。一个轻微违法的公民,应该这样被公然展览、示众,受到所有人的贱视吗?从这样的示众羞辱中,公众嗅出了公权力和媒体浓重的道德优越感。如果他们要追问一句:在轻微违法的这些公民面前,管理部门和抱着一种恶趣报道扫黄的媒体,真的就那么纯洁无瑕吗?在这一追问面前,管理部门和媒体又将被置于何地?(南方都市报  www.nddaily.com 南都网)

    让社会纯洁,恢复起码的道德感,包括公权力机关、媒体和公众在内,都有大量最基础最迫切的工作要做,而羞辱社会成员显然只能适得其反。


 

  评论这张
 
阅读(1771)|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