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波的博客

坚持怀疑,慢慢信仰

 
 
 

日志

 
 
关于我
黄波  

南方都市报评论员

黄波。1973年生,湖北宜都人。现为南方都市报评论员。“偶有文章娱小我,独无兴趣见大人”。博客所贴本人文章,欢迎批评和转载,但有商业用途的转载者请按著作权法规定付酬。 所出版的小书: 《说破英雄惊杀人》,中国青年出版社2007年版, 《成功的为什么是朱元璋》,人民日报出版社2009年版, 《晚清真相:被打断的转型》,江苏文艺出版社2011年版, 《真实与幻影:近世文人之心灵画像》,江苏文艺2012年版, 《微明史》,南方日报出版社2012年版。

网易考拉推荐

好生恶死  

2011-12-19 22:15:02|  分类: 杂文、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好生恶死 - 黄波 - 黄波的博客
好生恶死
   版次:
AA32   版名:南方评论 编见   稿源:南方都市报   2011-12-18
作者:
黄波 

 

经济学家千家驹是老革命出身,因当年情况特殊,1925年以16岁之低龄便加入了中共,但他后来却终未恢复党员身份,原因在于他经历过一次被捕。

    1928年3月,在北大读书的千家驹等多人被拘于北洋政府的北京警察厅看守所。其中两个夜晚的经历,千家驹晚年写名为《七十年的经历》的回忆录时仍记忆犹新。“有一个晚上,大约在深夜二三点钟,睡在我身边的两个难友被叫去‘过堂’了,看守并说外面冷,衣服都穿上。……第二天清早醒来,看守把他们的东西都拿走了,据说是‘回老家’了。……第二天夜里,同监的难友,谁也睡不着,因为不知道会不会有第二批?忽然间,看守叫了一个难友的姓名,这位难友跳起来问:‘要穿衣服吗?’看守说:‘不是,新进来一个犯人,你睡过去,腾出空位来。’这时,我的心都快跳出来了。我这才体会到临近死亡边缘的人的心情。”

    因隐瞒党员资格,千家驹侥幸逃脱,但经过这一次逮捕,再未申请恢复组织关系,他在回忆录中坦承:“这次逮捕给我的精神刺激是太深了。”

    千家驹自愿脱党的是非不去讨论,我所感兴趣的是,如果他不这样选择,下一次又不幸落入敌手,其命运会如何呢?既然他自己都承认是个好生恶死之念压倒一切的凡夫俗子,他会以什么身份在历史上定格?

    突然就想起了梁山泊的几位好汉。白胜参与劫取生辰纲,宋江写反诗,戴宗私通梁山,三人均有牢狱之灾。让人意外地是,向来高喊“脑袋掉了碗大个疤”的几位好汉最后都向官府屈服了,尤为奇怪者,这种屈服并未影响其在江湖中人心目中的形象和地位。比如晁盖做了梁山泊王,就没有恼恨白胜供出了自己,斥之为“叛徒”,而是张罗着要救他出来享福,宋江呢,更继续心安理得地接受兄弟们的尊崇。

    追论缘由,似乎只能说这是由梁山的性质决定的。梁山究竟是一个缺乏特殊教义、仅靠世俗理想支撑起来的世俗组织,世俗组织哪有连人好生恶死的本能都蔑视的道理?而梁山组织之不能始终如钢似铁,这是否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评论这张
 
阅读(377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