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波的博客

坚持怀疑,慢慢信仰

 
 
 

日志

 
 
关于我
黄波  

南方都市报评论员

黄波。1973年生,湖北宜都人。现为南方都市报评论员。“偶有文章娱小我,独无兴趣见大人”。博客所贴本人文章,欢迎批评和转载,但有商业用途的转载者请按著作权法规定付酬。 所出版的小书: 《说破英雄惊杀人》,中国青年出版社2007年版, 《成功的为什么是朱元璋》,人民日报出版社2009年版, 《晚清真相:被打断的转型》,江苏文艺出版社2011年版, 《真实与幻影:近世文人之心灵画像》,江苏文艺2012年版, 《微明史》,南方日报出版社2012年版。

网易考拉推荐

转:在没有卡扎菲的班加西  

2011-05-21 13:05:09|  分类: 转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没有穆巴拉克,埃及将会怎样?答案现在已经很清楚了;如果没有卡扎菲,利比亚将会怎样?下面这篇中国青年报记者张伟的文章给我们展开想象提供了线索。看过几篇张伟的文章,很喜欢他的文字,并不渲染,却十分有力。在这样冷静的文字面前,口水式争论变得十分可笑。

         想象是不可能被终止的。在卡扎菲和利比亚之后,如果没有……,……将会怎样?没有一种力量可以遏杀想象的翅膀。

 

在没有卡扎菲的班加西
禁书重见天日

张伟

 

           尽管生活艰难,利比亚城市班加西街头仍有一些令人欣慰的迹象。比如,曾经门庭冷落的书店,如今成了最热闹的地方。

          在位于利比亚东部的这座全国第二大城市,据称这是40多年来从没出现过的景象。在卡扎菲统治下被禁止出版的书籍,现在有着极大的市场需求。

         历史、宗教、法律等领域的著作受到欢迎;被驱逐的反对派的著作也在热销。此前,这些书籍被列在一串长长的禁书书目里,尽管有些书店主曾经偷偷摸摸地把禁书出售给特定的读者,但他们一旦被发现,就会被判重刑,在监狱里呆上很多年。

       如今,这些作品却被放到书店最醒目的位置,供人挑选。

       班加西是利比亚反抗军的大本营。尽管情况正在好转,但匮乏、封锁和战争的阴云还没有完全从它的上空散去。据路透社报道,随着卡扎菲专制权力的消退,过去几十年中一直被禁止出版的书籍重新出现,吸引人们流连。

       这个事实未免让人惊讶,因为在此之前,居住在班加西的大多数利比亚人甚至很少走进书店。由于卡扎菲时代执行的严格书籍审查制度,有人干脆认为:“那里压根儿没有几样值得购买的东西。”

        80岁的阿布·萨兰·塔沙尼如今经营着一家小小的店铺。1947年,他在班加西开了自己的书店,出售外国书和历史书。“但卡扎菲不喜欢它们,”他回忆说,警察来了,把他的书店强行“送给了别人”,并再也没有还给他。

        书店主们抱怨,除了排斥异己,集中权力,卡扎菲还一直竭力推广他本人的思想和哲学。这些思想部分地由他亲自认可的“绿皮书”系列来传播。但与此同时,对与他观点不符的其它观点,他施以严厉的审查和禁令。

        历史著作是被严格禁止的书籍种类之一。1969年伊德里斯王朝被推翻以前的历史成为禁忌,任何作品都不能谈论。经过层层审查之后,利比亚人能看到的历史书几乎全与卡扎菲本人有关。“人们对知识非常饥渴,他们渴望知道他们自己的历史。”一个名为埃尔-穆哈伊什的图书商人说。

        过去严格禁止的宗教书籍,如今被穆哈伊什摆在书店最靠前的位置。自从2月中旬反对军控制了利比亚东部大部分地区后,他店里的书籍销售量增加了一倍。

        如今,尽管卡扎菲仍然掌控着利比亚首都,但对于班加西,他已鞭长莫及。在匆忙成立的“全国过渡委员会”管理下,施行了多年的书籍审查制度不复存在了。

        “我们已经过了41年愚昧无知的生活,现在我们需要教育自己和别人。”工程师Gebril Zletni说。41年正是卡扎菲统治利比亚的年份。

        这种生活带来很多后果。很少利比亚人曾在卡扎菲掌控的国家机构中任职,面对管理一个新社会的可能性,很多人心里没底儿。在奥萨马·埃尔-塔纳什的书店里,关于危机管理的书卖得格外好,法律和发展类图书也是如此。

         他惊讶地发现,连法官、学者和过渡委员会的成员现在也来他的店里买书。“过去,这些人是从来不会费心到这里买书的,”埃尔-塔纳什说道,“因为法律和学术著作是政府严格限制的。”

        那些被夺走多年的事物开始回到班加西街头。尽管离一场正式的选举可能还很遥远,但有人已经开始为此准备。有个害羞的小伙子,买了不少政治、法律类的图书。他得抓紧时间看看这些陌生的知识——他决定在“即将来临的选举”中竞选议员。

         在班加西街头,阅读时隔多年之后又成为一件普遍的事情。对这座尚未彻底摆脱危机的城市来说,这意义重大。

        “卡扎菲最大的罪行是夺走了我们的梦想。”一个老人这样对外来的记者念叨。但如今梦想又回来了。正如一个中年男人在班加西街头边哭边呼喊的那样:“利比亚一直感到窒息,但现在人们又可以呼吸了。”

(转自《青年参考》)

  评论这张
 
阅读(203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