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波的博客

坚持怀疑,慢慢信仰

 
 
 

日志

 
 
关于我
黄波  

南方都市报评论员

黄波。1973年生,湖北宜都人。现为南方都市报评论员。“偶有文章娱小我,独无兴趣见大人”。博客所贴本人文章,欢迎批评和转载,但有商业用途的转载者请按著作权法规定付酬。 所出版的小书: 《说破英雄惊杀人》,中国青年出版社2007年版, 《成功的为什么是朱元璋》,人民日报出版社2009年版, 《晚清真相:被打断的转型》,江苏文艺出版社2011年版, 《真实与幻影:近世文人之心灵画像》,江苏文艺2012年版, 《微明史》,南方日报出版社2012年版。

网易考拉推荐

出租车市场中的寄生者无法用经济学理论洗白  

2011-08-17 10:50:02|  分类: 杂文、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刊8月15日《南方都市报》个论版。署名“夏之雨”。 

出租车市场中的寄生者无法用经济学理论洗白

夏之雨

 

在中国出租车行业,所谓份子钱饱受诟病由来已久,舆论公认以向司机抽取“份子钱”获得暴利的出租车公司严重扭曲和损害了整个市场,从而造就了政府、市民和司机多方都不满意的格局。

仿佛是众人皆醉我独醒,王志安先生却有惊人一问:出租车司机被份子钱剥削了吗?(见《南方都市报》8月13日个论版)。虽然全文表达出的信息比较混乱,作者一方面声称“‘特许经营’下的份子钱体制,本人绝不支持!” 另一方面又认为“在特许经营前提下,份子钱的确有其合理性”,还连带分析说,“份子钱模式鼓励司机多拉快跑,企业省下了激励费用,监管支出,这是市场在交易过程中,自动寻找到的最节约的结算模式”,经济学概念缠夹不清,但其主要论点我好歹还是看明白了,这就是:出租车司机并未被份子钱剥削。

有什么观点都很正常,关键在于你拿什么来支持你的结论。王志安的论据是什么?很简单,因为“开车这门技术的门槛越来越低,替代性太强”,即使“取消特许经营制度,也就没有份子钱,但司机的收入也未见得会提高。届时行业门槛取消,出租车的数量一定激增,届时司机们会发现,空驶率大大增加,没了份子钱,口袋也没有鼓起来。”在他看来,既然没有份子钱,司机收入也不会提高多少,那现在份子钱的存在就有合理性,司机被抽取份子钱后所得到的收入就是市场给予的正常报酬。

供求关系决定价格,放开市场后因为出租车供应者的大量涌入导致维持高价格较为困难,那时候出租车司机未必会得到高收入,这点经济学知识大家都不会缺乏,但王志安居然以此来论证“份子钱没有剥削出租车司机”,真让人瞠目结舌。打一个比方,因为特许经营,某地只允许有两名菜贩,由于每天要为获得经营权上交一笔不菲的份子钱,故而菜贩每天收入只有10元,现在市场放开,一下涌入了100名菜贩,菜贩收入仍然只有10元,我们就可以认定当初份子钱合理?当然不能,因为哪怕菜贩收入没有提高,但整个市场活跃了,既多出了90多个就业机会,也会因菜价降低和服务质量上升使消费者受益。

王志安预测市场放开出租车司机也未必能有较高收入,其替劳动者着想的情怀值得嘉许,但显然操错了心。谁也没法保证市场中的每一个主体都获得理想的收入,份子钱的要害在于,它养活了一个垄断制造出来的“食利者”,这个食利者不需要提供多少生产要素,却能坐获暴利,本来不该是市场的一部分,它的存在完全是一种“寄生”。身受份子钱盘剥,出租车司机收入很低,份子钱固然不可容忍,即使出租车企业和司机达成妥协,降低了份子钱,司机获得了不错的收入,这样的份子钱也是一个正常的市场无法接受的,因为它既排挤了另外一些原本可以进入出租车市场的劳动力,还势必损害广大消费者的福利。

王志安通篇在讲经济学,但坦率地说,我怀疑他是否具备起码的经济学常识。他告诉我们,“劳动力的价格是在买卖博弈,劳动力的竞争中形成的,它只和供求有关,和人们的主观认知无关,也和牌照市场是否存在管制无关”。此语前面是在背诵经济学原理,当然正确,最后一句却又让人哭笑不得。一个市场供求各为多少,是谁也算不出来的,只有市场之手才会使供求渐趋于平衡,特许经营权的出现则注定会扭曲供求关系,牌照市场之外游移着大量黑车就是一个证明,这样一种遭到扭曲的供求关系,其产生的劳动力价格还能说是买卖的正常博弈?

王志安很喜欢拿经济学理论作为分析问题工具,然而很遗憾,在份子钱问题上,他似乎还不如从来不提经济学的王朔,王朔曾经质疑:“出租车司机为什么要交份子钱,车自己买,自己修,风险自己负担,油钱自己掏,保险自己上,这样的情况下挣八千交六千,大头给别人,那些家伙坐空调房里就能拿大头”。这比爱讲经济学的王志安看得透彻多了。

不论运用什么理论,市场中的寄生者的角色永远都是没法洗白的。在中国分析问题,很多时候,高深的经济学理论往往是屠龙之技,试想如果有一点常识,还能算加减法,又怎么会提出“出租车司机被份子钱剥削了吗”这样天真的问题呢?

 

 

  评论这张
 
阅读(13508)|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