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波的博客

坚持怀疑,慢慢信仰

 
 
 

日志

 
 
关于我
黄波  

南方都市报评论员

黄波。1973年生,湖北宜都人。现为南方都市报评论员。“偶有文章娱小我,独无兴趣见大人”。博客所贴本人文章,欢迎批评和转载,但有商业用途的转载者请按著作权法规定付酬。 所出版的小书: 《说破英雄惊杀人》,中国青年出版社2007年版, 《成功的为什么是朱元璋》,人民日报出版社2009年版, 《晚清真相:被打断的转型》,江苏文艺出版社2011年版, 《真实与幻影:近世文人之心灵画像》,江苏文艺2012年版, 《微明史》,南方日报出版社2012年版。

网易考拉推荐

尚待打通的精神世界(关于《民国乃敌国也》的非赞赏式书评)  

2013-10-09 11:05:23|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华书局新出《民国乃敌国也》一书,很多人捧场,我读了却大失所望。

刊10月3日《南方周末》。

 

尚待打通的精神世界

作者:黄波

2013-10-04 09:31:19 来源:南方周末

尚待打通的精神世界(关于《民国乃敌国也》的非赞赏式书评) - 黄波 - 黄波的博客

《民国乃敌国也》,林志宏著,中华书局2013年6月。 (南方周末资料图/图)


 

手头这本台湾大学博士林志宏著《民国乃敌国也》是一本新书,中华书局于2013年6月出版。但对熟悉相关主题的读者而言,它早已腾播众口。2009年,当海峡对岸以出版学术著作闻名的联经出版事业股份有限公司刚刚推出此书不久,大陆媒体即刊出了多篇书评。这在读书界显得颇不寻常。这种“颇不寻常”相信会在读者方面营造出相当的“期待”。我个人就是对林著抱有相当期待的读者之一,于网上买得此书后,在先睹为快念头的驱使下,三夕而尽之。

先说说此书的优长之处。林著资料之丰赡向为论者称许,据书前王汎森所撰序言,作者“精研这个问题许多年,参阅文献数百种”,“参阅文献数百种”这一点可从书后附录的“征引书目”和“清遗民基本资料表”得到确证。一“目”一“表”,几乎将与清遗民有关的正式和非正式文献一网打尽,其中颇多传布甚稀、鲜为人知者,可以说,仰赖林著所附的一“目”一“表”,后来研究者按籍而求,寻绎研究的线索十分便利,这一点应该是林著最大的贡献。昔人治学重视“采铜于山”,但仅有此心毕竟不够,因为山高林深,“铜”在何处并非轻易能定。林著的体例为博士论文,主旨原在“讨论中国从帝制到共和时期政治文化转型下的认同”,反而别具史料学价值,或逸出作者本意,但其嘉惠后来者之劳绩,实应得到充分敬重。

就全书主体论,个人欣赏第七章《王道乐土:情感的抵制和参与“满洲国”》。其中关于“赤潮”引发的清遗民的心理恐惧和应对的分析,似为以往所忽略。僻处东北一隅,于日本卵翼之下建立满洲国,即使是在一度相信日人的援手纯出于道义立场的郑孝胥那里,恐怕也不是一个轻松的决定。盖托庇于日本,无异于自弃清遗民所持的国家认同之立场(清遗民国家观念与今人的差异,此处无法细论),他们怎样跨过这一步,又何以自解?作者提示应该注意当时国内的左倾化趣向,是一个富有价值的思路。

说完优长之处,又不得不说,以上两点之外,作为读者之一,林著难副个人的期待。自己也难以想象,以作者参考、征引资料之丰富,读毕全书,掩卷回味,总体印象居然是“浮泛”二字。

表面上看,这一印象之铸就可能缘于作者全景式讨论的写法。但这里可拿另一本研究遗民的专著即赵园所著《明清之际士大夫研究》来做对比,赵著同样不是个案分析之作,何以让人感觉扎实而绵密?尝试探究赵著的成功之处,曾有书评家认为贵在“老派”,如果将“老派”按常规偏指为考据,那么关于史实的考订完全不是赵园之长,或曰非其命意所在。赵园有关明遗民的著作中,那种针对一个细节一个问题层层递进、反复辩难的分析才最让人叹服。

反观林著,虽然也列出了一些与清遗民有关的议题,但或者其分析缺乏新意,如王国维之死为其书一大章,然而此前相关论述已经满坑满谷,作者洋洋洒洒,几乎均系摭拾陈言;或者其议题的设置值得商榷,如关于清遗民的衣着、发辫、奉行之历法和参与奉安与万寿祝嘏,以及入民国后的倡导读经,舍此就不足称遗民,实在是比较浅表化的问题,除非作者别具见地,于常人习见处有精到的分析,否则一笔带过可也,殊可不必以专章的篇幅罗列叙述。

另如康有为西安“盗经”风波一节,作者意在通过此事验证清遗民入民国之后所遭遇的所谓“污名化”,但康氏前往西安既然是受陕西官方之邀,而且“一入陕境,陆续得到官方礼遇,备受殊荣”,作者欲验证的论点,在此岂非出现了两歧?

类似游离于主旨之外的嫌疑,还见于“同床异梦下的南社”一节,柳亚子等人攻讦以陈三立、郑孝胥为代表的同光诗派,作者以此“说明遗民处境遭受贬低与‘污名化’”,但作者自己也提到“在清末民初的诗坛,同光派声势颇巨,几乎被看做系旧体诗之权威”,而且即使在南社内部,反对柳亚子的人也大有人在,并因此引发了南社的分裂。合而观之,作者之持论能否自圆其说?

同为全景式探讨遗民的著作,赵园、林志宏两书给人的观感一精细一浮泛,何以如此?不揣冒昧,试申论之。

通观林著,有一个特点也许不易为人所觉察,即作者叙述与分析之际,很少引证当事人诗文。此前有书评盛赞林著注重“内部分析”,不知此处所指的“内部分析”是否包括对清遗民诗文的分析,如果包括的话,此点恰为林著一大疏漏。读过赵园著作的人都知道,她对明清之际别集的熟悉几乎到了如数家珍的程度,而正是依靠当事人诗文的内证,其分析才能扎实有力。

鉴于林著的这一疏漏,我可以做一个也许过于大胆的猜测:尽管清遗民的众多别集是作者的参阅对象,列在征引书目之内,但作者似乎并未通读。当然,即便只是通读作者业已列出的诗文集,考虑到阅读量和文本障碍,也断然是一个艰苦的工作,但既沉潜多年专力于此,为学岂不应如是乎?

文字上的个别疏失原为小节,然而众所周知,清遗民以传统文化的守护者而自矜,所以一本研究专著若于此有缺便可能特别刺眼。兹举个人阅读之余随手记录的两例:第48页,原文曰:“杨钟羲在辛亥后宦囊如洗,面对母亲丁忧时甚至无以为丧”,“面对母亲丁忧时”一语欠通,“丁”者,“遭遇”也,此处应为“丁母忧时”;第68页,作者先说那桐辛亥后将豪宅巨园借给他人“作为拜寿、嫁娶婚礼,甚至是演戏等场地之用”是一笔丰润的收入,但那桐并未明言其中有租赁关系,作者引用了那桐1923年5月6日一段日记,“园中牡丹盛开,比较去年畅茂。新种牡丹皆活着,花不多,幸有生意,明年当更好矣”,作者随后感叹:若非此一段日记,“极难惊悟此乃他个人治生之道”。作者这一感叹殊让人困惑,那桐此段日记纯记自家园中花事,如何能够得出“此乃他个人治生之道”的论断?不难看出,作者误读了那桐日记中的“生意”二字,那桐原文实指花之生机,并非为豪宅不乏租赁之客而庆幸。

方撰此文,得知周明之教授研究清遗民的专著,《近代中国的文化危机:清遗老的精神世界》,2009年已由山东大学出版社推出简体字版。周著未及寓目,但一个事实是,即使是清遗民中的鼎鼎有名者,如郑孝胥、罗振玉、陈宝琛、杨钟羲等,迄今都没有翔实可靠的传记和年谱。这样的基础工作不做,又如何去打通彼辈的精神世界?


  评论这张
 
阅读(434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