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波的博客

坚持怀疑,慢慢信仰

 
 
 

日志

 
 
关于我
黄波  

南方都市报评论员

黄波。1973年生,湖北宜都人。现为南方都市报评论员。“偶有文章娱小我,独无兴趣见大人”。博客所贴本人文章,欢迎批评和转载,但有商业用途的转载者请按著作权法规定付酬。 所出版的小书: 《说破英雄惊杀人》,中国青年出版社2007年版, 《成功的为什么是朱元璋》,人民日报出版社2009年版, 《晚清真相:被打断的转型》,江苏文艺出版社2011年版, 《真实与幻影:近世文人之心灵画像》,江苏文艺2012年版, 《微明史》,南方日报出版社2012年版。

网易考拉推荐

反腐有心,切割无力:蒋介石的反腐  

2014-07-22 13:35:2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江日报专栏上的两篇小稿,发出很久了,偶然发现均与蒋介石的反腐有关。一并贴出来。此乃原文。

       专栏字数每篇一千二,而且还有众所周知的各种忌讳,只能吞吞吐吐了。

 

  反腐有心,切割无力

 ——唐纵日记中的蒋介石和孔祥熙

 黄波

 

 众所周知,在蒋、宋、孔、陈所谓“四大家族”中,以担任国民政府行政院副院长、财政部长、中央银行总裁的孔祥熙及家属的“好货”之名最盛。不仅民间,国民党政权内部对其也啧有烦言。

 或为了维护政府形象和声誉,或缘于利益冲突,国民党政权内部一直有倒孔的声音。但要实现这个目标,非蒋介石本人痛下决心不可。面对朝野对姻亲的普遍不满,蒋的态度又如何呢?由公安部档案馆编注的《在蒋介石身边八年:侍从室高级幕僚唐纵日记》(群众出版社1997年版)提供了很多珍贵信息。

 唐纵,先后担任蒋介石侍从室第六组组长兼军统区帮办、内政部政务次长、保密局副局长、警察总署署长,这种阅历和身份使得《在蒋介石身边八年》尽管只是原日记的摘编,但仍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

 关于蒋孔关系,唐纵1943年8月15日的日记记载:“近来委座与夫人不洽,夫人住在孔公馆不归,委座几次去接,也不归。闻其原因,夫人私阅委座日记,有伤及孔家者。又行政院长一席,委座欲由宋子文担任,夫人希望由孔担任而反对宋,此事至今尚未解决。”同年10月3日记:“外间谣言甚多,谓委座任主席,行政院不让孔做,以是孔夫人诉于夫人,夫人与委座不洽。……委座尝于私人室内做疲劳的吁叹,其生活亦苦矣!”又11月1日记:“本日为孔兼财政部长十周年纪念,财政部在广播大厦举行盛大庆祝会。委座如出席,恐民众不满,如不出席又恐有伤亲戚关系,故不赴广播大厦,而赴财政部。不值而别,其处境亦良苦矣!”……

 从以上记载可以看出,蒋介石并非没有去孔之心,甚至为了避免外界得出其与孔十分亲近的印象,在孔祥熙长财政部十周年的纪念活动中有意设计了一出“不值而别”的小戏剧,其用心颇为良苦。

 但鉴于宋美龄与作为孔祥熙夫人的大姐宋霭龄关系实在深厚,而宋霭龄又一手促成蒋宋之联姻,加之孔祥熙的确不乏理财能力,对蒋介石来说,难以下定去孔的决心也不言而喻。

 1944年5月21日,唐纵日记记载:“孔副院长鉴于社会人士之责难,向主席提出辞呈。 主席嘱布雷先生将原件退回并慰留。主席问布雷先生,究外间对孔之舆论如何?布云,普遍的批评,孔做生意。……委座云,现在没有适当的人接替。……布公云,委座没有彻底改革的决心!”

 直至1945年7月,因为参与“美金公债舞弊案”激起了强烈公愤,孔祥熙自请辞去中央银行总裁,其在国民党党政系统中的重要职务才全部失去。然而昭然若揭的贪污巨案,主要涉案者不但未受法办,而且孔家势力也并未受到根本打击,此后蒋经国为挽救崩溃中的经济,衔蒋介石之命赴上海“打虎”,因为最大阻碍来自孔祥熙之子孔令侃而不了了之,就是一个证明。

 蒋介石并不是没有反腐的意愿,但为什么始终无法拿出与贪腐势力切割、进行彻底改革的决心?除了其中纠结的私人关系之外,政权本身的虚弱也是重要因素。蒋介石的地位依赖各方博弈、讨价还价之后的共同维持,抽掉支撑,势将如何?

 探讨蒋介石何以反腐有心、切割无力已没有意义,事实是他为此付出了人所共知的代价。

 

 

马寅初与蒋介石

 黄波

 

 抗战军兴,蒋介石在国民中的声誉一时高涨,以致有舆论称其为“民族英雄”。但偏偏有人不服,认为他只是一个“家庭英雄”。这个人就是时任重庆大学商学院院长并兼立法委员的经济学家马寅初。

 1940年11月,马寅初在一次在一次公开演讲中表示:“有人说他蒋委员长是民族英雄,我马寅初认为他不够格,他只是家庭英雄。他若要做民族英雄,必须做到四个字:大义灭亲。”马寅初何以讥讽蒋只不过是家庭英雄?蒋介石幕僚唐纵在日记中说得很清楚,“马寅初迭次公开演讲,指责孔宋(孔祥熙和宋子文)利用抗战机会,大发国难财。因孔为一般人所不满,甚博得时人之好感与同情。但孔为今日之红人,炙手可热,对马自然以去之为快,特向委座要求处分,委座乃手令卫戍总司令将其押解息烽休养,盖欲以遮阻社会对孔不满情绪之煽动也。”大发国难财的孔宋既是国府要员又系蒋氏姻亲,蒋氏对此却不予处置,在马寅初眼里自然是庇佑家庭的英雄了。

 马寅初一句“家庭英雄”可谓一口气骂了当时中国三个最有权势的人物,后果当然严重。据时任国民党中央宣传部长王世杰的日记,蒋盛怒之余甚至准备“送马寅初往前线抗战”,而“在座诸人均以为不可”。唐纵所谓“押解息烽休养”看来是蒋介石权衡利弊后的一个结果。

 马寅初在贵州息烽,国民党官方对外宣称其“由政府派往华北调查经济”肯定是谎言,但后来马寅初的传记中说他被逮捕、监禁似乎也非事实。1941年3月,马寅初在家书中自述,“一个人住在半山腰的平房里,可以看书,生活上有专人照顾。身体很好,请家里放心。”同年6月24日是其六十大寿,当日息烽还设便宴进行了庆贺。只能说马寅初在息烽过的是半自由的生活。

 有意思的是,6月底,第三战区以马寅初年高德劭为由请其赴第三战区考察,途经贵阳暂停时,马寅初还在贵阳中学发表了演讲,而演讲的主要内容仍然是对政府腐败的抨击。等到7月马寅初到了江西上饶,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颇予优礼,次年他离开江西时,据马寅初家人回忆,临行前,顾祝同还特地设宴饯行,并赠名茶“大红袍”。

 马寅初后来与蒋介石关系如何?台湾中央研究院档案中有蒋介石于1942年12月致国民政府教育部长朱家骅的便函,曰:“闻马寅初先生回渝后,现在歌乐山寓所,似尚未有相当任务,良为系念。兹拟请孙院长哲生约其全眷移住北碚,即在立法院内担任具体工作,如研究战后经济问题等。倘其生活费用确有困难,可按月酌予补助壹千元,俾能安心研究以宏贡献。”不久蒋介石又致信朱家骅,称“已令侍从室公费股自本月起按月拔助壹千元交兄转致,希洽领转交,并代致慰问之意。”

 上述史料隐藏着一些很有趣味的问题:王世杰、唐纵、顾祝同和孔祥熙原属同一阶层,但从他们对马寅初的态度中可以看出这个阶层并非铁板一块;蒋介石处置马寅初显然有一个瞻顾、犹疑的过程,从这个过程中暴露的是蒋氏的优点还是缺点可能言人人殊,但至少其个性特点已经充分显露。后来有人称蒋介石为“独裁无胆民主无量”,良有以也。

  评论这张
 
阅读(568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